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12

总理的面簿 能打开新加坡民主自由之门吗?

总理推出自己的面簿,表现出亲民的作风,但是,我们却丝毫没有看出一点自由之风。原本,总理可以借着这个面簿,展现民主自由之风,看来,那只不过是做给国人看,说给国人听。在外国人眼中,在坚信民主自由的国人眼中,根本是一成不变,换了一个脸,面子还是一样,没有勇气,面对改变,面对现实,面对政治新常态的胡姬花之风。
破产人士是否没有出国的自由,还是这个人的自由,会伤害到新加坡的利益,尤其是行动党的利益。在新的政治常态下,行动党政府有必要面对人民要求更多自由的呼声,而行动党更要面对人民的自由之声,正视人民的民主要求,而不是处处像过去一样为难人民,害怕人民发声,害怕不同的声音。
徐顺全真的那么可怕吗?徐顺全真的是洪水猛兽吗?经过20年的抹黑(?),怎么还是有人相信徐顺全的一些做法,最近民主党提出的医疗政改方案,虽然不能说是十全十美,但是,这也是一个替代的方法,如果,大多数人民支持,这个不行的政策,也会成为可行的方案。新加坡就是太缺少替代的声音,所以,一旦有些替代方案出来,一言堂的主流媒体,就会跑出来大声的指责,好像这些言论违背了建国之道,这些人成了汉奸似的。最近,提出的大幅度提升低薪工友的工资,老年保险计划,也好像是洪水猛兽一样,不受欢迎。
一个成熟的新加坡,应该可以接受更大的民主自由空间,一个政治新常态,应该不害怕让人民指指点点,如果连这个最基本的接受挑战的勇气都没有,那么,政府的政策,措施,怎么能够包容更多的意见,更能为人民的利益为先。
从今年的预算案开始,一直到现在五一劳动节,政府一直在高喊包容,包容的社会,要照顾人民,但是,这个包容,也应该包容人民发声的自由。看来,行动党要的是人人包容它,而不是行动党包容人人。行动党要人民给它自由的包容,而不接受人民要求包容自由。这是一种单方面的包容,就像,曹操的‘宁可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一样。哦,搞了这么久,才知道包容的真正意义,原来包容有里外之分。
行动党或许自我感觉良好,不知道现实已经改变了。民主党在徐顺全默默耕耘下,虽然在去年大选中没有取得国会议席的突破,但是,选票却有上升。试问,一个不值得信赖的徐顺全如何能够把民主党的得票拉高,同时还招揽一批专业人士,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和他一起疯呢?我们真的要好好地想一想,到底是谁在讲真话,还是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结果搞得选民真假难分,不知所终。
有关徐顺全不准到奥斯陆出席国际自由论坛的会议,主流媒体较少…

Next step: Moving unproductive Singaporeans out of Singapore

Judging from the latest development in our population strategies, some Singaporeans especially those unproductive and uncompetitive ones may have to leave our first world country and move to the third world countries.  The Prime Minister Office has claimed that new immigrants are “talents and good quality”. 
As compared to new citizens, old and existing citizens are not that talent and good quality.  So, with low earning power and capability, how can they live in our expensive first world country?  One option is to move out of Singapore with the sponsorship from the government.  Not to forget even foreigners staying here have commented that it is not the duty of the government to provide jobs to the citizens. Hence, these talented foreigners may also consider sponsoring the leaving of unproductive Singaporeans.
Asking unproductive and uncompetitive citizens to leave their home countries is not something new.  Japan has tried to move some citizens to Brazil before, especially those reti…

终极诱惑 挑战司法 道德 社会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终极诱惑,对不同的人,它有着不同的的深度。吴三桂为了陈圆圆给满清开了方便之门,在历史上落得卖国求荣的汉奸的名声。可想而知,牡丹的终极诱惑,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承受深度,更何况一般人呢?因此,当名人嫖妓案进入司法程序,我们看到是更多的问题,更多的不理解,而不是更多的标准答案,合理的解释。
名人嫖妓又涉及未成年少女,中介人又无牌营业,这又进一步把事情恶化。它不单向我们的司法挑战,更挑战我们的道德底线,突出我们的社会价值问题。八卦新闻虽然精彩,很好读很好看,娱乐性高,但是我们有没有想到其背后的严重性,真的有点戏如人生,人生如戏。在终极诱惑下,我们要如何寻求一个合情合理,十全十美的答案。而这有可能吗?我们在物欲横流,价值观念日日改变的环境下,如何面对这样的挑战?
这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未成年少女,就犹如邻家的女孩,学校里的学生,是这么普通的一个人,但是,她所亲牵引出来的问题,深具震撼性。其他地区和国家发生的事情,我们也一样拥有,不能说我们是小红点,我们控制的严一些,就没有这些援交,早熟,爱慕虚荣,甚至为家庭而牺牲,种种原因,种种经济发展带来的好的坏的现象,在所难免都会在新加坡发生。
那么所谓的名人呢? 也同样是熟悉的面孔,公务员,军人,商人,老师校长,律师,高管,外国人,本地人。他们是我们日常生活中,天天有可能遇到的人,日日在我们的身边擦身而过。但是,他们的消费,却比一般的性交易来得高,一夜风流的花费,可以高达低薪工友半个月的薪水。这又是一个贫富差距的写照,不过各有各的玩法,反而是低价合法没事,只有道德和社会问题。
司法判决两全难美
所谓清官难理家事,表面上看来,这些案件只是司法问题,名人犯法,法庭给予适当的处罚,但是,道德和社会问题,却不是法庭能够合理的公平的给予判决。这只不过是解决了法律上的问题,更严重的道德和社会问题基本上并没有解决掉。
事实上,名人嫖妓案很可能是在公审我们的道德和社会价值。我们的底线是什么?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读,辩方律师不是说了吗,不需要隐瞒少女的身份,她只不过是个妓女,真正的受害人才是被告,他们是花了钱,还被当成傻瓜。
新加坡是比较奇怪的国家,我们虽然很严格,但是,政府也理解人们的性需要。因此,我们有合法的娼妓制度,这些名人如果是到芽笼去寻欢,就没有司法问题了,只有道德问题。或许,将来网上的性交易活动,可以利用现有的娼妓制度,加以延伸,那…

Even maids have better bargaining power than low wage workers in Singapore

For the past years, we have seen the wage increase of maids from one hundred over dollars to now more than 300, 400 dollars per month. However, as pointed out by Prof. Lim Chong Yah, low wage workers have not enjoyed increase in wages over the same period.  Comparing to domestic helpers from other countries, our very own workers seems to have stagnation in income.   Are they less productive than the domestic helpers? Do they contribute less than the maids in our GDP?
Neighbouring countries know that they have to protect their workers and request Singapore government to raise the wage level of their country workers. What has happened to our government, why do they treat our low skills low wage workers differently?
People, who have experience in employing maids for a longer period, will notice whether the productivity of maids have improved over the same period.  With due respect to these domestic helpers, we know their productivity may be the same before and after wage adjustment.  Howev…

借生产力压低工资 行动党的良心被钱吃掉

如果深一层的看待林崇椰的“二次经济重组”建议,在字里行间,我们看到的是过去十几年来,行动党政府有计划的利用生产力作为借口,有计划的压低低薪工友的薪金。因为和国外(香港,日本,澳大利亚)同行相比,我们工友的薪金竟然比他们的工友少拿了50%的收入,即使建议中的连续三年加薪,这些工友还是少拿50%。(见下)
这难道是一个有良心的政府,所应该做的事情吗?这难道是一个为人民而行动的政党所应该做的事情吗?它的良心跑到哪里,它的行动为谁而动,看来是被钱吃掉,为钱而行动。看来在所有发达国家中,人均收入最高的国家和地区中,我们是道道地地的资本主义信奉者,百分百的执行资本主义的教条。所以,才会走入极端,不能自拔。
看看早报是如何报道的:
【  首先,虽然他能完全理解加薪幅度得跟生产力增长挂钩,但据他计算,和其他同等富裕的地区如香港、日本和澳大利亚相比,我国最低薪者的工资少了超过一半。  他还说,即使是拿其他人均收入较低的地区如韩国和台湾来比较,我国最低薪的工人多年来领取的薪水仍然过低。林崇椰指出,本地低薪员工少领超过一倍的薪水,只是保守估计,真实情况更严重。因此,假定未来三年为他们加薪50%,他们届时的工资仍然少了50%。(早报 4月17日)】
去年大选已经证明低薪的事实
林崇椰因此说,压低工资的做法,其源头主要是: 【在他看来,这主要是因为我国引进大量廉价外劳所致。1991年,非居民劳动队伍共有30万零800人,10年后扩大超过一倍至68

Scholarship to foreigners: zero sum to Singaporeans and benefits to government?

General comments in the internet seem to suggest it is a zero sum game to award scholarships to foreign students. However, if you look at the other side of the equation, there are some benefits too but they go to the government and the government is not sharing them with the people.  
So, giving scholarship to foreign students is not a zero sum game and there are yields and benefits, both tangible and intangible, to Singapore.  The government is only willing to stress the importance of foreign talents and their contributions but fail to disclose they have indeed some other benefits.  The non-disclosure is perhaps the result of non-distribution of benefits to the people.  Or the received benefits are not being properly and equally distributed to the people?
What benefits?
What are the benefits that we are talking about?  For the pragmatic PAP government, if there are no returns, will they invest on something? So, they tell the citizens, we need talents and these foreign students may stay …

陈清木补选预测,林崇椰加薪建议,是帮了行动党还是倒了行动党的忙

一个后港单选区的补选,已经令行动党不知所措,还要来个集选区补选,这不是添乱吗?为低薪工友连续三年大幅度加薪,缩短贫富差距,这不是打了行动党一巴掌吗?因此,陈清木和林崇椰两位和行动党有密切关系的人,向行动党提出这样的预测和建议,到底是帮忙还是帮倒忙?
这是否是行动党的策略,想要转移国人的视线,在困乱中进行补选,还是有些其他的意图? 如果,同样的建议是由在野党人提出,反应一定不一样,很可能会被行动党政府大声辱骂一番。因此,他们在此时此刻,提出这样具争论性的建议,表面看来,是顺民意,反映民间的愿望,但是,事实上是否如此,那就不好这么快下结论了。
激烈的建议中,寻求折中点
或许,在这些比较激烈的建议中,政府的目的就是要寻求一个折中,补选最终会来到,但不是陈清木所建议的那样。加薪最终也会来到,但是,不是林崇椰想象的那么高,那么多。现在,先让人们透透风,发泄一下,大家冷静后,再做决定。
在这里,我们还需要考虑到陈清木基本上是属于行动党的B队,他的的预测,很可能会导致总理难堪,后港即使在补选中失掉,也不过是回归原位而已,对行动党伤害不大。但是,如果总理在宏茂桥集选区险胜,或比2011大选得票减少,那就有关面子问题了。想要向吴作栋在1992年取得同样的高票中选,似乎有些妄想。
陈清木特别提到,1992年时任总理的吴作栋与其马林百列集选区团队集体辞职,让吴作栋通过举行补选,把张志贤引进其内阁的事情(见早报)。但是,现在的情形跟20年前相比,实在很不一样,首先,总理是否有这个胆识,其次,民心思变,更多人敢投反对票。再次,现在已经进入政治新常态了,不要说党外,党内,尤其是B队不知会出什么变数。再加上,也看不到有类似张志贤这样的人出现。
这个建议由陈清木提出,似乎有些怪怪的,令人难以捉摸。他到底不是行动党的主流派,属于清流派。去年总统大选,对上主流派的陈庆炎,结果以微差落败。提出这样的建议,是不是要再试探主流派的势力,到底是得到多少人民的支持,以方便B队调整步伐。
事实上,应该补选的地区,应该是两位退任的前资政的选区,尤其是在 2011年没有经过选举而中选的那个集选区。现在,可以借补选来获得正名的地位。但是,行动党可是要鼓起巨大的勇气才敢这么做的。因此,陈清木没有提出这样的预测。因为,这是一个更加没有把握的选战,提出来做什么。
和陈清木的补选建议相比,林崇椰的大幅度加薪建议,更为激烈和激进,尤其是没有考…

Closing of Rediffusion, Ending of Dialect Generation but Wage Gap remains

Well done bilingualism, well done speak Mandarin campaign.  And finally, let’s pay our last respect to Rediffusion and pay our respect to the dialect generation.  Do you still remember the Hokkien platoons? It had gone long ago and now it is the turn of dialect radio – another lost heritage of Singapore.  As reported in the media, the end of Rediffusion is due to less listeners of the older and dialect speaking generation. 
Is it so simple? Have state control, monopoly and fair competition nothing to do with the fate of Rediffusion?  We leave it to the historians.  However, even the PAP can do away with the dialects; there is still one problem that they cannot solve: low wage workers even they are better educated and English speaking. The bilingualism and the speak Mandarin campaign happened to be coincided with our economic restructure.  Besides pushing English as the common language for all in Singapore, the mastery of English language in theory should also raise the income level for…

博雅学院 引狼入室? 还是真开放?

博雅学院还未开门开课,耶鲁大学的教授们就发声,要求新加坡学院当局尊重人权,给予言论自由。日前,耶鲁大学教授们通过议决案,要求耶鲁大学在耶鲁大学-国大合办的博雅学院在明年开课后,遵守议决案的内容。这项议决案虽然受到耶鲁大学校长的反对,最终还是以多数票通过。
这对一向不愿开放门户,让自由之声,民主之声,高声播放的新加坡,会是一个怎么样的结局呢?耶鲁大学,美国的自由民主风气,是否能够在新加坡这个一党专政的国家有所作为呢? 这对还没有解除内安法的新加坡,将会有怎么样的冲击呢? 或许,真的是或许,行动党已经明白过去的做法已经过时,现在借着洋人的手,把自由民主的门打开,让国人呼吸新鲜空气,面对新政治常态。
耶鲁大学的教授们为何如此害怕新加坡,为何认为新加坡会压制人权,限制言论自由?因此,也限制了学术自由。难道没有民主自由,国家就不会进步吗?难道美国的制度一定比我们好吗?或许,行动党政府天天日日在高论经济成长的时候,给老外看到听到的都是钱钱钱!而不是优雅的人文素质,而是一大堆数字,以及高压的政治手段。这怎么不叫洋人担心,万一不幸,堂堂教授也变了阶下囚。不久前,有个洋人,不知写了一本什么书,就坐了几个月的牢。这是有历史纪录,有前车之鉴的,不是教授们凭空想象的。
有人欢喜有人愁
洋人政治人物喜欢小红点。洋人投资者,老外管理人员,也热捧新加坡的经济表现,更热爱新加坡给他们发财发富的机会。但是,也有另一批洋人知识分子不买这个帐,认为新加坡所取得的成功,是建立在独裁,政府垄断,限制人身自由的基础上的。因此,新加坡的成功,并不是获得所有的洋人的掌声,就像我国有些政要,在美国受到屁股以对的欢迎一样。
所以,博雅学院是否能延续耶鲁的自由校风,就成了教授们的担忧,他们或许是过度担忧,也或许是有先见之明,先声明,好过将来出现不愉快的事,才来说,就太迟了。在这点上,洋人倒是先跟你说说道理。
引狼入室假戏真做
但是,对于新加坡政府来说,这也是一项冒险,也很可能是引狼入室。我们要的是通才教育,提高我们的人文素质,在创意上进一步提高,在思维上思想上向上提升。政府要的不是民主自由之风,更加上东西方还是有所差别,大家的政治理想,生活标准也不一样,把美式的民主自由引进来,万一假戏真做,使到新加坡政治出现两党或多党制,这对行动党不是极为不利吗?难道,行动党真的有这个雅量,这个包容心(最近常常听到政府提起和推动),和在野党分享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