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13

Trading off PM Lee and/or the PAP in 2016?

Is there any difference between trading off PM Lee or the PAP?Yes. There is a big difference. If you don’t like Lee Hsien Loong, as what he had suggested choosing between work and life, you can trade him off with another PAP leader. However, if you are not happy with the PM and the PAP, you can choose to trade-off both.
Alternatively, if you still want the PAP to be in government and hesitate to trade off the PAP but are willing to trade off the PM, then, you may wait and see, and check out other Singaporeans whether they will go ahead to trade off the PAP government in the General Election 2016.
It is interesting to watch whether there will be a trade-off effect in Singapore politics. PM Lee suggests a trade-off in work-life balance. Singaporeans can also do the same trade-off between PM Lee and another person and/or an additional trade-off between political parties. 
So, the PAP has to think very carefully.  Which arrangement is preferred by the party?  Does it want to go along with P…

总理培训20年 不为优雅社会

总理自认很幸运,非常幸运能够有20年的时间作为学徒,学习总理的工作#1。哦!原来他一从政,就知道自己是总理人选,那真是特别特别的幸运,有几个人一踏入政治,一中选成为国会议员,就知道自己是总理候选人。除非是皇太子,那就是一出生就是接班人。
回想新加坡过去这几十年的政治,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原来有人一开始就知道是什么回事,而投票的选民,却被认知失调的一直投票支持行动党。我们为什么都成为后知后觉的人,都成了事后孔明。
为什么20年前没有说清楚,害得有些政治人物,有些国外报纸吃上官司。在现代民主政治中,用20年的时间指定安排总理人选,未来的接班人,很可能是一个纪录。尤其是有自由选举的政治社会, 这是非常突出的例子。因此,总理也认为将来的接班人没有他这么幸运。
20年的学徒教育最令人失望的不是那有如皇太子的培训,而是:完全的工匠式教育,培养一个继续功利的接班人。而作为今天的总理的李显龙,并没有发扬传承吴作栋的优雅社会理想。他的工匠式培训,就是继续走经济第一的路线。因此,他才会说生活和工作平衡有取舍,权衡的地方,他警告#2:
1.小心竞争者把你的午餐偷走。 2.这是因特网上的一种风尚,一种流行。 3.需要看清楚利与弊。
他难道不知道,在欧美国家,甚至亚洲一些先进地区,人们已经开始意识到工作和生活要平衡,生产力才会提高。你上网到人力部的网站看一下就知道是什么回事。很多企业要依靠它才能留住人才。因此,总理的人事管理理念,还是停留在80, 90年代,和他开始接受总理培训的时间刚好配合,这种脱节,脱离人事管理现实的培训,对新加坡有帮忙吗?我们的总理有与时并进吗?
20年的教育培训竟然培养出一个不要优雅,继续功利的总理。他不单不要国人有优雅社会的理想,更要国人提心吊胆,防别人,防自己人,不要跟风,看清楚好与坏,利与弊,高喊工作与生活平衡的结果,最后吃亏的是自己。
那么,对于新加坡来说,总理想要给新加坡人的是个什么理想。看起来。他比吴作栋还不如。吴作栋是有理想,优雅社会的理想,但是,做不到。李显龙呢!他是压根都没有这么想过。是他从未想过,还是不敢想,因为,行动党和他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提升国人素质,提高国人生活条件的理想。
原本,他如果要有所表现,要给国人留下好印象,就要突破吴作栋的做不到,把优雅社会的理想落实下来。但是,他选择逃避,他选择高薪养廉,结果养出一大堆问题,民意下跌,选票流失。
他又再一次说想要担任…

Innovation Crisis or Mid-life Crisis for PAP?

[There is nothing wrong about adaptive creativity.  However, to create more values or high values, Singapore needs to have more innovative creativity.]  Rather than talking about mid-life crisis, why don’t we consider innovation crisis for the People’s Action Party? Or in a wider definition, we, Singaporeans, are facing innovation crisis from education, political elections, employment, housing, health care to CPF and Temasek.
Two MIT Professors #1 think the US economy is facing innovation crisis that leads to slow or no growth. Hence, only real innovation can help to bring back the high growth#2 that will sustain the competitiveness of the USA in the world.
However, for the Singapore case, for easy understanding, I suggest we use another two terms: adaptive creativity (convergent thinking) and innovative creativity (divergent thinking).  We can then extend the term, creativity, to a broader definition which includes creativity, innovation and change. The following familiar examples fro…

以补习精神来学习母语,或许能。。

搞了这么久,原来我们的教育制度是建立在不需要补习的基础上的。但是,为何,偏偏家长,学生甚至学校当局,都不听话,一直认为补习是对的,有用的,能够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我们通过补习精神打败世界一流的新加坡教育制度,这可是一项大突破。因此,如果,我们改变态度,以补习精神来学习母语,或许,我们真的能够一举克服学习母语的难关,又再一次取得胜利。


更令人兴奋的应该是,平民式的补习精神,如果能够转到选举上,那么,行动党现在就可以数日子了。这就是行动党认为的胜利,却败在自己建立的胜利上。
母语教育在新加坡是个政治问题,这个政治问题,还是要依靠政治来解决的。行动党对母语是什么态度,结果当然就是政治上要的结果。主流媒体怎么报道,当然也是行动党政府的政治立场。这里不是要谈母语的政治问题,而是想通过补习精神,来看教育。在从教育的母语困境,看看补习如何打败行动党的教育制度。
如果我们的教育制度是不需要补习的,那么,我们的每一所学校,都应该是好的。Every school is a good school. 补习精神的体现,就证明每一所学校不是a good school。因此,学生和家长希望通过补习来进入他们认为的好学校。
回顾一下过去,我们就知道行动党有没有鼓励补习,人们看在眼里,能够不继续发扬补习精神吗?
*年长人士,或许还记得这么一个场面,过年过节,我们的政治家族,有一桌子补习老师围在一起吃饭,这个场景,看在其他人眼里,他们有何感想。有钱有势有条件的,当然就是跟风,因此,补习就从家教开始了。这个补习市场开张了。
*也是年长人士才能体会到的,就是当时的小六会考。当年除了数理语文外,还要考历史地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历史地理退出,只考数理语文,目标少了,同时,数理又有标准答案,因此,补习老师和10年会考指南出现了。目的就是专攻数理,家教之外,会考书籍出版社和补习中心就应运而生了。
*当华校接近尾声的时候,教育分流制度就开始出现了。小三小四分流,一个9或10岁的小孩,开始为自己的将来害怕,家长更加害怕,怎么能够不提早补习呢!因此,不只补习,甚至把计划提前到学前教育。进入什么样的幼儿园,什么样的小学,就会影响一个孩子的将来。这不单加速补习精神的提升,还把学前教育也给逼到学费贵过小学教育。
*不只如此,父母的背景也很重要。开国总理提出的女大学毕业生的孩子有优先入学的好处,就令很多人不平。怎么办?如果我有钱有条件的…

From Cake Box to Ballot Box, Everything is Fine?

Yes.All are fine.
According to Education Minister Heng Swee Kiat the cake box is a ‘total dedication to country’ and we need to emulate it. As for the ballot box, ‘the life of the ballot box ceases when the seal is broken’ based on the reply of Social and Family Development Minister Chan Chun Sing in Parliament. #
Everything is fine before the box is open whether it is a box of 90th birthday cake or a ballot box of voting papers.  According to Chan, ‘the life of a box starts once the box is sealed.’ The life of the box ends when it is open.
So, the PAP’s philosophy is not to open the box.  Once you open the PAP’s box either by accident or by voting, the PAP will have to end its life.
When we look at the mainstream reports of Lee Kuan Yew’s 90th birthday, the tribute in the Parliament and a special conference under Lee Kuan Yew etc. is this situation before or after the box is open?  Are we still thinking within the box? And are we afraid to open up the box to prepare a post-LKY era?
No won…

行动党接班人能否阻止选票流失?

行动党在2011年大选后,把所谓的接班人安排在一些软性部门学习,放弃了以往的贸工财政,改走社会发展的路线,目的是否是要这些年轻的高级政务部长学习如何接近选民,了解选民,进而阻止选票的继续流失?
这样的安排,是否有效?这些年轻的所谓接班人,真的能够阻止行动党选票的进一步流失吗?他们没有直接参与国家经济发展的相关策划,在这一届国会的五年任期,没有学习政府重要部门的运作,到底体现了行动党的怎样的思维,难道,真正的接班人还未出现,现在的这些所谓接班人,只不过是在跑龙套而已?为他人垫底罢了。
这些人之中,担任比较吃重的政治职位应该是教育部,接着是人力部,其他的跟社会发展有关,跟经济财政似乎没有关系,这是否和总理所谓的‘正确政治,然后才有正确经济’有关。因为,以前行动党在社会发展方面做得不好,因此现在的年轻部长要学习如何做人,如何搞好亲民,才能把选票拉回来。把选票拉回来后,就成了正确的政治,有了正确政治的本钱,才可能有正确的经济发展。
这个行动党如意算盘是否真的有效,还是,行动党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安排,只是我们在瞎猜。还是,行动党根本就不知道如何进一步阻止选票流失。他们在摸索,就像纳吉那样,搞了一马运动,还是无法阻止选票流失。更或许,真正的接班人还没有出现,大家在瞎忙,真命天子还没有出现呢!
不懂经济如何治国
想当年,李显龙的经济报告书,就等于让他学习如何治国,了解新加坡的整个大小环境。这是他的新加坡MBA课程。之后,就连马宝山也有经过另一个经济报告书的经历。当然,尚达曼也有财政策划的报告出来。
新加坡的未来,不论是行动党继续执政还是在野党 有机会上台,都不可能离开经济这个课题。事实上。大家在争的只是经济蛋糕做大后的分配问题。想要给国人有自尊并且体面过活的,就把蛋糕分配的公平一点。不然,就像行动党那样,继续让贫富恶化下去。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开经济,经济搞砸了,大家都不好过日子。
因此,行动党这次把年轻部长都分派到社会发展去学习,到底目的是什么?难道就是为了配合全国对话吗? 全国对话由第一进入国会的教育部长王瑞杰带头,然后,其他年轻部长配合社会发展的演出,这样的安排真的的能够拉回人心吗?
但是,正如克林顿说的,‘笨蛋,这是经济问题’的关键。这些新人,虽然说学习做人,但是却远离经济的决策,没有直接参与国家经济的策划,花一任国会任期,做社会发展的工作,是否是国家最好的投资?等他们下一任再来学习,不…

Chinese Translation Shows the Ugly Side of the PAP

生日歌儿谁来听还是幸福歌儿谁来唱

每年九月份是一个消费李光耀的日子。今年也不例外。首先,国大和科技设计大学设立以他命名的基金协助有需要的学生。跟着,通商中国又是出书,又颁发丰功伟绩的终身奖给李光耀。这些生日歌儿到底是唱给谁来听呢?
当然,是唱给爱听生日歌儿的人,大家一面唱着生日歌,一面歌功颂德,进一步肯定李光耀的丰功伟绩,这种场面多么的温馨,多么的幸福。
据说,或者有人说过,有钱人天天都可以过生日。又何必在乎是九月份还是不是九月份呢!的确,有些人是天天都可以过生日,天天都可以这么的幸福,天天都可以有人歌功颂德,天天都会有人高呼丰功伟绩。
因此,这些人都爱听生日歌,当然,也爱唱生日歌。因为,这就是他们的幸福之歌。没有了李光耀,就没有今天的新加坡,没有今天繁荣的新加坡,我们如何幸福起来呢!
只是,当我们为李光耀唱着生日歌时,是否基于幸福分享的原则,也把这个得到的幸福,和比较不幸的人分享。对啊!李光耀的各种基金不是再分享这种幸福吗?的确如此,这些基金的援助,的确协助一些人,让他们有提升的机会。但是,这只不过是一小部分的人收益而已。
我们要如何把这个幸福之歌唱出去,散开来播出去呢!一个最基本的条件就是不要阻挡别人唱他们的幸福歌。 喜欢听李光耀生日歌的人大可高声唱,一起听。但是,千万不要利用媒体管道还是其他借口,来阻止别人唱他们的幸福之歌。
生日歌,幸福歌对唱
今天的新加坡和以前,甚至10年前的新加坡相比,已经大不相同。当然,有人喜欢每年九月份,就唱生日歌给李光耀听。但是,也有一些人喜欢唱自己的幸福歌,自己心目中的幸福新加坡。因此,有人爱听李光耀的生日歌,但是,也有人爱唱自己的幸福新加坡之歌。这两者是否可以共存呢?
不管是否可以共存,我们不可能否定它们的存在,或者,假装听不到,看不到。那么,这么两首歌对唱下去,对新加坡的将来是好还是坏呢?还是要依顺行动党的全国对话,正确政治,正确经济,最后,只让人民听一首生日歌,而忘了,封了别人高唱的幸福之歌。
那么,为何一定要有别人的幸福之歌来衬托,来指引另一条路呢!因为,天有不测之风云,不是人人都可以避过风雨。而行动党政府的态度却是,正如经济学人报说的‘你贫穷是你的错,你要为你自己的将来存钱,同时依靠家人’#1.
所以,当喜欢听生日歌的人集在一起,一起唱,一起听生日歌时,他们的心里,他们的心情,也一样是如此:你贫穷,你的错。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天有不测之风云。就在他们欢喜的聚在一起的当天,老天真…

The Unique Chinese Dilemma In Singapore

Should English become the mother tongue for Singaporean Chinese? To some, this is not a question. For many young kids growing up in an English environment, perhaps this is a funny question as they are so used to think everything in English and even consider themselves a product of ‘English’. It is a known secret that some kids hate Chinese in schools.
However, I am not talking about this type of dilemma. This man-made dilemma is of course a product of the People’s Action Party. It certainly shows the effectiveness of our bilingualism education as well as our bi-cultural programs. And in fact, the PAP government only wants the top 10% or 20% of students to be bilingual and bi-cultural. So, the majority of younger generation of local born Singaporeans will need to master English only.  
For the continuation and maintenance of local Chinese language, culture and tradition, the burden has to go to this top 10-20% people plus a few more Singaporeans who are interested on these subjects. Th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