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8 August 2016

智慧国、智慧人、新加坡的不公平智慧分享。

智慧国、智慧人、新加坡的不公平智慧分享。

收集大数据后,总理李显龙在国庆群众大会为国人呈现了一幅幅愿景。这是一种公开智慧,还是经过行动党加工后的选择性智慧?国人需要反思,最好能够辨别真伪。


全球首批无人驾驶出租车周四(25日)在新加坡开始试运营,运营商是一家名为NuTonomy的无人驾驶汽车软件开发公司,正式商业运营将在2018年上线


新加坡成为第一个推出无人驾驶出租车的国家。这是新加坡2025智慧国的一部分。大数据,人工智慧等科技当然是主要的推动力量。它们能够协助新加坡提高效率,生产力,但是,它们能够提高新加坡人的智慧吗?在数据和媒体管制下,这个智慧分享均等吗?

智慧国的硬体部分,如在全国各地设点,收集电子资料;在家里装置人工智慧设备,为老人病患提供服务;这些都涉及电脑数据的收集和分析,然后做出最适当的选择。就像无人驾驶的出租车那样,把大数据收集起来,用最快的时间做出判断,载送客人。

这是一种智慧,或者说这是利用现代科技,协助人类做出判断、选择应该走的路,而这种 machine learning 机械学习的方式,对于个人的智慧会产生什么影响?他会导致我们变得更家聪明吗?做出最好的选择吗?

柏拉图认为社会分工很重要,每个人根据自己的能力,发挥所长。
柏拉图的理想国由三种人组成:
借由苏格拉底的角色发言,柏拉图主张一个社会应该如同个人心灵的结构一般,划分为“欲望/勇气/理性”这三个部分。
  • 生产的(劳工)—一般的劳动者、木匠、水管工、石匠、农夫、农场工人等等。这些工作与灵魂的“欲望”部分相符合。
  • 防卫的(战士或后备军人)—那些具有冒险精神的、勇敢而强壮的,担任军队里的工作。这些工作与灵魂里的“勇气”部分相符合。
  • 统治的(统治者或卫国者)—那些聪明的、理性的、具有自制能力的、爱好智慧的,适合替共同体进行决策的工作。这些工作与灵魂里的“理性”部分相符合,符合此一条件的人数极少。
。。。不过,柏拉图的体系并不等同于专政、暴政、和寡头政治,如同他所强调的:
“除非我们能由哲学家担任国王进行统治、或是现在那些被称为国王的人真正适当地学习了哲学,使政治权力和哲学能完全相融合,。。。。。”(《理想国》 473c-d)
柏拉图将这些“哲学家国王”定义为“那些爱好真理的人”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柏拉图

在柏拉图的理想国里,每一个的身份不是固定的。有能力的人可以向上升,而能力差了,就向下降。因此,统治者应该是哲学王-理性又坚持真理的人。

理性和真理的确也符合智慧国的理念。因为,利用电脑做出理性判断,而大数据的选择和判断,本身就是‘无情‘真理的科学表现。

但是,我们如何确保新加坡领导者是依循理性、真理的原则来决定‘新加坡智慧国’的定位?我们有如何知道智慧分享是否公平?而目前的领导者,都是务实的‘以市场经济为主导的威权专制政体” (market based authoritarian regime)下的执行者, 而不是哲学王。

他们强调务实,而不是公平。他们强调物质,而不是精神。他们强调硬体治国,而不是软体治国。这就会导致智慧的公平分配和均分问题。

Image result for NDR 2016
收集大数据后,总理李显龙在国庆群众大会为国人呈现了一幅幅愿景。这是一种公开智慧,还是经过行动党加工后的选择性智慧?国人需要反思,最好能够辨别真伪。图片来自http://www.straitstimes.com/

新加坡行动党的领导者,为了确保行动党的长期执政,一直在想尽各种方法,以非理性,非真理的方式,来达到永远的执政。总统选举制度的修改,司法维护法案的推出等就是威权专制政体的例子,也是选择性公开智慧。

因此,当行动党手中握有国家的大数据,反而更加容易操控数据分析的结果,引导人民走向一条行动党的理想国之路。在2016国庆群众大会上,总理已经给国人呈现了未来15年的愿景,这是行动党理想国的概念。

当然,行动党政府也可以选择性提供大数据,一些对它有利和不利的资料,会分开处理,这自然就会直接影响选民的选择。尤其是新加坡的新闻自由指数,越来越向后的背景下,智慧国的结果未必对国人的民主,自由和真理的追求有利。

【在定义谁是人民的总统时,行动党的智慧判断和人民的智慧判断,就差了一万八千里。行动党利用人工智慧算出来的结果和人民利用精神判断出来的结果,就大不相同。】

大数据治国,以国家智慧推动经济发展,对于人民来说具有双重意义。一方面,行动党可以很容易的驾驭人民,因为,人民的一举一动它都知道。另一方面,在它手握智慧的有利条件下,行动党利用社会分工,每一个人各司其职,发挥最大的经济潜能。但是,违背了这个游戏规则的人,就会吃亏。

这个发展结果,行动党手握的大数据,大智慧越来越多,而人民收到行动党选择性发放数据的背景下,未必一定具有智慧,未必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

新加坡过去51年的发展,有一个急切的问题一直无法解决:跟不上国家发展的人,一直无法提升自己。这就造成贫富悬殊问题无法解决,甚至更加严重。

当我们在迈向智慧国的路上,那些无法跟上的智慧国步伐的人,怎么办?行动党高唱的终生学习会是一个良方吗?

国家有智慧,领导有智慧,而个人未必与时俱进的拥有对等的智慧。这就是行动党所谓的智慧国吗?

Wednesday, 24 August 2016

Another 15 years of Status Quo: Market Based Authoritarian Politics in Singapore



In his National Day Rally 2016, PM Lee Hsien Loong reminds us to look back 15 years to see how far we have achieved and look forward 15 years to see the future development and progress.

Yes. If you want to have these - vote the People’s Action Party and support the changes, for example, Elected Presidency, GRCs, more restrictions and controls etc.

Unfortunately, PM Lee paints a picture of the unique development of Singapore-style Market Based Authoritarian Regime -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Not only he insists of achieving it and he wants the future PAP PM to follow this pathway.

Unfortunately, this is a very likely scenario.

Let’s look at an example from China.

Prof. David Zweig of 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 predicting China’s future gives the following 3 scenarios:

_645bd7a22c5ab3449ada60d7d33cebbd_chinesepolitics1_6.1-page-002.jpg

Even though China and Singapore have different political systems, the outcome of political development in the next 15 to 20 years look very similar, almost the same direction.   

The three Chinese scenarios can also apply to Singapore:

Scenarios
China
SINGAPORE
1 not likely
Democratic reform
Democracy and free elections
2 most likely
Market-Leninism  
Market-Based  Authoritarian
3 impossible?
Collapse of CCP
Collapse of PAP

Here is another table which shows China is moving from totalitarianism to market economy with tight CCP control.

_645bd7a22c5ab3449ada60d7d33cebbd_chinesepolitics1_6.1-page-003.jpg
In this table, the party is the locus of power. In Singapore, we too experience this. The PAP decides and the society follows. In China, Prof. Zweig points out:

This comment sounds very familiar. In the past one year, Singaporeans have experienced more controls and restrictions on social media, freedom of speech, … just to keep the system stable and maintain support for the PAP.

If this status quo of political stagnation remains for another 15 years, how can the oppositions cope with it? What is the future direction of the oppositions?

What will be the game changer? Internal conflict within the PAP, leadership succession, global financial crisis and CPF….
Prof. Zweig predicts the third scenario although it is a possibility, it is not very high.  This can only happen when the CCP leadership rejects (economic) reforms and there are a lot of internal problems, internal disintegration.
In Singapore, it is also hard to imagine the collapse of the PAP, not even to the degree of the Nationalist KMT in Taiwan.    

Here is the video ‘China’s future’:

video
Photos and video copyright: Coursera@HKUST  

Sunday, 21 August 2016

越来越没有自信心的李显龙政府 - 不敌精灵宝可梦

越来越没有自信心的李显龙政府

当李伟玲批评哥哥李显龙的政府不如前任人民行动党政府;事实上,也间接指出,李显龙对于治国越来越没有信心。

前两任的行动党,为何对于治国比较有信心?第一任李光耀政府,作为威权政府,当然是信心满满,并且被认为是国际政治家。第二任吴作栋政府,虽然是温席,过渡总理,但是有李光耀指导、指引,间接地也有信心。

甚至在李显龙担任总理的第一阶段,李光耀在世的时候,李显龙在两位资政的协助下,信心依然还在。

现在是李显龙政府的第二阶段,李光耀过世,1995大选大获全胜后的行动党政府; 也就是李伟玲所谓的【现任行动党政府不如前任行动党】的阶段。

为何大选大获全胜,反而没有信心治国?李显龙解释为当前世界经济不稳定,国家国人要团结一心,恐怖活动,还有大家可能根本没有想到的精灵宝可梦。

李光耀和吴作栋的国庆群众大会需要呼吁新加坡人放下宝可梦,大家一起来听总理的群众大会讲演吗?李显龙说这关乎未来新加坡15年的发展,大家应该来看一看,听一听。李显龙应该自我反省,为何他前任不需这么做?为什么国人关心宝可梦,这个虚幻的梦,而不想李显龙设计的梦?是不是,李显龙的梦和宝可梦一样,都是一时的快感?

不久前,李伟玲说李显龙“滥用权力,建立王朝”,最近,在批评“司法维护法案“的时候,她认为这项新法案在规定惩处各种藐视法庭行为时,很可能成为压制言论自由的工具。

司法维护法案已经快速三读通过,目前已经成为法令。这是李显龙政府的最新工具。为何法庭没有自我判断能力,而要国会给予这个增加的权力。美国法院绝对不会要求总统或者国会,给予它多一些权力。因为,美国法院就是宪法的最终诠释者,不需要什么多加的权力。当然,美国民主和新加坡民主是不一样的。新加坡法庭需要国会立法来保护法庭的尊严,而美国法院作为一个独立的机构,可以自我决定和保护自己的尊严。

一个人或者一个机构,要获得尊严、尊重,是要自己去争取的。

李显龙为新加坡法庭增加权力,通过司法维护法案,这难道不是他对治国没有信心的表现吗?

当然,他没有信心的治国还表现在总统选举制度的改变。他在这个时候改变李光耀奇思妙想出来的总统选举制度,刚好是李光耀过世和大选大获全胜一年后,为何这么快就做出根本性的改变?大家想一想,很值得回味。他当然没有信心面对明年总统选举可能出现的不利局面,所以先下手为强。

当然,他也管制媒体,不论主流媒体还是社交媒体,我们的新闻媒体的自由度,在李显龙政府时代,没有上升,反而下降。至少,吴作栋在1999年,同意开放芳林公园作为国人的演说角落,比李显龙还稍微开放一些。难怪,国人喜欢宝可梦而不喜欢群众大会,宝可梦可以自由的玩,新闻自由却不是国人玩得起的。


李显龙政府如果要国人观看群众大会,大可创新精灵宝可梦,把50年的愿景化为各种精灵宝可梦,还有把CPF、储备、国库、淡马锡、医药、教育、就业、经济、国防变成魔头、道场,让精灵宝可梦去除妖灭魔。

我们有这样的创意吗?

李显龙有信心把法庭、储备、淡马锡、经济、公积金等变成道场,让精灵宝可梦去侵占吗?去发表意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