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012

2012年风云人物:真实新加坡人

2012年的新加坡风云人物,不是别人,而是我们自己。
今年的新加坡人好不一样,几十年来,我们在世人面前,就是一个乖孩子,样样东西都很听话,简直就是一个完人,行动党更不用说了,搞了几十年的完人政治,终于被自己的伪装给打倒打破了。
是不是,我们伪装到家,还是害怕行动党这个严厉的家长,不敢触犯法律,不敢罢工,不敢色欲横流,不敢招标自己的工程,化国产为党产,不敢以色换合同,。。。。
2012年,新加坡人可以说真的把真面目呈现给世人,也展现给自己。我们走向一个不完美的新加坡,一个远离瑞士美好生活的新加坡,一个接近事实和真实的新加坡人。
这一年来,伪装背后的新加坡是:


冷漠无情我们排在前面。
行善最乐我们排在后面。
快乐指数我们不敢争先。
同工同酬我们坚不认同。
贫富差距我们继续维护。
政党生意我们合理经营。


这样做的后果就是:
罢工事件终于发生。

PAP in Business: End of Singapore Model

eoearth.org
Has Singapore reached its limit in social, environment and economic sustainability? PAP in Business is certainly not a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model for Singapore. In 2012, things are not progressing smoothly as before in the little red dot and our sustainable growth is in question.
A fully owned PAP company, entering business with no experience, no capital, no manpower and no office, has emerged as a new business sustainable model in Singapore?
By now everyone is familiar with Aim, the $2 company taking over the software from 14 PAP town councils and leases it back to the same town councils for rentals.  It is a normal business practice – sell and leaseback. Provided you sell at a profit and lease back at a lower rental.  Maybe PAP town councils don’t see in this direction, just like they invested money in Leman Brothers’ high risk financial products.  So, they can afford to lose money again - investing in software development and writing the investment off later.
This new bu…

国产变党产?行动党市镇管理的变戏法

“the only bidder was the PAP-owned Aim”#1Aim 是一间行动党拥有的公司。这不是把市镇会的公共财产转化为行动党的私人财产了吗?哦,原来行动党还有私人公司,即使只有一间投标公司,行动党难道不会避嫌吗? 到底,行动党还有多少私人公司?
经过几天的剧本操作后,行动党市镇会和Aim终于把剧情的一部分公告天下,根据官方媒体的报道#1,我们可以整理出以下的时间点:
时间0 无事故 无开发费 无开发时间 不知从何时开始14个行动党市镇会开发电脑软件,也不知道开发费是多少,当然,也不知道开发的软件公司是谁?
时间1 招标书 转手电脑软件的招标在2010年6月30日在海峡时报上了广告。有5间公司拿了表格,但是,只有Aim交上招标书:Aim出价14万元,同时每个行动党市镇会每月要支付785元给Aim。首次合同的期限到2011年10月31日。
时间2 转手费 2011年1月,14个行动党市镇会将电脑软件以14万元转手给Aim。
时间3 使用费 每个行动党市镇会每月要支付785元给Aim。首次合同的期限到2011年10月31日。 (这个解释吻合了阿裕尼-后港市镇会和Aim延期合同的纷争,而Aim的回答也不过是表面功夫而已#1)
时间4 国产变党产 现在,根据张和傧解释,Aim是行动党的公司。这就是说14间行动党市镇会开发的电脑软件,以14万元转手给Aim,而Aim即是行动党拥有的公司。
电脑会计软件从原本的公共财产,为何会转手给Aim后,就变成了私人财产,而拥有者竟然是人民行动党。行动党要拥有这个软件的目的是什么?
市镇会开发软件,投资花钱,然后,转手给Aim,然后现在行动党市镇会告诉人民,Aim是行动党的公司。到底在新加坡的宪法下,政党是否可以拥有公司,做生意?我们不是说为了防止外人干政,不可以接受外国外人的援助吗?那么,行动党自己做生意就可以吗?Aim只是一个小公司,两块钱公司,就可以有能力付14万元买软件,如果是10块钱的行动党公司,不是可以买几百万,几千万的生意了吗?再发展下去,几个亿的生意都可以做了。
政联公司做生意,人民已经不高兴,更何况行动党的公司?
新加坡人对政联公司,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的大做生意,发自己人的财,已经很不满意了。现在,行动党的公司也出来做生意。你觉得如何?

Mandarin Announcement and the PAP’s Dilemma

The trial run of Mandarin announcement at SMRT trains has stopped. Is this a controversy or a dilemma of the PAP?
SMRT is a listed company, a public company responsible to shareholders for profit making and dividends.  It wants to please certain groups of customers, to make them happy, so that their sales and profits can go up. Why not? Unfortunately, the public and the commuters at large do not see in this way. In a ‘Singlish’ and English speaking society, people are more comfortable with just one lingua for more efficiency, better communication and understanding.
Then, why does the PAP want to take the risk to anger Singaporeans in the first place?  Who has the power to impose political agenda on a public listed company? Is this just a trial run only, so simple?
Receiving end
Cheong Yip Seng in his book OB Markers: The Straits Times Story acknowledges that he is at the receiving end. "I have seen newspapers closed when they fell foul of the government, and friends lose their jobs. J…

卿卿我我 你侬我侬 行动党的市镇管理

这里不是说行动党管理的市镇理事会出现什么情色关系,而是说在他们管理下有可能出现的利益冲突,公私关系,公司关系,市镇会和供应商的关系,他们之间的卿卿我我,你侬我侬的暧昧关系。
说不准,这种关系的后续发展,将会出现另外一章更为精彩的情色关系。说真的,谁会想到肃毒局,民防部队的高官们的情色关系,竟然会被告上法庭,告状是‘为了合同而上床’,‘为了生意而牺牲色相’。
多数人知道人协和行动党的卿卿我我关系,行动党和工会的你侬我侬关系,政府和行动党市镇会的你情我愿关系。行动党政府虽然一再说明,我们是清白的,没有暧昧关系。但是,明明看到他们是出双入对,有时还三人行,甚至四人共事,行动党却一再否认,真让人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说的人自说,听的人自听。过去可以如此如此,现在却要面对政治的新常态。尤其是行动党地盘被人攻破后,马脚就会露出了。
怪只怪自己,害人反而害己
最新的《市镇理事会管理报告》已经出炉了。这次还新增加了一个新项目:企业监管。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由于技术问题而延迟交上“企业监管”的报告。给人的感觉是这个工人党管理的市镇会,很不专业,连“企业监管”都做不好。
事实是否如此,工人党林瑞莲的解释是: 市镇会原本采用的电脑和财政系统是由14个人民行动党掌管的市镇会利用超过15个月共同开发,并在去年1月转售给一家公司,之后再向后者租用。但由于市镇会易主,原有的系统便只服务到去年8月1日。阿裕尼-后港市镇会只有两个月时间设立自己的系统,只好分阶段进行,在前期先继续使用原后港市镇会的系统。http://go2.10086.cn/www.zaobao.com/sp/sp121215_018.shtml
这段早报的报道只是报道了前半部故事,给人的感觉就是工人党延后交“企业监管”报告。但是,后半部就更加精彩了,它让人看到政治关系在这里起了什么作用,情色关系如何赢得过政治上的卿卿我我你侬我侬。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出行动党市镇会和供应商的关系。海峡时报18日进一步报道(重点节译): 这套由14个行动党市镇会开发的(电脑会计)系统,为何转交给第三者。这个第三者就是AIM公司。这家公司的三位董事都是行动党的前议员(詹达斯,周亨增和刘炳森)。林瑞莲问为何AIM能够只需要一个月通知就终止系统合同,不再为市镇会提供相关的系统。她继续问这是否符合公众利益,为何有这么样的协议?为何系统拥有权会被转让?(报道原文见#1)

No Document No Talk

We only know No Money No Talk. Now Singapore official words are No Document No Talk.
No money, of course, you are not entitle to talk loudly, seek assistance and ask for service.  As the government becomes more efficient and accountability, if you have no paper information and document, they cannot process your request and so you have No Talk.
This applies to everyone, whether you are locals, foreign workers or refugees, whether you know or don’t know English.  The government needs paper documents to carry out their duties and process your case.           
Different signature in the document also carries different weight. In the TODAY’s report “Big turn-out at Punggol East MPS”, the signature of DPM Teo Chee Hean has a weight heavier than the former MP Michael Palmer.   Another resident, a taxi driver who declined to be named, said he felt assured by the fact that a minister was handling the MPS. "He has weight, let's put it that way."
http://www.todayonline.com/Singapore/EDC…

市镇会是政治组织还是商业机构?

追债的大字报,催钱的律师信,这些商业手法对行动党管理的市镇理事来说,就是争取经济效益,提高工作生产力的指标,不然如何降低应该收到的账款,营运收益表又怎能和商业机构相比美。
不单如此,收到这么多钱后,还要会理财,懂得投资,才算是懂得管理。因此,行动党的市镇会也学淡马锡一样,搞些投资,结果呢!把居民的血汗钱,每月交的组屋月费给赔了。这难道不是商业营运的指标之一吗?
不难想象,行动党是把市镇会当成商业机构一样来处理。他们就是恨不得能够有更多更大的权力来管理市镇会。最好,就像地铁巴士的垄断经营一样,要让它赚钱就赚钱。经营地铁巴士比经营市镇会容易多了,不会有‘应收账款’的问题,没有钱你就不用想上地铁巴士,地铁巴士的门不会为你而开。
管理市镇会,就有这个麻烦,有些人没有准时交上每个月的组屋月费,又不可以关他的门,像地铁巴士那样,不让组屋屋主进屋。因此,讲效率的行动党市镇会,就发律师信催钱。对大多数善良的新加坡人来说,如果有钱,哪有不还组屋月费的道理,但是,作为一个依照商业模式管理市镇会的行动党人来说,不管有钱没钱,不管是假装还是真装,时间到就是要给月费。
行动党或许已经忘记了,当年设立集选区,市镇会就是政治目的排第一。当年,就是笑你们在野党无法管好市镇会,选民才害怕选在野党。顺顺利利了这么多年,怎么知道这套把戏被人民看穿了。
建屋局是不是政治组织?兴建组屋有没有政治目的?当年把建屋局的部分任务交给市镇会,就是把部分政治任务交给了市镇会。但是,行动党却灵活的利用市镇管理,设立管理公司,利用所谓的专人管理,提高效率。除了制造多几个肥缺外,实在看不出有什么比建屋局这个‘一局独大’管理来得效率更高,更有大规模生产的经济效率。
所以,行动党忘记了市镇会设立初年的政治约定政治目的。越往下走,市镇会就越忘记政治目的,而只顾商业目的。因此,它忘记了,有些人是有可能还不起每月的组屋月费,即使政府提供了一些月费的津贴,但是,他们还是出现经济问题。
为什么?如果你是低薪人士,10几年来,工资没有获得提高,组屋月费年年上涨,你会有钱交每月的组屋月费吗?如果加上通货膨胀,10几年来,工资的收入是负增长,孩子又一天一天的长大,这个担子,就是行动党的政治义务而不是市镇会的业务了-应收账款的商业营运问题了。
行动党把政治义务商业化,设立了应收账款(组屋月费)的指标,表面上告诉国人,他们很行,收钱催钱很厉害,没有应收账款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