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13

从意大利‘五星运动’,看鸡肋预算案能否带来真改变?

新加坡2013年预算案出来了,它看起来像鸡肋,主流媒体说好,一些民众也说对自己有利,但是,它到底有没有做出改变呢?行动党会踏出彻底改变这一步吗?
意大利五星运动不是五星红旗的革命,因此,没有人命伤亡。由于选举采用比例制度,因此,得到多少选票,就能按比例获得参众两院的议席。五星在意大利众议院获得25.5%而在参议院获得23.79%的选票#1。因此,五星这个在国会中获得四分之一议席的政党,就成了造王者了。

而这个造王者却选择不跟他党合作。五星领袖意大利前喜剧演员格里洛(Beppe Grillo)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访问时,反对和任何政党组成内阁,并且希望一年内再次举行大选。这在我们看来不是疯了吗?竟然没有把国家的利益放在政党诉求之上?
五星的诉求是要彻底的改变意大利,并且把意大利目前的乱局归咎于所有曾经治理过意大利的政党。中间偏左,中间偏右,甚至过渡的中间技术非民选政府都是国家的罪人。过去几十年来,意大利的落后,经济政治社会的不振,都是这些政党的错。
因此,只有完全的否决他们,意大利才有希望。在一定程度上,意大利选民也认可这个诉求。五星是一个新政党,2009年10月才成立,而且他的主要宣传手法就是依靠网际网络。#1
我国鸡肋预算案是真改变吗?
意大利政局当然和我们没有太大的关系。但是,五星的讲究改变,在某一程度上,和我们有些相似。行动党推出全国对话,人口白皮书,2013以及未来几年的预算案,选民就要考虑这些政策,做法,是否是真的改变,还是和从前一样,只做调整,没有真正的改变?
像这种几十年来都一样的鸡肋预算案,哪里有漏洞就补哪里的做法,选民已经越来越觉得不可以忍受了。生活费上升,政府就替你交几个月的组屋月费,低收入家庭女佣税减少,豪车豪宅加税,还有公积金保健金补贴,政府协助雇员加薪,。。。等等,是一种改变吗?
还是要以鸡肋为诱惑,希望选民左右为难,看在一点好处的份上,继续投票给行动党?
新加坡选民不管理智还是不理智,已经越来越难获得满足了。因此,认可五星运动,完全否定过去的政府贡献,好的坏的,全部都算在行动党身上,是有可能发生的。尤其是,看不到行动党真心改变的诚意。
事实上,当我们回看五星的诉求时,似乎又有一些相似。五星其实就是指五种运动课题:
公共水源,持续提升(机会),发展,联系和环保。The "five stars" in the name is a referen…

Lee Ang, Can Budget 2013 Produce One?

What i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Lee Ang and our Budget? No, not at all, the Budget is fully of figures, incentives, taxes, costs, etc.However, when you talk about quality and inclusive growth, better Singapore and restructuring, then you will need a creative and innovative solution.After reading the figures, the mainstream commentaries and the examples benefiting families, this is what I mean creativity - The Budget cannot produce creative businesses and individuals. The most, it can help to achieve, is to raise the productivity; even that it is harder and harder to achieve.
“Shifting gears for better S’pore” as described in Mypaper today, does it mean using the same old (PAP) car to shift gear? No, we need a creative car to face the challenges of restructuring.   
This is why I mention Lee Ang.  His creativity brings him a second Oscar award – a quality growth.  And his inclusive growth achievement makes many Asian proud in particular Chinese and Indian people. Prior to the announcem…

行动党的悲哀?补选成绩揭晓隔天后报份才增加?

如果主流媒体的报份收视率在选举成绩公布后,销路观众才有所增加,这样的主流媒体,这样的电视广播,对行动党有所帮助吗?它们能为行动党拉到选票吗?
事后孔明,当然是于事无补。成绩已成定局,还来向行动党邀功,说什么报份增加,收视率上升,行动党遇到这样啼笑皆非的邀功,不知高兴还是生气。这是主流媒体的悲哀,还是行动党的悲哀,或许两者都是。
每次大选,补选的时候,如果不是要等待选举官正式宣布选举的成绩,相信观众都不会守候在电视机前,痴痴地等让电视收视率上升。事实上,观众对电视台这种做法,政府特意这样安排节目,已经非常不满意。就拿榜鹅东补选来说,明明选票距离一大段,还报道得好像需要重新计票。
行动党的悲哀 主流媒体边际效益日减
行动党的悲哀是花了这么大力气,动用政府资源,主流媒体,所得到的回报,竟然是一点效益都收不到。最可悲的是,事后报份才来增加,收视率才来上升。不过,这也不过是一下子,报份只增加一天,收视率只上升一晚。或许,报纸是拿来做纪念,做赌盘胜负的证明。
作为主流媒体的报纸和电视台,要在选举期间,报份增加,看电视的人增加,才能给行动党政府加分,投票一旦结束,进入计票时间,就算报份收视率增加几倍,那已经来不及了。
新加坡的主流媒体如果在竞选期间斗不过社交媒体,新媒体,那么,对长期依赖传统媒体,主流媒体的行动党来说,将是一场场噩梦。这噩梦看来会越变越大,除非我国的新闻透明度排名能够大幅度提升,行动党愿意这么做吗?
新闻自由不进反退
“无国界记者”今天公布了2013年世界新闻自由榜排名,这份排名中,芬兰、荷兰和挪威名列榜首。新加坡则倒退14名,为149名。
看看新加坡的左右邻居是谁?柬埔寨,马来西亚,菲律宾在我们前面,缅甸在我们后两位。 143 Cambodia 41,81 -26 (117) 144 Bangladesh 42,01 -15 (129) 145 Malaysia 42,73 -23 (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