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卿卿我我 你侬我侬 行动党的市镇管理


这里不是说行动党管理的市镇理事会出现什么情色关系,而是说在他们管理下有可能出现的利益冲突,公私关系,公司关系,市镇会和供应商的关系,他们之间的卿卿我我,你侬我侬的暧昧关系。

说不准,这种关系的后续发展,将会出现另外一章更为精彩的情色关系。说真的,谁会想到肃毒局,民防部队的高官们的情色关系,竟然会被告上法庭,告状是‘为了合同而上床’,‘为了生意而牺牲色相’。

多数人知道人协和行动党的卿卿我我关系,行动党和工会的你侬我侬关系,政府和行动党市镇会的你情我愿关系。行动党政府虽然一再说明,我们是清白的,没有暧昧关系。但是,明明看到他们是出双入对,有时还三人行,甚至四人共事,行动党却一再否认,真让人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说的人自说,听的人自听。过去可以如此如此,现在却要面对政治的新常态。尤其是行动党地盘被人攻破后,马脚就会露出了。

怪只怪自己,害人反而害己

最新的《市镇理事会管理报告》已经出炉了。这次还新增加了一个新项目:企业监管。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由于技术问题而延迟交上“企业监管”的报告。给人的感觉是这个工人党管理的市镇会,很不专业,连“企业监管”都做不好。

事实是否如此,工人党林瑞莲的解释是:
市镇会原本采用的电脑和财政系统是由14个人民行动党掌管的市镇会利用超过15个月共同开发,并在去年1月转售给一家公司,之后再向后者租用。但由于市镇会易主,原有的系统便只服务到去年81日。阿裕尼-后港市镇会只有两个月时间设立自己的系统,只好分阶段进行,在前期先继续使用原后港市镇会的系统http://go2.10086.cn/www.zaobao.com/sp/sp121215_018.shtml

这段早报的报道只是报道了前半部故事,给人的感觉就是工人党延后交“企业监管”报告。但是,后半部就更加精彩了,它让人看到政治关系在这里起了什么作用,情色关系如何赢得过政治上的卿卿我我你侬我侬。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出行动党市镇会和供应商的关系。海峡时报18日进一步报道(重点节译): 
这套由14个行动党市镇会开发的(电脑会计)系统,为何转交给第三者。这个第三者就是AIM公司。这家公司的三位董事都是行动党的前议员(詹达斯,周亨增和刘炳森)。林瑞莲问为何AIM能够只需要一个月通知就终止系统合同,不再为市镇会提供相关的系统。她继续问这是否符合公众利益,为何有这么样的协议?为何系统拥有权会被转让?(报道原文见#1 
事实上,AIM是一家两块钱公司。但是,这个由14个行动党市镇会开发的系统,却转让到AIM手里。转手价是多少,不知道。这样的情节,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中国的官商勾结。我们当然要相信行动党政府,行动党市镇会是清廉的,因为,我们的肃贪是世界有名的,清廉度更排在世界各国的前面。行动党又相信高薪养廉,本身透明度高。怎么会出现官商勾结的勾当呢!

回想起“企业监管”这个新指标,真是害人害己。系统转到AIM手中,当然,AIM要不要继续提供系统给阿裕尼-后港市镇会,就是一个商业行为了,跟行动党无关。这么一来,工人党的市镇会是否如期能交上“企业监管”报告,就是个问题。国家发展部当时的本意,不知道是否是要‘将’工人党一‘将’。

事与愿违,反而牵出AIM出来。这家公司又与行动党前议员有关。再牵下去,不知道还会牵出什么东西来。柏默事件可以快速止血,因为涉及面没有这么大。现在是14个行动党的市镇会,共同开发系统,然后又在去年一月转手给AIM。这里面的文件,审批程序总应该要有一些吧?

市镇会没有监管机制?

《今日报》在一篇国大教授撰写的文章中提出市镇会的监管问题:

市镇会并没有任何形式的监管。不像其他盈利和非盈利组织一样受到监管。这些组织包括上市公司,合作社和慈善社团。市镇会管理着一大笔的公共财政,我们相信有必要加强现有对市镇会的法律监管架构。Town councils are not subject to any code of governance, unlike many other types of for-profit and not-for-profit organisations, including listed companies, cooperatives and charities. As town councils manage a significant amount of public funds, we believe that there is a need to enhance the current regulatory framework.  http://www.todayonline.com/CommentaryandAnalysis/Commentary/EDC121220-0000039/Improving-the-governance-of-town-councils
这样的说法,简直是说国家发展部新的“企业监管”要求并不达标。比上市公司,合作社和慈善社团的监管来得差。

AIM事件的发生,是不是监管不够?

《今日报》的文章也指出:

我们发现虽然多数市镇会在《常年报告》或网站或同时在两者里宣布理事会的成员和他们所属的委员会名单,但是有些市镇会并没有这么做。一般上,它们也没有透露和这些理事会成员相关的资料。负责市镇管理的公司也经常没有公开它们的行政人员的身份。 We found that although most town councils disclosed, in their annual report or website or both, the names of their members and the committees they serve on, some did not. They also generally did not disclose the affiliations of the members. Estate management companies who act as managing agents for town councils also did not always disclose the identity of their executive officers to the public.  http://www.todayonline.com/CommentaryandAnalysis/Commentary/EDC121220-0000039/Improving-the-governance-of-town-councils
文章最后也说,负责大部分新加坡市镇会管理业务的公司是EM Services. 这家公司的股权75%在建屋局手中而25%归于吉宝地产。文章建议建屋局放弃股权。即使放弃股权而让吉宝100%拥有,那也不就是另外一家政联公司控制新加坡的市镇管理业务。

这些背景资料在在说明,有了“企业监管”的规定,还是有可能出现利益输送,利益冲突的可能性。因为市镇会的法令机制架构并没有很好的制定下来。

所以,既然新规定的“企业监管”都无法监管好市镇会的运作,比上市公司,合作社和慈善社团的监管还要不如。那么,令人担心的是,在没有新规定前,2011年一月的AIM转让系统拥有权的事,不是更是‘有机可乘’了吗?

2011年一月转手给AIM?早有准备?

2011年一月是大约2011全国大选前的5个月。与此同时,还制定出一个AIM只需一个月通知,就可以终止合同的新规定。是不是意味着,行动党意料到有可能会失去一些议席。因此,一旦选区落入在野党手里,这个合同的新规定就可以生效。

只是行动党做梦都没有想到失去的是一个集选区。或许,行动党只是想到会失去一两个单选区,就用这个合同的新规定教训一下在野党。哪里知道,竟然把AIM给带上台面。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沉默不是金,现在我们等待看看行动党如何解释AIM和他们的关系。看看一家两块钱的公司是否用一块钱买下14个行动党市镇会开发出来的电脑软件系统?

除了AIM,还会有多几个AIM吗?这个AIM,真的是AIM错了目标,搞错了方向,反而射中自己,害人反而害到自己。

#1
Ms Lim also raised the issue of the systems' ownership, asking why the 14 PAP town councils, which had developed them, had transferred the ownership to a third party.
AIM became the new owners in January last year and its three directors are former PAP MPs: Mr Chandra Das, Mr Chew Heng Ching and Mr Lau Ping Sum.
She also questioned AIM's contract with town councils, as it allows the company "to issue a one-month termination notice should there be a material change to the composition of the town council."
She said: "How is it in the public interest to have such a thing?"
Asked if she was saying that the move was politically motivated, Ms Lim said: "I'm asking why the agreement was structured this way and why the PAP town councils relinquished ownership of the systems."
http://news.asiaone.com/print/News/Latest%2BNews/Singapore/Story/A1Story20121218-390314.html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有识之士拒绝发声,新加坡何去何从?

新加坡的精英、有识之士、知识分子、中产阶级拒绝对国家的发展做出积极的评论,分享,分析他们对国家前途的看法。这种情形在李显龙出任总理后,每况愈下,越来越严重,已经成为新加坡目前面对的最大挑战,国家继续前进的绊脚石。
最近,李显龙和他的一群高级顾问,不约而同的呼吁有识之士出来,提供意见,对国家各方面建设,提供不同版本的建议。
李显龙说,他尝试不让身边只有只说“对”的人。如果,整天被唯命是从的人围着,那将是一种灾难。言外之意,就是说领袖必须接受批评,承认错误。#1

李显龙的高级顾问更进一步。他们说新加坡需要说“不对”的人。他们要更多不同的意见,反对的声音,甚至悲观的声音。他们认为新加坡需要更多(公务员)人出来挑战当局。最重要的,他们认为有识之士对政策的发声,能够让新加坡未来50年更加美好。



这种呼吁,呼应要求有识之士出来发声,提供反对意见似乎是一种哀求。有识之士的反对意见有助国家未来更加美好?为何立国以来,从来就没有如此哀求过?可见,事情已经失控,有识之士已经意兴阑珊,提不起兴趣。他们翻看历史,提供反对意见的人,尤其是反对党的有识之士,下场如何?
【不出声的历史背景】
有识之士不提供意见,不改进、不改良政府的政策,不是行动党政府一直以来的国策吗?为何现在,李显龙和高级顾问,接二连三如此低声下气哀求有识之士发声呢?难怪,有识之士并不相信行动党的诚意,前车之鉴,他们害怕步上前人的后尘。
人民行动党在李光耀领导下,对于反对他的知识分子、有识之士、学术精英、专业人士,从来就没有给予尊重,不用内安法来对付已经是客气了。到了吴作栋出任总理,原本以为比较开明,也不是闹出林宝音事件。到了李显龙任总理,人民也没有给予厚望。林宝音在林宝音事件20年后,还给李显龙写公开信。她的建议,李显龙听进去了吗?
原本以为2011年大选,新加坡选民开始觉醒,明白手中选票的重要性。新加坡人愿意接受不同的声音,但是2015年的大选,却似乎极为容易被行动党的民粹所误导。有识之士看在眼里,能够不意兴阑珊吗?不仅有识之士意兴阑珊,连一些反对党人士,也意兴阑珊起来。
2015年大选后发生的事情,更加让有识之士提不起劲来。除了压制网络言论外,看看在国会通过的立法和修法,总统选举制度的变更等等,行动党政府是否真的有诚意,接受不同的意见,反对的声音?
这是行动党的困境,新加坡的悲哀。
新加坡的有识之士,怎么有可能出现儒家的所谓的”以天下为己任…

接管市镇理事会的政治考量、政治代价?

人民行动党政府已经做好司法程序,可以在模棱两可‘莫须有’的理由下,接管市镇理事会。国会已经通过市镇理事会修正案,一旦市镇理事会的管理出现所谓的状况,国家发展部长便可以顺理成章的、名而言顺的把民选市镇理事会的管理工作接管过来。
这里的市镇理事会,当然是指工人党管理的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行动党没有傻到接管自己的市镇理事会。修改后的司法程序能够让行动党政府,合法合理的在符合新加坡法律的条文下,明目张胆的把一个民选的市镇理事会收归到自己的管理之下。就像民选总统那样,明目张胆的修改选举制度,否定一些人的参选资格。
新加坡人又能说些什么?又敢做些什么?就像陈清木昨天的记者会,他除了对总统选举制度的变更表示不满外,他还能说什么?就是这么简单,轻描淡写的回答:
行动党和李显龙总理,就是看准了,看透了新加坡人的心理,表明这是司法程序,在法庭、在法律上,行动党政府都不会被打败。那些敢于挑战法律的人,在新加坡的短短50多年的建国历史中,下场都是以悲剧结束。最近的一个例子, 就是新加坡最年轻的政治犯余澎杉在美国的遭遇。同样一个人,不同的国情,命运也不一样。
行动党已经做好接管的准备。现在,只是考虑政治上的得失和评估政治代价。当然,也会考虑时间点,什么时候切入最适合、最划算、最能够获得最多的选票。
【下届大选的变数】
今年的总统选举,基本上已经是没戏看了。大家大约都可以估算到结局。反而是三、四年后的大选,存在变数。 行动党也了解,要重获2015大选的佳绩,在没有造神运动的条件下,似乎是不可能。因此,要维持一个高得票率,就必须出一些怪招。把非选区议员人数增加到12位,就是给人民一个小甜头。如果真的上当,新加坡就清一色没有非行动党的市镇理事会了。
没有工人党的市镇会,这个机会似乎不高。因此,最好能够把工人党困在阿裕尼和后港。而通过合法接管,又通过媒体,社交媒体,一系列的‘转型正义’活动,说不定死马当活马医,动摇阿裕尼选民的心,从接管变成收复,那就是美事一桩。
事实上,市镇理事会修正案通过后,行动党和工人党表面上没有说出口。但是,大家都在盘算国家发展部长,会通过什么理由,什么时候,进行接管工作的法律和司法程序的准备。2017年是总统选举年,大概不会在这个时候出手。
但是,出手的时间,也不可以太过接近下届大选。最少要让行动党的所谓‘转型正义’(你做错,我有责任保护纳税人利益)的宣传活动进行到底,主流媒体和社交媒…

李显龙的幻象:新加坡人对他的 dishonorable 行为无动于衷。

李显龙的焦虑,最近特别的明显。焦虑后的行动决策,如,总统选举,李光耀孙子李绳武事件,议长人选,都显示他的幻象。他认为,新加坡人对他的所作所为,无动于衷。国人心里虽然不满,但是,在高压和照顾既得利益者的背景下,新加坡依然可以保持稳定,经济继续成长,政治上没有改变。
李显龙当然有焦虑,正如他的妹妹和弟弟对他的指责:Dishonorable son。李显龙害怕人们对他的诚信起疑心,因此,在国会搞了一个自辩。既然国会没有提出相关资料证明他的诚信有问题,那李显龙就是清白了。
同时,李显龙也明白,自己的清白,只是国会里才站住脚。在国会外,当然有不同的解读。李显龙还不至于把英国广播公司BBC给关掉,因此,英美的广播和新闻,还是,可以对新加坡政治发展做出评论。李绳武在脸书上对纽约时报对新加坡司法的评论文章,就让李显龙焦虑不已。通过私人管道,进入李绳武的私人脸书部分,焦虑的把私人空间,公开化并且告上法庭。李显龙不顾个人隐私,既然为了个人的焦虑,不惜进入别人的个人空间,这简直就是内安法恐吓手段的升级版。
新加坡人真的如李显龙幻象中的,无动于衷吗?原本上个星期六,在演说者角落,有一场抗议总统选举的活动,由于当局的种种限制,最后不得不叫停,从室外的公开活动,改成日后的室内活动。这不也是李显龙的焦虑吗?
李显龙的确有焦虑,但是,他却认为新加坡人很乖,很听话: 给你们什么总统候选人,你们就会认命接受; 想提告什么人,就提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没有人有意见; 给什么议长人选,国会就认命接受; 地铁误点误事,任何解释,人民都会接受; 无现金就是无限金,跟不上是你的错; 糖尿病就少吃白饭,多吃糙米饭;。。。。
这是一种李显龙独特的焦虑幻象。他很焦虑,自己无法做得比老爸好,甚至连吴作栋都不如。他也焦虑在后工业时代,新加坡无法创造高薪职位给年轻人;新加坡无法照顾贫穷老弱,无法为他们提供医药服务; 接班人无法胜任挑战; 新加坡人在无限金时代,成了乡下佬; 地铁和教育服务提不上来; 。。。
陈川仁自愿减薪出任国会议长,不论是升职还是降职,已经充分说明,他在国会外,在行动党的职业保护伞外,无法找到一份比国会议长,还要高薪水的工作。 这点显示他不如海军出身的吕德耀。吕德耀即使找不到高薪职位,也毅然离开内阁和国会。 陈川仁,为李显龙成川成仁,却也凸显接班人的素质问题和骨气问题。他们离开了行动党的大树,如何面对现实生活?李显龙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