Friday, 16 September 2016

从修宪,看李显龙的使命感和责任心。赌城风云?

从修宪,看李显龙的使命感和责任心。赌城风云?


【从华校生价值,英校生价值,瑞士生活价值,到李显龙的赌场价值,现在的使命感和责任心一直围绕着拼经济的赌场钱云。修宪,会不会是行动党策划的另一场豪赌呢?】


新加坡国会即将对民选总统制度进行辩论和修改。由於人民行动党在国会中拥有超过90%的议席,因此,有关宪法委员会提出的修改建议,只要符合李显龙总理的使命感和责任心,就一定能够获得国会的通过。


那么,李显龙的使命感和责任心应该如何定义,或者说他是否跟行动党的前辈领导有着一样的使命感和责任心?他是否具有先辈们的‘华校生’和‘英校生’的价值观?或者说,他兼具这两种价值,能够带领新加坡冲向新的高峰?新的云端?


想了好久,还是想不到李显龙的使命感和责任心,到底是什么?

只是记得2004年,他一上任就建议开赌场。


在讨论使命感和责任心前,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新加坡的历史。我们是否真的如行动党所说那样,只用了一代人的时间,就从第三世界一下子变成第一世界国家了呢?


百年树人,让我们看一下新加坡的教育。我们在英国殖民地教育下,拥有西方追求理性,务实,法治的思维。殖民地后期,大量的移民进入,也推进了中国的传统教育。 这就形成了,我们在1965年独立的时候,同时并存着华校和英校。


1819年,新加坡开始成为英国东印度公司管理下的一部分。英国人为了让新加坡成为一支金鸡,成为贸易中心,因此,就必须引进一套英国的制度 --法律,关税,商业,甚至教育。新加坡在百多年前,就有英国官方设立的学校。随后,基督教会也跟着进入新加坡。一直到今天,独立后,我们依然继续拥有这些教会学校。其中有些教会也办起华校来。


中国南方的苦力劳工接着也到新加坡来。当然,英国东印度公司也从印度引进劳工,但是人数却比较少。华人南来后,经济有了基础后,也考虑到教育的问题,因此,就出现华文学校。这些学校由华人商会,同乡会,会馆等出钱出力设立。其中,在1950年代还设立了东南亚第一所华文大学-南洋大学。而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也在独立前后,设立了官方华校,其中一个目地就是对付私立华校的左倾思想。无论如何,即使在政府官立的华校里,还是有教导和高唱岳飞的‘满江红’。因此,不能说官立华校,没有教导中国传统的价值观。


所以,新加坡独立后,基本上产生了两套价值观 -- 华校生和英校生的价值观。这事实上,就是新加坡成功的要素。 华校生具有儒家的人文思想,而英校生则具有就类似马克思-韦伯(Max Weber)所说的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精神。

video

Copyright: Coursera@Fudan


【华校生和英校生的价值观】
马克思-韦伯认为西方出现现代资本主义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的社会出现了一整套的敬业的精神。这些敬业精神可以相对应于韦伯在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当中所说的天职的观念,职业的观念,也就是一种使命感和责任心。


而这种新教伦理在亚洲并没有出现。但是,亚洲四小龙的出现,却出现类似的西方资本主义精神的使命感和责任心。在不具新教伦理的条件下,为何台湾,香港,新加坡和南韩却取得经济发展?事实上,在明清时期的新儒家,新道家和儒释道思想,在当时的知识分子间也产生了一种以天下为己任的观念。 余英时认为这可以等同于韦伯所说的入世苦行。余英时在他的历史考察当中又进一步发现明清儒家的所谓的治生论可以等价于韦伯所说的商人精神。


我们如果在细看一下台湾,香港,新加坡和南韩过去两百年的历史后,就会发现,亚洲四小龙不但具有儒家思想,同时也受到英国和日本的殖民统治。当然,殖民统治的程度有所不同。香港和新加坡几乎完全的融入英国的制度和精英治国的思维。台湾和南韩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不然为何今天部分台湾人还认同日本,认为慰安妇可能是自愿的。


了解了这个背景,就知道为何新加坡在独立前后出现华校生和英校生的价值,也比较容易接受这个事实。这个时期的华校生和英校生对于华文和英文的掌握,都是十分自信的。就拿早期的新闻媒体来说,中学毕业的华校生和英校生,都能胜任报社的记者,编辑等工作。这和后来所谓的双语教育下,无法掌握中英文精髓的毕业生有着明显的不同。


【王鼎昌 --华校生价值的最后一根稻草】
王鼎昌的‘以天下为己任的观念’是他担任民选总统的时候,才真情流露出来。事实上,新加坡人认为他才是人民总统,因为他为人民发声,要求政府提供国家资产,外汇储备的资料。虽然,这个要求并没有获得行动党政府的合理回应,但是人民认为他已经尽力了。


当初在设计民选总统时,压根没有想到,作为前任行动党主席的王鼎昌,竟然会为了人民的利益,委托,而和行动党政府对着干。


这和王鼎昌作为一个华校生,具有儒家思想,不能说没有关系。


王鼎昌之后,似乎不可能再找到一个新加坡总统(或者总理)具有华校生的价值。


当你读到下面这条新闻的时候,不需要惊讶,也不需要难过,这只是代表华校生这根稻草已经被连根拔起。

王乙康:旧南大关闭 是华社为建国所做的妥协http://www.zaobao.com.sg/realtime/singapore/story20160915-666674


为了遮人耳目,在80年代,行动党政府还邀请杜维明来新加坡搞儒家教育,似乎还想挽留奄奄一息的华校价值。说真的,还会有人记得这个传播儒家思想的教育工程吗?


不过,或许令人不能苟同的是新加坡现在连英校生价值也没落了。。。全民学英文英语,为何没有学到以前英校生的价值观?


【李光耀 --英校生价值的终结者】
有关李光耀的价值观,在去年已经大事报道。如果把他当成英校生的价值代表,应该说得过去。他代表着早期行动党内英校生的价值。因此。随着李光耀的过世,也代表着他那个时代英校生价值的终结。(或许,你也可以把刚过世的那丹也算上?)


为什么说英校生的价值终结于李光耀?难道说接任的总理,没有英校生的价值吗?你看一看现在的部長,第四代行动党接班人,有没有英校生的价值?如果以韦伯的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精神来做标准,那么,这些接班人的金钱价值肯定高于他们的英校生价值。他们的献身和使命感还远远不如80年代被内安法扣留的天主教教徒。这些被拘留的天主教徒,只不过见到社会上的不平不公,就被当成共产党和马克思主义的同路人。


【吴作栋无法完成的任务-瑞士生活价值】
吴作栋是新加坡独立后的第二任总理。他有一个使命感,就是把新加坡人的生活提升到瑞士的水平。当然,这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行动党领袖已经不愿意谈论这个伤心的课题。


吴作栋有这个崇高的理想,但是,作为一个过渡,他是有心无力,还是根本就是没有责任心来完成他的使命感?如果说吴作栋还有英校生的价值,那么,我们只能说这个价值已经式微了。他已经没有新教伦理的坚持,也没有资本主义‘为民服务’的精神。因为,他也是大力支持部長領高薪的总理。


【李显龙--双语精英的价值?】
2004年8月,李显龙出任新加坡第三任总理。同年11月,他宣布政府计划让业者开两间赌场。不论从新教伦理的英校生价值,还是华校生的儒家思想,赌场是一个很难想象的选项。


所以,真的不知道李显龙的使命感和责任心在哪里?他在打拼经济时,考虑的是如何利用赌场来持续发展。这和早期华校生,英校生的价值观相差甚远。比吴作栋的瑞士价值,当然低下很多。


所以,他除了为了确保行动党的继续执政,提供高薪,拼经济以外,就是看不到华校生和英校生的价值。或许,两个不同的半桶,在价值理论上,无法和一桶英校生价值或者华校生价值相比。这是李显龙不平衡的地方。也或许,他认为这是他最平衡的地方,因为他比他的前任总理,更加能够掌握双语,甚至三语。因此,没有理由价值层次却比前任来得低。


既然如此,李显龙为何要修改宪法,间接的道明什么族群的人适合担任什么官位。这种做法,和新加坡信约的‘不分种族’似乎是背道而驰,有着分化族群的味道。


事实上,新加坡人对于总统选举的修宪问题,以及从2011民选总统的选举中,已经看到现任总统陈庆炎,是四个总统候选人中,使命感和责任心最低的一个。陈庆炎并没有获得超过50%的选票,只以微差胜出。


由于对使命感和责任心的要求,新加坡选民在考虑投选心目中的总统候选人的时候,就会把对行动党政府的制衡考虑在内。这种局面是行动党政府非常不愿见到的。


建议中的新的民选总统的权力将会被制约,而总统顾问理事会的权力将扩大,成员也增加到8位。这似乎说总统受到制衡,而不是总理/内阁受到制衡。民选总统是要制衡政府,现在反而被总统顾问理事会制约。


因此,类似王鼎昌提出的储备金,国家资产的问题,也很可能在总统顾问理事会的制约,连信也发出来。


反而是国会无法制衡政府,总统无法制衡政府的局面更加容易发生。或者,总理和总统都是同路人,有着相同的使命感和责任心,有着同样的赌场价值观,这样一来,就可以放心的进行一场豪赌。


李显龙在一上任就采取赌场的经济策略,为了拼经济,拉大贫富距离,也大量的引进外来人口,这无形中导致本地和外来人口的紧张关系。赌场的价值观凸显李显龙很可能对新加坡经济的下一步进行豪赌,我们当然不知道豪赌的内容是什么,但是,由于国会和总统都无法有效制衡政府,(更加可能的是总统当然同意豪赌时的赌注和筹码:储备金),新加坡的储备和重要的人事任命将在缺少监督制衡下,让行动党政府为所欲为。

难道民选总统的修宪,就是为了下一场豪赌?这真的是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赌城风云。。。

###
毛骨悚然的歪理确实存在,下面这则新闻可以作为参考:

唐振辉高级律师昨天在高庭开始审理有关上诉时,指出他的当事人康希(52岁)把教会的2400万元建堂基金用来资助妻子何耀珊(46岁)的流行音乐事业,是在执行传福音的“跨界计划”。而即便这不是建堂基金的指定用途,康希和五名副手却都是真诚地相信他们的做法对教会有利,法庭不能凭他们错用基金来断定他们有不诚实的意图。
http://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60916-666742

只要对教会有利,错用基金不等同不诚实的意图?或许,豪赌错用储备金,也不等于政府有不诚实的意图。真的,我们不能不佩服这位行动党议员唐振辉高级律师的辩诉。行动党政府或许也和这位唐议员一样,只要对国家有利,错用储备,也是情有可原。

Friday, 9 September 2016

A ‘Backfiring’ EP Proposal Turns Into A Political Liability of the PAP

A ‘Backfiring’ EP proposal turns into a political liability for the PAP

The proposed changes to Elected Presidency will become a People’s Action Party political liability.  It will not only affect coming EP election but also the future General Elections.

The ‘backfiring’ effect will be the real test for the PAP after the death of Lee Kuan Yew.

Ideal political design of the PAP in the past is one thing. The outcome of the proposed EP design can be another thing as seen in the recent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 elections as well as PE2011.  The Legco election results indicate the aftermath of the (unsuccessful) amendments to Hong Kong Chief Executive election.  The 2015 proposed framework of 2017 Chief Executive election in Hong Kong seems to favour a pro-Beijing candidate. The framework was rejected by Legco, an embarrassment for the pro-establishment and pro-Beijing group.  Of course, we should not forget the Umbrella Movement a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movement and the recently concluded Legco elections.

The CE election is like our Presidential Election while Legco is similar to our Parliament general election.  There is a co-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two.

Singapore’s Presidential election, General Election and Hong Kong’s Chief Executive and Legco elections are very unique in the world.  Full democracy is missing in both cities.

However, when you give voters a choice, there is a political risk the designers of the election system have to face. Your ‘kiasu-ness’ will be exposed and you may end up a loser.  

If you read Yi-jing (Book of Change), the more design inputs you put in the political election system, the nearer you reach the upper limit and the next will be a change of fortune. You create opportunities for others.

All clever designs are still subject to change and challenges. 25 years ago, Lee Kuan Yew designed the PE and now Lee Hsien Loong wants to change it. Early than the PE design, Group Representative Constituencies were introduced. All designs face challenges and we have seen the breakthrough in GRC. PE2011 shows a possibility of change. An unfair election can also create upset.

So, the ‘backfiring’ effect of the EP proposal will have direct impact on both PE and GE in Singapore.

If I were PM Lee Hsien Loong, I will go back to the ‘good old days’ of parliament appointed President as recommended by the Constitution Commission.  This is a ‘kiasu’ way but the very safe way.

However, PM Lee thinks the EP requires a mandate. Mandate means there is a contest or mandate can be a walkover. Is walkover a mandate?  A ‘walkover’ mandate is no better than the ‘good old days’ appointed President.

Also, enough qualified persons to stand for PE does not mean we have at least 2 candidates apply for PE certificates.

If the mandate is a contest with at least 2 candidates, then there is a political risk like the PE2011. Perhaps, Lee Hsien Loong thinks he can design PE 2017 into a contest like the first PE election in 1993 - a weak and a strong pro-establishment candidate.  Again, how can he ensure the elected President in 2017 will not turn into another Ong Teng Cheong?

This is a spirit and ethic issue.  And it poses a great challenge to future Singapore.

Singapore’s success is based very much on Asian value (e.g. Confucianism) and Western ethic and capitalist spirit. Both are gone now.

End of Asian value:
When Ong Teng Cheong died in 2012, it signals the end of ‘Chineses educated’ value in Singapore.  Chinese schools are gone, so do the dialects and even the written Chinese.  What does changing Chinese High to Hwa Zhong Institution mean? Value addition or deduction?

End of Western ethic and capitalist spirit:
In Max Weber’s ‘The Protestant Ethic and the Spirit of Capitalism’, protestant ethic is the driving force for development and industrialisation. Lee Kuan Yew in some ways represents this type of spirit. With his passing in 2016, it also ends the ‘English educated’ value in Singapore.

Singapore is at the cross road with no strong foundation in either ‘Chinese educated’ or ‘English educated’ values.

What we have are ministers with ‘profit’ orientation and no more value, mission, duty and responsibility.
However, they claim they have and they are like their older leaders.

This explains why Lee Hsien Loong needs to change our constitution so often, just to protect the continuation of the existing and future PAP (4th generation) leaders as they have lost their mission, duty and responsibility as compared to the old (first and second generation) PAP leaders.

The changes in PE and constitution is a matter of value, ethic and spirit. A man with no principal, no value will always want to find some changes to cover himself, cover his weakness.  

So, Chinese or non-Chinese, does it matter? It matters a lot to Lee Hsien Loong as he wants to see the PE changes through. However, it is also a matter of cognitive dissonance.

Sunday, 28 August 2016

智慧国、智慧人、新加坡的不公平智慧分享。

智慧国、智慧人、新加坡的不公平智慧分享。

收集大数据后,总理李显龙在国庆群众大会为国人呈现了一幅幅愿景。这是一种公开智慧,还是经过行动党加工后的选择性智慧?国人需要反思,最好能够辨别真伪。


全球首批无人驾驶出租车周四(25日)在新加坡开始试运营,运营商是一家名为NuTonomy的无人驾驶汽车软件开发公司,正式商业运营将在2018年上线


新加坡成为第一个推出无人驾驶出租车的国家。这是新加坡2025智慧国的一部分。大数据,人工智慧等科技当然是主要的推动力量。它们能够协助新加坡提高效率,生产力,但是,它们能够提高新加坡人的智慧吗?在数据和媒体管制下,这个智慧分享均等吗?

智慧国的硬体部分,如在全国各地设点,收集电子资料;在家里装置人工智慧设备,为老人病患提供服务;这些都涉及电脑数据的收集和分析,然后做出最适当的选择。就像无人驾驶的出租车那样,把大数据收集起来,用最快的时间做出判断,载送客人。

这是一种智慧,或者说这是利用现代科技,协助人类做出判断、选择应该走的路,而这种 machine learning 机械学习的方式,对于个人的智慧会产生什么影响?他会导致我们变得更家聪明吗?做出最好的选择吗?

柏拉图认为社会分工很重要,每个人根据自己的能力,发挥所长。
柏拉图的理想国由三种人组成:
借由苏格拉底的角色发言,柏拉图主张一个社会应该如同个人心灵的结构一般,划分为“欲望/勇气/理性”这三个部分。
  • 生产的(劳工)—一般的劳动者、木匠、水管工、石匠、农夫、农场工人等等。这些工作与灵魂的“欲望”部分相符合。
  • 防卫的(战士或后备军人)—那些具有冒险精神的、勇敢而强壮的,担任军队里的工作。这些工作与灵魂里的“勇气”部分相符合。
  • 统治的(统治者或卫国者)—那些聪明的、理性的、具有自制能力的、爱好智慧的,适合替共同体进行决策的工作。这些工作与灵魂里的“理性”部分相符合,符合此一条件的人数极少。
。。。不过,柏拉图的体系并不等同于专政、暴政、和寡头政治,如同他所强调的:
“除非我们能由哲学家担任国王进行统治、或是现在那些被称为国王的人真正适当地学习了哲学,使政治权力和哲学能完全相融合,。。。。。”(《理想国》 473c-d)
柏拉图将这些“哲学家国王”定义为“那些爱好真理的人”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柏拉图

在柏拉图的理想国里,每一个的身份不是固定的。有能力的人可以向上升,而能力差了,就向下降。因此,统治者应该是哲学王-理性又坚持真理的人。

理性和真理的确也符合智慧国的理念。因为,利用电脑做出理性判断,而大数据的选择和判断,本身就是‘无情‘真理的科学表现。

但是,我们如何确保新加坡领导者是依循理性、真理的原则来决定‘新加坡智慧国’的定位?我们有如何知道智慧分享是否公平?而目前的领导者,都是务实的‘以市场经济为主导的威权专制政体” (market based authoritarian regime)下的执行者, 而不是哲学王。

他们强调务实,而不是公平。他们强调物质,而不是精神。他们强调硬体治国,而不是软体治国。这就会导致智慧的公平分配和均分问题。

Image result for NDR 2016
收集大数据后,总理李显龙在国庆群众大会为国人呈现了一幅幅愿景。这是一种公开智慧,还是经过行动党加工后的选择性智慧?国人需要反思,最好能够辨别真伪。图片来自http://www.straitstimes.com/

新加坡行动党的领导者,为了确保行动党的长期执政,一直在想尽各种方法,以非理性,非真理的方式,来达到永远的执政。总统选举制度的修改,司法维护法案的推出等就是威权专制政体的例子,也是选择性公开智慧。

因此,当行动党手中握有国家的大数据,反而更加容易操控数据分析的结果,引导人民走向一条行动党的理想国之路。在2016国庆群众大会上,总理已经给国人呈现了未来15年的愿景,这是行动党理想国的概念。

当然,行动党政府也可以选择性提供大数据,一些对它有利和不利的资料,会分开处理,这自然就会直接影响选民的选择。尤其是新加坡的新闻自由指数,越来越向后的背景下,智慧国的结果未必对国人的民主,自由和真理的追求有利。

【在定义谁是人民的总统时,行动党的智慧判断和人民的智慧判断,就差了一万八千里。行动党利用人工智慧算出来的结果和人民利用精神判断出来的结果,就大不相同。】

大数据治国,以国家智慧推动经济发展,对于人民来说具有双重意义。一方面,行动党可以很容易的驾驭人民,因为,人民的一举一动它都知道。另一方面,在它手握智慧的有利条件下,行动党利用社会分工,每一个人各司其职,发挥最大的经济潜能。但是,违背了这个游戏规则的人,就会吃亏。

这个发展结果,行动党手握的大数据,大智慧越来越多,而人民收到行动党选择性发放数据的背景下,未必一定具有智慧,未必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

新加坡过去51年的发展,有一个急切的问题一直无法解决:跟不上国家发展的人,一直无法提升自己。这就造成贫富悬殊问题无法解决,甚至更加严重。

当我们在迈向智慧国的路上,那些无法跟上的智慧国步伐的人,怎么办?行动党高唱的终生学习会是一个良方吗?

国家有智慧,领导有智慧,而个人未必与时俱进的拥有对等的智慧。这就是行动党所谓的智慧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