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不要为了红包而丢了工作

不要为了红包而丢了工作


到底是谁要高经济增长?到底是谁要红包?政府的意思是这些都是国人要的,政府只是随民意,民愿配合演出。好一个调包大话,因此,政府只好落力导演一幕悲剧,不受欢迎的政策,也要一意孤行。不要忘记,国人是要为高增长,大红包付出代价的。

如果,我们回忆2003年陈企业陈抗和黄永宏的论争新闻(见下文),我们今天谈的外来人才,外劳问题似乎是旧闻,而不是新闻。政府一直坚持外来人才,外劳的重要性和好处,这个立场到今天都没有改变,即使是本身的数据得出的结论不同,也可以用强权压倒你。

本月23日:若没有增长,人们就可能连工作都没有

前内阁资政李光耀昨天在首届海外南亚人大会的对话会上,对外来人才成了执政党的政治难题一事,表示这是政府必须面对的。他说:我们还有什么选择?没有外来人才,增长就会缓慢;吸引外来人才,就能取得更快速的增长,尽管这样做会使一些顶端的工作落入外来人才手中?若没有增长,人们就可能连工作都没有。

李光耀斩钉截铁地回答说,新加坡的外来人才政策不受大选影响,而它也不能算是大选课题,因为新加坡人一直都因外来人才的竞争而感受到压力。我坚信外来人才的好处,社会里有更多人才,才会增长得更快。(早报报道)

本月25日:引进外劳速度若放慢, 就业与经济增长也将放缓

我国政府如果放慢引进外劳的速度,我国的就业增长率就会放缓,经济增长也随之降低,那么国人就不能期望政府和以前一样分发那么多的红包。

国大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亚洲竞争力研究所所长陈企业博士在亚洲投资者大会与展览上,就“2011年全国大选后的新加坡中期经济展望和公共政策选择这一课题讲话时这么指出。(早报报道)

陈企业的红包论

陈企业最可爱的地方是他竟然比李光耀更进一步,把外劳,经济成长和国人的红包,连在一起。

他表示:在最悲观的情况,政府在这十年所需的特别拨款要达到203亿元。过去十年因为经济取得5.45%的平均增长,政府能拿出179亿元的特别拨款。那么当平均经济增长放慢到2.8%,政府还要发这么多红包,钱从哪里来

他说,如果政府要继续分发和以往一样多的红包,那只能吃老本了。陈企业说:人民需要理性地思考一下。既不要太高的经济增长和就业增长,又不要政府降低津贴,这是不可能的。早报报道)

换了老板,说话也不一样了

陈企业(还有陈抗)以前好像不是这么说话的。当他们在南洋理工大学经济模型预测部的时候,他们依据人力部的数据,得出的结论是新的就业机会有大部分落入外劳手中。他们为此还
和当时的代人力部长黄永宏据理力争。

是不是换了老板,立场也不一样了。从南大经济系到国大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 就几年而已,说话也不一样了。贵为亚洲竞争力研究所所长的陈企业博士,满脑子里就只有竞争力,提高竞争力的红包,而忘了高经济增长,领取红包,是否是国人的愿望?是否是国家财富重新分配的最佳选择?

还有,整天想着拿红包,想着兔子撞树,检便宜,贪便利, 到最后,可能连工作也没有了。这点李光耀就高明的多了,
他没有提到红包的后果。

陈企业陈抗为工作机会分析抗辩

当年,在南大的研究中,过去5年(1998-2002)里有高达四分之三的新就业机会落入外地人手中,而好年头期间(1992-1997)则有五分之四的新工作归新加坡人所有。

这两位当时的南大教授也针对黄永宏医生对他们报告的澄清和指责,作出了反驳。他们说:如果我们的研究结果没有反映出实际情况,那人力部就有责任检讨它在网站上的统计资料。
身为关心新加坡利益的专业经济学者,我们从来没想挑起情绪,并会永远在工作中保持专业性。

这几句话,现在听起来是刺耳呢?还是想当年,我们也曾经英勇过。

是谁的心变了

是陈企业改变立场,换了老板,说话也跟着改变了。还是,我们应该自我检讨,没有前进之心,国家要高经济增长,我们却不思长进,既不要红包,也不要外来人才,外劳。

要拿红包,是要付出代价的。陈企业为何没有明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是一路来,李光耀一直在强调的。

我们是否可以选择自己的路,不要红包。因为,红包已经没有办法让我们做个真正的人,过自己要过的生活。而且,又要受到红包的诱惑,又要受到红包的威胁,做人好难啊,尤其是做新加坡的没钱人!

#下文为陈企业陈抗和黄永宏的论争新闻,谁是谁非读者自我评判,今天谈的外来人才,外劳问题似乎是旧闻,而不是新闻。


新加坡人力部代部长驳斥驳斥南洋理工大学就业研究
2003-08-01
  
在过去5年里,新加坡共制造了102000个新就业机会。在每10个新就业机会中,9个工作由新加坡人做,仅有一个工作由外地人做。

  至于19921997年的好年头期间,就业机会总数则增加了474800个。在这期间的每5个新就业机会中,有两个归新加坡人,其余3个由外地人获得。

  这些数据同南洋理工大学经济模型预测部前天发表的研究结果完全不同。在南大的研究中,过去5年里有高达四分之三的新就业机会落入外地人手中,而好年头期间则有五分之四的新工作归新加坡人所有。

  新加坡人力部代部长黄永宏医生昨天上午召开记者会,针对由陈企业副教授和陈抗副教授领导的南大预测部研究,作出了严厉的驳斥和澄清。

  他说:“我们欢迎学者研究我们的数据和刊物,但对这份南大报告我感到特别失望。我认为所有研究学者都有责任先核对数据,尤其是研究结果相反或惊人的数字,核对数据的准确性应是研究学者一贯的作法。

  如果数据是正确但却反映了不同或很突出的结果,我们应该非常小心对待,避免挑起人们的情绪。如果数字是错误的,发表这些数据造成破坏后,再期望别人核查这些结果,那是不负责任和不专业的作法。

  针对这份南大报告,他们的数字错得太离谱,我们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获得这些数字,或者他们用的是什么方法。

  针对黄永宏的说法,发表南大报告的陈企业副教授和陈抗副教授则回应说,他们是从新加坡人力部的网站中获得统计数据,再根据这些公开的资料进行研究。黄永宏医生所公布的数据,是他们没有办法获得的。

  这两位知名南大教授也针对黄永宏医生对他们报告的澄清和指责,作出了反驳。

  如果我们的研究结果没有反映出实际情况,那人力部就有责任检讨它在网站上的统计资料。

  身为关心新加坡利益的专业经济学者,我们从来没想挑起情绪,并会永远在工作中保持专业性。

  黄永宏说,南大学者在研究时并没有向统计局或人力部咨询。他在逐点澄清南大报告时说,19921997年间我国的总就业机会增加了约47万个,而其中60%的新工作是由外地人担任,这显示在高经济增长期间,我国需要外地人,因为我国有许多就业机会,但从事这些工作的新加坡人却不足够。

  没有外地人,我们的增长就会受到抑制。制造业不能满足订单,服务业也不能提供足够的服务,因此我们需要外地人进来。外地人提供了工资缓冲的作用,也满足了我们(对人力)的需求,因此他们对我们是有益的。

  至于19972002年的困难时期,人力部的数据显示90%的新职位由新加坡人担任。黄永宏说,这显示虽然外国工人的政策没有重大改变,但市场对人力的需求下降,新的就业机会少了。尽管如此,外地人却让我们能够获得额外102000个就业机会,其中大部分由新加坡人做。

赞成设劳动力发展局

  也就是说,外地人在好年头和不好的年头,都发挥了他们的作用。这也说明了我们的外国工人政策是正确的。

  不过,针对南大报告中认为将成立的新加坡劳动力发展局,应提供延续教育和一站式职业配对的服务,还有新加坡应积极推动灵活工资制度的建议,黄永宏则表示赞成。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有识之士拒绝发声,新加坡何去何从?

新加坡的精英、有识之士、知识分子、中产阶级拒绝对国家的发展做出积极的评论,分享,分析他们对国家前途的看法。这种情形在李显龙出任总理后,每况愈下,越来越严重,已经成为新加坡目前面对的最大挑战,国家继续前进的绊脚石。
最近,李显龙和他的一群高级顾问,不约而同的呼吁有识之士出来,提供意见,对国家各方面建设,提供不同版本的建议。
李显龙说,他尝试不让身边只有只说“对”的人。如果,整天被唯命是从的人围着,那将是一种灾难。言外之意,就是说领袖必须接受批评,承认错误。#1

李显龙的高级顾问更进一步。他们说新加坡需要说“不对”的人。他们要更多不同的意见,反对的声音,甚至悲观的声音。他们认为新加坡需要更多(公务员)人出来挑战当局。最重要的,他们认为有识之士对政策的发声,能够让新加坡未来50年更加美好。



这种呼吁,呼应要求有识之士出来发声,提供反对意见似乎是一种哀求。有识之士的反对意见有助国家未来更加美好?为何立国以来,从来就没有如此哀求过?可见,事情已经失控,有识之士已经意兴阑珊,提不起兴趣。他们翻看历史,提供反对意见的人,尤其是反对党的有识之士,下场如何?
【不出声的历史背景】
有识之士不提供意见,不改进、不改良政府的政策,不是行动党政府一直以来的国策吗?为何现在,李显龙和高级顾问,接二连三如此低声下气哀求有识之士发声呢?难怪,有识之士并不相信行动党的诚意,前车之鉴,他们害怕步上前人的后尘。
人民行动党在李光耀领导下,对于反对他的知识分子、有识之士、学术精英、专业人士,从来就没有给予尊重,不用内安法来对付已经是客气了。到了吴作栋出任总理,原本以为比较开明,也不是闹出林宝音事件。到了李显龙任总理,人民也没有给予厚望。林宝音在林宝音事件20年后,还给李显龙写公开信。她的建议,李显龙听进去了吗?
原本以为2011年大选,新加坡选民开始觉醒,明白手中选票的重要性。新加坡人愿意接受不同的声音,但是2015年的大选,却似乎极为容易被行动党的民粹所误导。有识之士看在眼里,能够不意兴阑珊吗?不仅有识之士意兴阑珊,连一些反对党人士,也意兴阑珊起来。
2015年大选后发生的事情,更加让有识之士提不起劲来。除了压制网络言论外,看看在国会通过的立法和修法,总统选举制度的变更等等,行动党政府是否真的有诚意,接受不同的意见,反对的声音?
这是行动党的困境,新加坡的悲哀。
新加坡的有识之士,怎么有可能出现儒家的所谓的”以天下为己任…

接管市镇理事会的政治考量、政治代价?

人民行动党政府已经做好司法程序,可以在模棱两可‘莫须有’的理由下,接管市镇理事会。国会已经通过市镇理事会修正案,一旦市镇理事会的管理出现所谓的状况,国家发展部长便可以顺理成章的、名而言顺的把民选市镇理事会的管理工作接管过来。
这里的市镇理事会,当然是指工人党管理的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行动党没有傻到接管自己的市镇理事会。修改后的司法程序能够让行动党政府,合法合理的在符合新加坡法律的条文下,明目张胆的把一个民选的市镇理事会收归到自己的管理之下。就像民选总统那样,明目张胆的修改选举制度,否定一些人的参选资格。
新加坡人又能说些什么?又敢做些什么?就像陈清木昨天的记者会,他除了对总统选举制度的变更表示不满外,他还能说什么?就是这么简单,轻描淡写的回答:
行动党和李显龙总理,就是看准了,看透了新加坡人的心理,表明这是司法程序,在法庭、在法律上,行动党政府都不会被打败。那些敢于挑战法律的人,在新加坡的短短50多年的建国历史中,下场都是以悲剧结束。最近的一个例子, 就是新加坡最年轻的政治犯余澎杉在美国的遭遇。同样一个人,不同的国情,命运也不一样。
行动党已经做好接管的准备。现在,只是考虑政治上的得失和评估政治代价。当然,也会考虑时间点,什么时候切入最适合、最划算、最能够获得最多的选票。
【下届大选的变数】
今年的总统选举,基本上已经是没戏看了。大家大约都可以估算到结局。反而是三、四年后的大选,存在变数。 行动党也了解,要重获2015大选的佳绩,在没有造神运动的条件下,似乎是不可能。因此,要维持一个高得票率,就必须出一些怪招。把非选区议员人数增加到12位,就是给人民一个小甜头。如果真的上当,新加坡就清一色没有非行动党的市镇理事会了。
没有工人党的市镇会,这个机会似乎不高。因此,最好能够把工人党困在阿裕尼和后港。而通过合法接管,又通过媒体,社交媒体,一系列的‘转型正义’活动,说不定死马当活马医,动摇阿裕尼选民的心,从接管变成收复,那就是美事一桩。
事实上,市镇理事会修正案通过后,行动党和工人党表面上没有说出口。但是,大家都在盘算国家发展部长,会通过什么理由,什么时候,进行接管工作的法律和司法程序的准备。2017年是总统选举年,大概不会在这个时候出手。
但是,出手的时间,也不可以太过接近下届大选。最少要让行动党的所谓‘转型正义’(你做错,我有责任保护纳税人利益)的宣传活动进行到底,主流媒体和社交媒…

李显龙的幻象:新加坡人对他的 dishonorable 行为无动于衷。

李显龙的焦虑,最近特别的明显。焦虑后的行动决策,如,总统选举,李光耀孙子李绳武事件,议长人选,都显示他的幻象。他认为,新加坡人对他的所作所为,无动于衷。国人心里虽然不满,但是,在高压和照顾既得利益者的背景下,新加坡依然可以保持稳定,经济继续成长,政治上没有改变。
李显龙当然有焦虑,正如他的妹妹和弟弟对他的指责:Dishonorable son。李显龙害怕人们对他的诚信起疑心,因此,在国会搞了一个自辩。既然国会没有提出相关资料证明他的诚信有问题,那李显龙就是清白了。
同时,李显龙也明白,自己的清白,只是国会里才站住脚。在国会外,当然有不同的解读。李显龙还不至于把英国广播公司BBC给关掉,因此,英美的广播和新闻,还是,可以对新加坡政治发展做出评论。李绳武在脸书上对纽约时报对新加坡司法的评论文章,就让李显龙焦虑不已。通过私人管道,进入李绳武的私人脸书部分,焦虑的把私人空间,公开化并且告上法庭。李显龙不顾个人隐私,既然为了个人的焦虑,不惜进入别人的个人空间,这简直就是内安法恐吓手段的升级版。
新加坡人真的如李显龙幻象中的,无动于衷吗?原本上个星期六,在演说者角落,有一场抗议总统选举的活动,由于当局的种种限制,最后不得不叫停,从室外的公开活动,改成日后的室内活动。这不也是李显龙的焦虑吗?
李显龙的确有焦虑,但是,他却认为新加坡人很乖,很听话: 给你们什么总统候选人,你们就会认命接受; 想提告什么人,就提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没有人有意见; 给什么议长人选,国会就认命接受; 地铁误点误事,任何解释,人民都会接受; 无现金就是无限金,跟不上是你的错; 糖尿病就少吃白饭,多吃糙米饭;。。。。
这是一种李显龙独特的焦虑幻象。他很焦虑,自己无法做得比老爸好,甚至连吴作栋都不如。他也焦虑在后工业时代,新加坡无法创造高薪职位给年轻人;新加坡无法照顾贫穷老弱,无法为他们提供医药服务; 接班人无法胜任挑战; 新加坡人在无限金时代,成了乡下佬; 地铁和教育服务提不上来; 。。。
陈川仁自愿减薪出任国会议长,不论是升职还是降职,已经充分说明,他在国会外,在行动党的职业保护伞外,无法找到一份比国会议长,还要高薪水的工作。 这点显示他不如海军出身的吕德耀。吕德耀即使找不到高薪职位,也毅然离开内阁和国会。 陈川仁,为李显龙成川成仁,却也凸显接班人的素质问题和骨气问题。他们离开了行动党的大树,如何面对现实生活?李显龙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