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14

Happy Chinese New Year

恭喜 恭喜 新年快乐



行动党最爱的人伤行动党最深

行动党最喜欢强调外来人才的重要,强调他们对新加坡的贡献,哪里知道最后却被这些人出卖了。这种出卖行为,如果没有社交媒体,就很可能不了了之,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主流媒体也懒得跟进,我们想想看,在没有社交媒体的时代,这样的新闻能够见报吗?
安顿·凯西(Anton Casey)只是在面簿上留言,羞辱地铁搭客为贫穷人,看不懂德士师傅的行为,还投诉要把身上因为搭公交的恶臭洗掉,就能正常过活了。搭地铁的人占人口的大多数,得罪了这些人,就是和自己的选票过不去。因此,行动党不得不出动部长来批评凯西,尽量把这种出卖行为的伤害减到最少。
是谁让凯西的嚣张行为膨胀?是谁让凯西拿了好处,还反过来咬了行动党一口?这是行动党最伤心的地方。行动党自己最清楚,自己精心制造出这么多高薪职位,把这些外来人才引进,就是希望他们好吃好住开得上跑车,不要牵涉到本地人的事物,社交圈子也在上流社会之间,不要和本地人有太多的接触。
哪里知道,事情都是会出现状况,跑车需要维修,不得不坐一回地铁。不幸的是只坐一次地铁,就把行动党给出卖了。害得尊贵的凯西要为自己和孩子消毒,防止地铁搭客的恶臭长留他们身上。我们的地铁服务真的好可怜啊!今年已经发生4次停车事故,现在,还要背上传播恶臭的罪名。
看来在小印度事件后,行动党的禁酒圈地范围要进一步扩大,不只是低薪的外劳需要管制,限制他们在一定范围喝酒,一定范围娱乐休息的双规外,对外来人才,也要进行双规:只准在高档的地方出入,只准私人的交通服务(怪动作的德士服务不准)。
这样一来,外劳不会和外来人才接触,当然他们也不会和本地人接触,因此,形成一国三制。前两者没有投票权,因此,把他们隔离开,不与本地人接触,就会减少摩擦,国人的不满也会减少。小小的新加坡真的能够一国三制吗?
行动党这么爱惜外来人才,现在却要对他们进行双规,真的有点说不过去。但是,回头想一想,得到好处的既得利益者,会是这么想吗?他们在美酒加咖啡后,会感恩行动党给他们这个发财机会吗?行动党的痛,就是痛在这里,那些得到好处的高薪者,最好不要发言,不然就会得罪选民。现在是行动党这任政府的中期,如果继续有人出卖行动党,后果就是不堪设想。但是,只要社交媒体存在,面簿推特在,犯错的机会多得是,行动党能够防得了吗?
凯西的言行,不论在东方还是西方,都是行不通的。问题是为何他不对英国地铁的恶臭有所表示,而对有恩于他的新加坡地铁有所怨言,是不是行动党把这…

Institutional Challenges and Constitutional Struggles in Singapore

[More police power in Little India shows the institutional challenge side of story. It also posts a constitutional struggle for being a police state by giving extra power to the police. ]  
The publication of “The Singapore Constitution: A Brief Introduction”#1 by a group of SMU students clearly shows that there is a lack of constitutional education in Singapore. In addition to the insufficient education, ‘3 out 4 local lawyers leave practice in the first 10 years practising law’ indicates the constitutional struggles in Singapore. Why is there no interest in fighting justice in the Courts? Very few Singaporeans have in fact a serious understanding of our Constitution, even within the law practice professionals.  
Institutional challenge can come from external factors as shown in the Little India riot.   But the greatest institutional challenge may be the philosophical questions of ‘are we proud of being Singaporeans’ and ‘Singapore belongs to whom – rich or poor Singaporeans’.
Since in…

奸商, 还是无心之过?

【从这个例子中,我们看到人们为何‘生气’。明明可以省钱,反而要付出更多。经商治国如果只是贪图小利,将永远无法取得人们的信任。】






每次到超市买东西都要很小心,一不小心,就很可能损失几分或几角钱。这些小钱就像鸡肋一样,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明明是特价品,快过期的产品,付款时,还是要多加注意,不然,就会中招,白白让超市多赚一点小钱。超市真的这么贪得无厌吗?还是无心之过,没有把好关,没有培训好员工,没有认真的对待客人,尤其是购买特价廉价快过期产品的低薪低收入购物者。
难道,他们也像行动党一样,不顾小节,只照顾大客户,那些来买特价快过期产品的低收入消费者,不需要认真对待,他们要冒险买特价产品,就应该冒这个风险 --- 一个可能导致付出更多代价的风险,一个需要多付几分几角的风险。如果真是如此,那就是奸商了。
一直很费解为何一个产品出现两个价码,一个新的,特价而价格比较低的,另一个旧的,比较高价格的。为何不能把旧的去掉,而只保留新的呢?为何要制造风险机会,让购物者在付款的时候,还要多加小心,提醒收银员,注意新价格。有时候,连收银员都不清楚,还问购物者为何有两个价格?说真的,你也不可能一直盯着收银员,后面还有一大堆人在排队付款,大家只想快快结账,快快走人。但是,一回到家里,发现又中招了,又让超市多赚几分几角钱,心里就觉得很不满意,为何买特价低价产品的人就要受这个气?
(一个产品两个价格,只是超市多赚小钱的方法之一。每个星期,超市的价格出现变动,而电脑无法及时更改,更新,那小钱就变成不是小钱了。如果两个价格问题会出现,其他比这更大的问题,你能确保不会发生吗?消费者协会又能做些什么?)
明明是消费者最大,反过来却是受害者。明明是帮忙超市把快过期的产品消费掉,大家都有好处,超市可以多赚一些,购物者可以节省一些,当然,这也符合环保,符合节约的美德。总之,为何好事会变成坏事呢?超市作为企业,事实上,有必要注意对消费者的服务,要做到童叟无欺,公平的对待所有的购物者。但是,从他们对待特价低价产品的态度上,很难说他们已经做到第一世界的水准了。为何它们不要加强消费的信任度呢?
既然企业都忽略了公平对待购物者,那么作为政府当然也会有意无意的看走眼,不小心的得罪人民。得罪了,甚至还不知道?就拿地铁,巴士服务,新路通车来说,政府一直强调我们的交通服务是世界一流的,但是,一旦这些服务出现问题,它给消费者带来的不便,就成了…

Towards A Targeted Socialism Not Minimum Socialism

The PAP is using $1000 to showcase the targeted democratic socialism announced last year. Cleaners and guards will have a guided basic wage of $1000 per month.  And the PAP claims that this is not minimum wage. Only affected companies need to comply if they want to renew their licenses and stay in business.
What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 targeted wage and a minimum wage? We don’t know as we have to watch the development whether all Singapore workers will demand for $1000 per month when applying for a job.  Now, there is a targeted wage rate, will other industries follow or not?
More importantly, will this close the gap between the rich and the poor? Most likely not, from $800 to $1000 looks like a big increase of 20%, but what is $200 per month to a high income earner?  So, this is a targeted approach, just like a 5-year plan, how often will it adjust? Or, the target is set intentionally low - an outdated calculation just to showcase the so-called democratic socialism. Because there …

从直接到间接面对人民 看行动党治国思维之变

提出民主社会主义,强调民主社会治国,其实也证实新加坡正走向,或者已经是一个租赁经济(Rentier Economy)。在上一篇博文中,我已经简单介绍了这个模式。在租赁经济模式下,政府可以很富有,同时又不需要很努力,依靠行政手段,就可以获得很高,高于一般市场回报的报酬率,即租金。
国家在高租金回报的情形下,变得富有,接着下来,就是分配的问题。在阿拉伯,文莱等地,公民不需要缴税,同时可以很获得大量的津贴。但是,财富分配权都是掌握在皇室手中,他们喜欢怎么分配,人民一般没有话语权,外人外劳更不用说了。这种单方面的分配国家财富的做法,很容易造成社会摩擦。尤其是年轻人在国家提供免费教育,知识提高而就业无门的情形下,不满就会增加,对当权者的态度更是多加批评和反对。
这种情形对新加坡来说,似乎似曾相识。我们的年轻人口教育都比上一辈人来得高,还懂得双语呢?因此,行动党想要继续单方面控制国家财富的分配权,凭着租赁经济模式继续管理和计划国家财富,遇到的阻力就会越拉越大。而只要有一点让人不满的地方,事情就会变大,批评声浪就会不断出现。
这看起来是走向两个极端:行动党不了解民情,只是依着自己的意思走,根本不知道问题的所在, 依然以老模式分配财富。而人民呢!对行动党这套老的旧的分配方式,当然不满。尤其是总理认为的部分(问题?)网民,一见到不满,不合口味的事情,就批评,就反对。
放下身段与外劳吃饭
前几天看到总理和‘平乱’有功的小印度事件的前线人员共进早餐,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为何总理不能和外劳共进早餐,一起吃饭?如果外劳对我们的经济建设贡献真的如此的高,我们新加坡人真的应该放下身段和他们一起吃饭,促进双方的了解,打造一个更加美好的新加坡。
在租赁经济模式下,获取高租金的管理人员,政府官员,的确很难理解只获得低于基本租金回报的人的心声。因此,总理看到的是一群政府直接管理的‘平乱’人士,而看不到另一群对经济建设有贡献的人。事实上,用上‘平乱’这样的字眼,已经很清楚把这两群人区分开来了。
如果行动党提出来的民主社会主义,真的有所见效的话,总理和政府官员的思维,也要跟着这条民主社会的路走。在吃早餐的问题,我看不到这点改变,总理的思维还是停留在租赁经济的状态中,他看到的是直接影响(保护)他的高租金政策的一群人,而没有看到同样能够拉倒新加坡经济的另一群人。
租赁经济思维深入治国方针
新加坡整个治国思维,在很成功的租赁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