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11

摆脱李光耀思维,做个真正的新加坡人

摆脱李光耀思维,做个真正的新加坡人

行动党在“李光耀思想”的主导下,一直利用各种手段对新加坡人进行思想工作,其中,反对党对国家发展有害,反对党没有能力治国,反对党不是第一世界的反对党是重点。资政李光耀终于承认有第一世界这个概念,但是,他只要第一世界的政府,而不要第一世界的国会和第一世界的反对党。
在“李光耀思想”的体系里,国会里只有一个政党,这样,政府做起事来很方便,效率又高,草草做个样子辩论一下,任何政策法令便可以实行了。在一党独大的“世界第一政府”的前提下,行动党就要执行各种手段,如:威胁,恐吓,破产,组屋价格,地方设施,部长坐镇的集选区。为了每五年的大选,行动党更是绞尽脑力,变动集选区的范围,方便行动党次次都中选。

“李光耀思想”是一个集选区都不能失掉
所以,当工人党派出最强团队竞选阿裕尼集选区时,“李光耀思想”又要再次发威了,他说: “如果他们(工人党候选人)赢了,阿裕尼居民就得去接受结果。人们通常是付出代价之后才学会道理,所以我们有时会落选,而选民是会付出代价的。”他还以讽刺的口吻说:“如果这是他们的选择,我祝他们下来五年好运。他们有五年的时间去反思,对自己所做的事感到后悔,而我也肯定他们会后悔。”
他在祝福阿裕尼选民的同时也警告他们要付出代价不要做后悔的事。波动巴西和后港选民已经在他多次的祝福声中和警告下,任然继续选择反对党,这可气坏了他老人家。因为,一旦失去一个集选区,这将使到选区划分的老方法,无法发挥制止反对党壮大的作用。集选区一个一个倒下,一个一个被打虎英雄杀死,那行动党的江山,有一日也将会失去,骨牌论将会发生。他怎么会不担心呢?
是谁造成只有第一世界政府,而没有第一世界反对党
李资政说:工人党不是第一世界反对党。选民都知道工人党还有其他的反对党都不是第一世界反对党。就是这个原因,选民有责任投选更多反对党议员进入国会,一,两届后,当反对党人成长后,便可以成为第一世界反对党。谢谢李资政认可第一世界的观点,我们现在知道,我们的未来是创造一个第一世界的国会和反对党。因为国会和反对党是联系在一起的,没有世界第一的国会,也就没有第一世界的反对党。
如此看来,“李光耀思想”的主导方针就是要阻止反对党壮大,只要一个世界第一的政府。所以,在政治的游戏中,只让反对党在单选区玩玩,不能让他们在集选区有所作为。一旦,触动这个神经线,行动党就要发动总攻击,什么2位部长将失去,什么组屋…

延伸 延续 传承 波东巴西和后港打虎精神

延伸延续传承波东巴西和后港打虎精神

反对党的两位打虎英雄已经下山了。一位打虎英雄攻打阿裕尼集选区,另一位攻打碧山-大巴窑集选区。他们要攻下行动党的强大山寨。完成一个看起来是不可能的任务。
多少年来,行动党利用集选区的山寨,强占人民的尊严,霸占国会议席,实行没有经过深刻讨论,没有慎重思考,没有严肃考虑人民利益的政策,几十年积累下来,民生问题不断发生,但是,行动党只是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办法。问题来,就给你吃吃头痛药,暂时,解决问题。
不但如此,选区制度的划分,已经使到打虎英雄的小山头越来越小,而对手行动党的大山寨,却忽大忽小,有时在东,有时在西。深深地影响了打虎英雄的生存空间。再不攻下行动党的山寨,打虎英雄也持续不了多久。最后,也会给山寨包围,被困在小山上而身亡。
因此,打虎英雄被逼出山打更大更凶的老虎。唯有延伸,延续,传承波东巴西和后港的打虎精神,才能把行动党在山寨里的几只大老虎杀掉。这样,人民才有话语权,才能在国会真正的发声。

苛政猛于虎,冲出波东巴西和后港,做真心打虎英雄。
杨荣文从媒体上得知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把他和竞选搭档比喻为“老虎”,而且对方还表示“老虎要等选民去杀”。这番言论让杨荣文感觉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似乎“凶”了一点。到底是谁凶?行动党还是工人党。反对党已经被逼到走投无路了,杨荣文还在说风凉话。真话反着说。
杨荣文可能忘了,孔子说过的话:苛政猛于虎。行动党对人民怎样,凶不凶,大家心里有数。不然,怎么有人宁可死,也不要病。没有钱,请到新山去居住,看病和养老。不然,在德义提名中心,怎么这么多人对行动党团队怒吼。这说明了什么?行动党扪心自问,自己是不是一头,一伙凶恶的猛虎。
新加坡反对党确是需要一个打虎英雄武松,在选民的协助下,先把行动党的几只老虎打倒。然后,下一届大选,再收拾多几只老虎。到时,大山寨上最大最老的老虎可能已经不在,剩下的小老虎就比较容易对付了。
如果不打虎,不杀老虎,苛政将比上回更凶猛。
所以,如果选民不给工人党和其他反对党打老虎的机会,选举过后,老虎就从山上下来,乱咬人,那时,不只是苛政猛于虎,还会出人命。你有没有听过,有人上赌场上多了最会上了黄泉路。有人专拣人家吃过的饭盒来吃。

美国独立宣言激励鼓舞我们,投反对党一票

美国独立宣言激励鼓舞我们,投反对党一票

1776年7月4日,美国宣布独立,并发表宣言。225年后的今天,这个独立宣言,在新加坡仍然深具意义。因为,5月7日,新加坡选民又要再次做出选择,选出一个新政府,一个新的强大的反对党。
独立宣言的一个很重要的真理和中心思想是,人人生而平等,具有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任何形式的政府一旦对这些目标的实现起破坏作用时,人民便有权予以更换或废除,以建立一个新的政府。美国当时是殖民地,今天新加坡人民的命运,的确有所不同,但是,是否是50步和100步的距离而已。
新加坡选民现在只是要求一个有制衡力量的国会,并不想更换政府,但是,这个小小的要求,竟然,遭到行动党的处处阻拦,威胁,抹黑,白色恐怖,等等。可怜的新加坡人民,现在,是时候选投一个强大反对党的时候了。
独立宣言的内容太好了。现在节录其中,最重要的部分。详细的中英全文也附上。
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让与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们才在他们中间建立政府,而政府的正当权利,则是经被统治者同意授予的。
任何形式的政府一旦对这些目标的实现起破坏作用时,人民便有权予以更换或废除,以建立一个新的政府。新政府所依据的原则和组织其权利的方式,务使人民认为唯有这样才最有可能使他们获得安全和幸福。
若真要审慎的来说,成立多年的政府是不应当由于无关紧要的和一时的原因而予以更换的。过去的一切经验都说明,任何苦难,只要尚能忍受,人类还是情愿忍受,也不想为申冤而废除他们久已习惯了的政府形式。
然而,当始终追求同一目标的一系列滥用职权和强取豪夺的行为表明政府企图把人民至于专制暴政之下时,人民就有权也有义务去推翻这样的政府,并为其未来的安全提供新的保障。
这就是这些殖民地过去忍受苦难的经过,也是他们现在不得不改变政府制度的原因。当今大不列颠王国的历史,就是屡屡伤害和掠夺这些殖民地的历史,其直接目标就是要在各州之上建立一个独裁暴政。为了证明上述句句属实,现将事实公诸于世,让公正的世人作出评判。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 that they are among these are life, liberty…

不想和总理同舟共济多10年,请用选票逼行动党换总理

不想和总理同舟共济多10年,请用选票逼行动党换总理

李显龙还要做多几届总理,到2030? 2020?才让其他人接手,到时,可能又说没有适合人选,又要像国父一样做到超过90岁。这不是预言,真的有可能发生的。因为,李总理很希望和新加坡人民,同舟共济多10几年。好伟大哦!我们到底要说声谢谢还是。。。


2030 还是2020的预言


看看以下两段新闻的预言:


1.国父李光耀声明中的2030年说法:


人民行动党将派出24名新候选人角逐这次大选,其中至少有五名是已经证实了他们的坚定性格和才干的重量级人选。他们将组成第四代领导层,领导新加坡进入2030年代(第一代是李光耀1959-1990;第二代是吴作栋1990-2004;第三代是在2004年接班的李显龙)。你在投票时,不只是决定你的未来,还有你的孩子和孙子的未来。

2. 总理李显龙2020年的说法:
总理李显龙在联合早报26日的专访中表示,第4代领导团队将在2020接班,为确保平稳过渡,内阁在这次大选后应该不会有大变动,但应该会委任新人出任相当于内阁部长副手级的政务部长职务。。。。他说,「未来谁是总理?谁是副总理?这要看第4代的表现,最后接受谁当领袖,必须由他们决定」。
不管选战成绩如何,做到20202030

行动党闪电人数多多,但却没有怒吼声

行动党闪电人数多多,但却没有怒吼声

今早坐巴士前往德义中学提名中心,在车上靠近安全门的地方,有着这么一个告示:

紧急时,请用铁锤敲破玻璃门。 Use Hammer To Break Window Glass.
新加坡选民,现在就是紧急时刻,大家努力把行动党脆弱的玻璃门撬开, 打破。在有机会投票的82个选区,用铁锤,火箭,四轮驱动,改革,等等击破行动党虚假的玻璃门。
勇敢的反对党候选人,已经站出来让选民有一个选择。他们面对的是公器私用强大的的行动党,一个一党独大了50多年的执政党。因此,弱小的反对党只是希望能够突破一个集选区,这就是反对党的希望,也是人民的希望。行动党到底有多强大,一路做着巴士回家,满街上已经插上行动党的的党旗。不到一个小时,它已经把党旗插满新加坡。够威风了吧!不只是这样,主流媒体将会大力帮助行动党打选战,抹黑行动也已经开始了。我们真的感受到行动党的影响,党旗,宣传告示,满满的的满街张贴。行动党的宣传车队布满整个新加坡,那一道道玻璃门把我们锁得紧紧的。
这种闪电满新加坡闪着,白天晚上闪个不停,真是烦死人了。幸运的很,有闪电没有打雷声是不成气候的。就在德义中学现场,在操场上,只见布满了闪电的旗海,在飘着,连候选人的选区合照牌子也准备好了。但是,却是静静的,人多无声,人数再多,没有人高呼,是不成气候的。这些坐着准备好的巴士来,好多是上了年纪,是来看看玩玩,当然,要他们发出声音,高喊,是不可能的,跟不用说,怒吼了。
反观反对党的支持者,人数就少很多了。穿的服装有的浅蓝,有些黄的,有些绿的,有些白的,各种各样什么都有。但是,当提名结束,官员公布竞选名单和让侯选人发言时,反对党的支持者就发出怒吼,打断行动党候选人发言,用怒吼声掩盖会场。行动党候选人个个不看也不敢看反对党的支持者,不知道是心知理亏,还是害怕人民的心声和怒吼声。
一只手是打不出声响的,也不可能打出声音的,需要两只手才行。行动党独臂刀王,称霸武林50多年,尽然独孤无敌了这麽久。现在是改变的时候了。即使独臂刀王还可称霸武林多一些时候,但是一统天下的时代,就将结束。国会里需要另一把声音,另一只手,才能把新加坡带上新的高峰- 第一世界国会。
1959年6月3日,国父李光耀在新加坡自治时讲过以下这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