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14

2014年行动党进一步加深与人民的代沟,信心信任下降。

岁末,李总理在脸书上引日本为例子,提醒国人不要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之间的代沟。他说,日本年轻人不满意他们需要为老年人的福利和医药付出财务负担,而老年人却抱怨年轻人没有孝心和同情心。
总理的话,其实是老调重弹。行动党一路来都不愿意为国人的福利,医药付出,同时,一直不断提醒国人,人口老化的结果是年轻人要付出更多的财务负担。日本的例子,正好给总理看到,就加以发挥。这当然是可以理解的。
新加坡年轻人和老年人是否出现,总理所谓的代沟,冲突,矛盾等问题?过去的一年里,老年人有没有对年轻人的无理不满?年轻人有没有对老年人不满?年轻人有没有对建国一代,乐龄人士获得政府的津贴而不满?还是行动党,政府有意无意的想要激化冲突,想要稳住老年选民的票,为固票而出的花招。
2014年,行动党不但没有做到凝聚国人,加强人们的归属感,反而是令老年人更加不满,年轻人更加生气,从公积金,人口问题,外来人才,医药,组屋,到部长薪金和就业机会,似乎都令人失望。再加上一些部长和议员的言论,失言,狡辩,更是令人大失所望。
2014年,不是老年人和年轻人出现代沟,而是行动党,行动党政府和人民出现代沟,渐行渐远。难怪,人民对行动党的信心,信任一直在下降,这才是所谓的代沟,人民与行动党的代沟。
回顾2014年,行动党的所作所为是进一步加深人民间的代沟,进一步分化人民。老年人在建国50中分到一些蛋糕,2015年新生的婴儿有红包,一系列的庆祝建国50的活动,似乎人人有份,却又好像不是人人都有蛋糕,红包。是否如此,你问一问自己,就知道了。
2014年年头,行动党企图推出民主社会主义的口号,希望与人民共同享受,这些年来国家所取得的成就,因此,改良了公积金的使用,医药保护,建国一代的配套等等。但是,这些所谓的改良和改进,都是建立在不透明,不公开的背景下。人民问公积金储备金,海外投资的问题,行动党顾左右而言他。
最令人奇怪的是,总理还跑到英国,大谈反对党玩假球,根本不是要做替代政府,而是利用那个假球现象,来获得更多选票。到了年底,他又说反对党根本组不成政府,选民要三思,接下来的大选是行动党的生死存亡,当然也就是新加坡的生死存亡,因为,反对党没有人才管好新加坡。因此选民需要三思,一旦反对党执政,新加坡很可能出现何去何从的问题。这是分化选民,恐吓选民,还是行动党的自我顾虑?
2014年还有一些怪现象,体育场竟然种不出野草。第一世界国家,竟然出现鼠…

Unlicensed Trade Fair, SCCCI recommendations and Entrepreneurship in Singapore

[SCCCI pre-budget recommendations show very little entrepreneurship. It looks like a government statement. No wonder strange things such as unlicensed trade fair can take place in Singapore. It is also not surprise to learn that a local elected administration was caught committing a crime of illegal trade fair.]  
Singapore Chinese Chamb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 is a representative of Chinese businesses in Singapore. In the past 50 years, it has not only lost the representation status but also the enterprise spirit. Now, the key players in our economy is either Government-linked companies (GLCs) or multinational companies.

Local businesses have to depend on government’s grants, assistance, and projects to grow as shown in the SCCCI recommendations. SCCCI Pre-Budget 2015 Survey#1 indicates members want further widen coverage of Productivity and Innovation Credit (PIC) and Innovation and Capability Voucher (ICV) schemes; adjustments to foreign workers policy; more consultation; funding…

生产力放一边,安倍经济学要企业为员工加薪。行动党 会怎么说?

【安倍闪电大选后,在记者会上#1承诺要企业给员工涨工资,他并没有提到生产力一定要提高,这和人民行动党的说法背道而驰。安倍为何要这么说,而且,加薪还是决定安倍经济学成功的要素,这简直是和行动党的经济学完全相反。我们如何解读?】

事实上,安倍经济学,提醒我们替代方案、替代政府的重要性。
失落超过20年,日本经济不见好转,甚至需要提前大选,来延续、完成下一个安倍经济学,重整日本经济。这意味着,在日本的民主制度下,一党独大再好,也会出现问题。二次大战后,自由民主党一直垄断日本政治,中间只出现短暂的政权流失。
因此,日本战后的经济成败,自民党是不能推掉责任,更不能说失落的年代、泡沫经济和它无关。正因为,日本人认为自民党是唯一的依靠,即使认为安倍经济学是失败的,还是要含泪投票支持。而日本反对党的积弱,提不出替代方案,更加深问题的严重性,一个烂苹果比没有苹果好?
安倍经济学给新加坡人的提示是,当我们有选择,而在野党肯献身,为国家服务时,这种难得的机会,我们是不可以错过的。我们不能保证新加坡不会出现失落的年代,而我们一旦出现失落年代,日子将比日本人还要痛苦,日本毕竟是一个很大的经济体,有一定的工业,科技基础,创新和团体精神。新加坡的贫富问题,小经济,如果遇到失落年代,中下层人民的日子将不堪设想,
日本的失落年代,起源于80年代末的泡沫经济,日元高涨,企业有钱,到处高价收购房地产,国内大量消费,产业价格高不可攀。相对比较,新加坡企业没有这样的豪气,但是,我们的公积金局,储备,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却是很阔气,每年国家收入,通过主权基金的方式,在国外进行大手笔的投资和收购行为。事实证明,经过多次金融风暴,我们的海外投资的确损失惨重。甚至到现在都没有恢复元气。因此,公积金的回报问题,管理问题,一直是人民关心的事情。同时,要求政府透明,公开有关公积金的投资细节。
是不是一党独大的民主政治,就会出现失落年代?而欧美的经济,在经常出现替代政府的情形下,也只不过比日本好一点。欧洲甚至也有可能陷入失落年代。因此,我们似乎在比较一个独大的烂苹果和两个烂苹果之间的好处和坏处。是否真的如此?还是这是东方日本民主和西方民主的差别?大和民族寻求一个整体的单一的民族团结,在没有外来人才的背景下,自我更新,发展,找出路。因此,不需要一个替代方案和政府的更替,来完成国家的持续性增长。这其实是很牵强的解释,当然,这个想法符合…

PAP is like an iPhone 3, an oldie.

SG50 is a singing oldie, recalling the good old days, the Kampung spirit, the Hokkien platoons, the Mata Mata etc. Just look at the Pioneer Package, the goodies for senior citizens, the so-called CPF relax, oh, how ‘oldie’ it is!    The PAP always claims that oldie is good as old horse can find the way when Singapore needs direction. However, the PAP old horse will miss the Way (of justice and fairness) when Singapore becomes a smart nation. Even before becoming a smart nation, Singaporeans have already defined the PAP as an oldie, an iPhone 3. Today, when you give people iPhone 5, they will ask for iPhone 6 instead. Just heard over the radio, a father gives his son an iPhone 6 as birthday present.  
The PAP old horse also wants Singaporeans to love Singapore. The oldie is love Singapore = love PAP. This is why SG50 wants to sing the oldie, perhaps using iPhone 3 technology.

I have to re-use my iPhone 3 as my new smartphone was out of use. In many ways, iPhone 3 is still a good smartpho…

行动党终于承认,白云过后是晴天。

【三春过后,繁华尽。行动党最终还是要面对严重挑战。因此,把来临大选定位为非常严重的选举。何谓三春?李光耀,吴作栋,李显龙是也。不过,行动党狭义的把白云过后定义为黑云密布,雷雨交加,威胁并恐吓,一个没有行动党的新加坡,将会是一个没有方向的国家。选民是否认同这个说法?】
台湾地方选举的蓝天变绿地,很可能让李总理睡不着觉。因此,在行动党大会上,他不能不承认,下一次的大选,不是在野党获得多少议席的问题,而是谁出来做政府的问题。谢谢他把来临的大选,提高到这么高的层次。这也意味着,行动党有可能失去政权。白云过后将出现晴天,艳阳天,不是风云汹涌,失去方向的新加坡。
白云是不能永远逗留在天上,不飘走的;晴天,太阳,终于要出头,要和人民见面,要照射大地。行动党独霸新加坡政治,一党独大的白云,将要被民主之风吹走,而国内外,人民对民主的诉求,对制衡的期待,对社会不公的新认识,年轻人的不满,这些发展对行动党都极为不利,这些事实,都让行动党感到害怕,危机感日益加深。
李总理最希望能够像安倍晋三那样,主要在野党民主党无法组成一支团队和他的自民党对抗。同时,选举期不像台湾那样长,让在野党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几个月,甚至一两年的时间来准备大选。行动党的三春已经过去了。有利的历史条件和时代背景,渐行渐远。这是行动党的挑战,它却把挑战说成是人民的挑战。
我们在分析台湾这次九合一选举的结果,往往忽略两个因素。而把焦点集中在年轻人不满,国民党和民意脱节,施政失败,马英九领导无能等等。这些背景因素,行动党和国民党类似。
努力,十年耕耘 民进党在台中,桃园,一个是十年耕耘,另一个也有10个月的耕耘。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对手犯错是一回事,本身的努力,更是取得胜利的原因。选举的准备期太长,对执政党不利,这点安倍晋三明白,行动党和李总理当然明白。以往,行动党除了选区划分取得优势外,选举辩论不全面和准备不充足,都对在野党不利。
因此,新加坡在野党,如果要取得突破,就要提早做好准备。新加坡民主党已经把2015定位为选举年,过了年,就开始有所行动了。国人为先党也到丹戎巴葛和宏茂桥集选区走动。选举这条路,是一场持久战,对于新加坡在野党来说,越早准备,就越能取得成绩。
工人党方面,除了在国会发声外,媒体还给与免费宣传,环境局把工人党管理的市镇会告上法庭,国家发展部认为工人党市镇会账目不清,这些免费的负面新闻,行动党支持者看到心花怒放,选民是…

Smart Nation, SG50, and Categorical Inflexibility

To the PAP, SG50 is a useful vote-buying activity. Smart nation, in a certain way, presents the usefulness of technology in the eyes of the PAP.   However, the rigid classification of usefulness and uselessness will lead to a categorical inflexibility.  And the PAP will end up shooting the wrong targets, missing the usefulness votes and losing the uselessness votes.
The efforts and promotions that the PAP puts on SG50 will have a diminishing return on votes.  They see things in a straight line and think promoting pioneer generations, senior citizens, old kampung spirit, smart nation, democratic socialism, CPF and medical reforms will attract votes. However, all these useful activities are all pointing to their weaknesses. How come they have not solved these problems in the past 50 years?  
Smart nation, according to PM Lee, is to leverage on the latest technology to make life better.  He said, “One major initiative will be to allow people access to maps and geospatial databases by cont…

缅怀过去,PAP60做不到公平,公正和民主的新加坡。

往事只能回味,人民行动党已经创党60年了。这比SG50早了11年。SG50要怀旧,要缅怀过去的好日子,回想政治上没有人竞争的日子,这是多么美好的一党独大!哪里需要害怕网民的无中生有,处处提防社交媒体的暗箭。

时代改变了,所以行动党只能回想往事,害怕将来。心理上越是调整不过来,越是难过,越是害怕。归根结底,就是行动党60年来,根本就没有心把新加坡发展成为一个公平,公正,和民主的国家。

因此,很讽刺的在60周年纪念会上,竟然提出要与时并进的主张。在去年12月8日的党大会上推出“2013年人民行动党决议”,让宗旨与价值观更加与时并进?

【2013年决议的六大重点是加强新加坡人的认同感、为所有新加坡人创造机会、维持开放又具同情心的任人唯贤制度、建设一个公平和公正的社会、制定以行动为主的民主机制,以及成为应对得当并负责任的政府。】#1

这六大旧膏药,难道不是一个有责任感的政党的理想吗?

这六大重点,不是SG50的工作吗?不是新加坡信约的内容吗?这难道不是行动党这50,60年来的拼搏目标吗?现在,行动党把这六大重点决议纳入党的行动目标,这意味了什么?往事只能回味?六十年一甲子,行动党希望回到从前,再来过,再重新出发,再拼经济,创造更多财富与人民分享?

时不与我,就像新的体育城,它能够带回加冷怒孔,加冷的气氛,加冷的拼搏吗?

1976年加冷国家体育场首次成为国庆检阅的会场。明年的SG50的活动很多很多,但是怒孔,气氛,拼搏会是一样吗?人事已非,行动党很难再像以前,利用一党独大的优势,凝聚国人。相反的,在务实的管理下,新加坡人已经没有像以前那样团结。因为,行动党做不到公平,公正,和民主。国人对行动党的失望一直在增加,因为,行动党的一党独大已经让公平公正民主,变得越来越遥远了。


PAP60重提公平,公正和民主,SG50人民会给予配合,发出加冷怒孔吗?
{图http://www.straitstimes.com/sites/straitstimes.com/files/20141117/kallang171114.jpg}

这里举出一个没有相关联的的例子。1964年,日本东京举办奥运会,那正是日本经济开始向上升爬的年代,全国充满朝气,团结起来把奥运办好,把经济搞好。2020年,东京再度主办奥运会,在经济低迷了20年后,日本想借这次机会,再提升国力和经济。这个难度和1964年相比,是不是难了很多。(伦敦…

The Coming of Humble, HDB-type Prime Minister in Singapore?

Despite high economic growth in the past 50 years, the PAP has yet to find solutions for housing and inequality problems#1.  In future, when our economy enters sustainable growth,  it will be even more difficult to solve these problems, especially from the past record of the PAP. Not only that, it seems that they are either not willing or unable to solve these hot election topics.
Perhaps, the PAP intentionally does not want to solve the problems because problems like these are to their advantages.  They say they give housing grants, income vouchers, subsidies, and benefits to lower income and HDB residents.  They even give out more when election is near.      However, past record shows that the PAP’s high growth is through inflated housing prices and enlarged rich-poor gap. Without these inflation and enlargement, the PAP will not be able to achieve and sustain high economic growth.  
Mr. Ho Kwon Ping’s proposal to solve these two problems will limit  the economic growth in Singapore as…

行动党的优质领导:在小红点种冬天的草,备用电力无力。

【由于顶棚存在,国家体育场内日照时间较短,草皮内目前的主要草种是对日照需求不高的寒季草种。然而在新加坡的高温下,寒季草种的存活率不高。】#1

走了60年的路,行动党连草皮都种不好,何来优秀的领导素质?何来心系新加坡人民?

总理说创党60年,行动党将会继续推出优质的领导团队?站在人民的一边?
这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团队呢?他们的素质和以前的团队相比,会不会就像种草那样,出现水土不服,不单看不到本身的问题,甚至根本就没有清楚了解新加坡的气候和风土人情,端出来治国方针,务实的令国人受不了。
因此,行动党是渐行渐远,离人民越来越远。它怎么会不知道新加坡是热带国家,务实的把冬天的草拿来种,难怪体育场一盖好,草皮问题就成了笑话。前几天,股票市场的电力出现问题,连备用电力都无法运作。这对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新加坡来说,领导素质表现在哪里?行动党有没有站在股民那一边呢?
滨海的大花园,可以种温带的花草树木,让国人和游客享受。为何国家体育场不能如愿以偿呢?同样的封闭,为何出现问题?在大花园里行走,是不出汗的。在体育场看球,如果球赛不精彩,你就会一直喊热, 热,热。出现这样的落差,是因为大花园有空调,有如金马伦高原,清迈那样的天气,温带的花草树木才可以茂盛的生长。而可怜的体育场的冬天草,却要忍受热带的天气,怎么可能茂盛的生长,难怪草皮无法顺利生长,为国争光。不单无法为国争光,还给国内外的人留下负面印象。

草皮长不出来,就怪行动党,什么事情错了,就怪行动党。这是否公平?问题是领着世界第一的高薪,又说自己是优质领导,人民就要货比货,一样一样跟你计较。因为行动党说领导体育城是人才,领导股票市场的是优质人才,同时这些人又领着高薪,人民就要看结果,看你拿出什么成绩来。结果是连草皮都无法种好,还误判了新加坡了天气。而急需的备用电力也无法及时为股票市场提供电力。
从体育城和股票市场的管理,人民就会联想到其他的公共管理效率,公共措施的实行效率。这几年下来,或许说自从有了社交媒体,网民就会拿行动党的政绩来做比较。比较现在和以前,现在和10,20。。60年前比较,李总理和李资政的比较,李总理和吴作栋的比较。还有国内和国外领导人的比较。
货比货,就像小贩中心那样,行动党说我们卖的是优质领导,快来买,一定香香,又好吃。不过,价钱要高出许多。你和其他的小贩买,行动党还不高兴呢!说你傻,低价是不可能出好货的。偏偏你不相信,试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