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14

Sub-standard PAP and the Singapore education system

I make a 'policy shift' when I hear the debate of right politics, constructive politics and sub-standard opposition. My original aim is to discuss about “Su Dongbo, Zhang Juzheng and Singapore education system”. The discussion will end with a sub-standard PAP, in particular from the assessment of the quality of PAP potential candidates.
Another policy shift is to discuss it like a play, a drama and make it more entertainment rather than a sub-standard political discussion.
Act 1 Gangster’s demand
Imagine a sense in the Hong Kong's gangster movie (or a godfather movie), the gangsters' master is shouting at his poor opponent and demand him to give a price for his wrong act. The poor guy without any resources can only offer his body or his service to work for the master.
Back in his own chamber, the master is still not satisfied and continues to shout 'don't play, play, you think you are hero, you think you are tiger, or superstar or acting like one.' 'As…

行动党无能 投在野党 建设政治

行动党哪有资格讨论建设政治,这50年来,它的政治工作,就是为了维护一党专政,所以,行动党何来政治建设。政治要求参与,需要更多人的加入,因此,行动党害怕,借总统的口说,政治建设不是民粹。行动党要利用民粹来绑架民意,以民粹来掩盖行动党的一党专政,就是策略之一。
陈如斯等人创立的新党《国人为先》,就是要把新加坡政治这盘冷饭给炒热,更多的人参与政治,更多的人加入在野党,在唤醒新加坡人的公民意识,政治参与,关怀社会,国家建设等多方面把政治炒热,不让一党独大,这是有积极意义的。
什么是政治建设?什么是依民意进行?
旧的,新的在野党,双管齐下把新加坡政治建设起来,不能依靠行动党的冷战思维,垄断政治,独断独行的治理新加坡。建设政治,不是总理在脸书上,把国会辩论政治建设的场面上载到社交媒体这么简单。这种做法像不像冷战思维,像不像我行我素,根本没有把问题交代清楚。
我们回想这50年来,新加坡政治是开着倒车还是有所前进。内安法还在,告人上法庭还在,集选区还在,官委议员还在,政治和经济垄断还在,人协还在花人民的钱为行动党办事,没有协商的选区划分还在,等等。。当然,你可以说,社交媒体现在流行,网民可以自由讨论政治,这是一种进步,细想一下,这种社交媒体的自由是行动党给的吗?不单如此,行动党还想设法想限制社交媒体的发展。
什么是冷战思维?这里举出一个总理在日本论坛上,提出他对未来20年,亚洲局势,东亚局势的看法为例,加以说明。然后再把同样的思维搬到新加坡,我们就知道他的外交智慧和对新加坡政治建设的智慧的前呼后应。

信心美国,寄望中国。==  (相信行动党,希望在野党)
在日经论坛上,新加坡报纸全版报道了他的外交智慧,指出未来20年的亚洲局势,当中,就特别把“信心美国,寄望中国”点出,好像是大智大悟的伟大论述。这像不像是冷战思维,过去这50年,不正是如此吗?我们要相信美国人会来维护正义,捍卫自由,(捍卫新加坡式的自由民主?),而希望中国,要有理智的处理问题,不要做出违背亚洲利益的事情来。
你把它搬到新加坡来,就是过去50年来,新加坡的政治。人民,选民要相信,要对行动党有信心,行动党会保护你们,会维护正义和自由。而在野党呢! 选民,人民可以对它有所希望,寄望在野党理智处理问题,不要搞民粹。因此,还是不要对在野党报以希望,不然,失望多过希望。
把总理的外交智慧,带回来新加坡,看看他的政治建设,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很露…

Vote Oppositions - To See The Books You Want To See

If we really seriously want to see the books of CPF, GIC, Temasek Holdings etc. , then the last resort is to vote for the oppositions. The PAP will not show you the details, instead if you make a wrong calculation, you will end up receiving a letter of demand.
So, what can we do? The only way is to change the government. Only after changing the government, the PAP will have to hand over the books and the accounts to the new government. However, with 40% support, it is still a distance away for the Big change. Those who are seriously wanting to know the accounts and the books must work harder and ask more citizens to support the oppositions and vote out the PAP.
Voters, not politicians or the Courts, make the laws through parliament.  Laws must reflect the majority as politicians are only temporary elected to lead the country. The PAP cabinet can be removed if citizens vote them out. (picture taken from Today, 24 May 2014)

So, the coming election slogan will be:
To see the CPF books, vote o…

行动党无能 高工资经济

行动党政府不是无能管理经济,只是不会管好高工资的经济。这50年来,新加坡经济这么亮眼,因此,不能说行动党无能,只能说,它对低工资经济太有把办法,在垄断一切资源,行政,政治等各方面太有办法。所以,新加坡经济辉煌发展,显现出来的就是低工资的发展模式。
但是,新加坡经济早就已经进入高工资的环境,十几年前,新加坡已经是高收入国家。在1990 年代,我们的个人人均已经超过前殖民地老板英国,这之后这个距离越拉越远,拉到现在,新加坡已经是名列世界前茅。这应该归功于行动党政府的低工资经济政策,没有一路追求低工资,是很难达到这么辉煌的结果。
GDP per capita, PPP, constant 2000 US$ #1

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行动党在1959年新加坡自治后管理新加坡。邓小平在1979年搞改革开放,也是希望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把整个国家和人民带动起来。当年,邓小平访问新加坡,最感兴趣就是新加坡这个小国是如何搞经济,发展起来的。因此,让一部分人小富起来,能够把国人带动起来,与此同时,没有富起来的人,就要做出牺牲,忍受低工资,这点就连当年的部长,也要面对低工资,高效率,和具有努力拼搏的精神。
邓小平访问过后,进入80年代,新加坡就大幅度提高工资,结果造成1985-86年的经济衰退。低工资的人,继续拿低工资,获得加薪的部长,高级公务员,却只是面对短暂的减薪,过后,也加入先富起来的那一群人。
面对提高工资的失败经验,行动党政府便集中力量,继续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重心不再放在低工资的人身上。低工资成了金丹,本地找不到,就是进口。很快的,进入90年代,人均就超过富国俱乐部成员-英国(见图), 把老宗主国给赶上了。接下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就是林崇椰教授的低工资工友十几年没有获得实际的工资增加#2。
没有公平分配
富起来的人,继续富起来。低工资工友,继续低工资,再加上没有公平分配的福利政策,没有免费午餐的信念,从50年代一直到现在,我们只看到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而大部分的人继续低工资。
因此,今天的新加坡社会才会出现这么多声音,这么多不满行动党政府的行为,这么多的反对票。人生有多少个50年,明年新加坡庆祝独立50周年,但是,这一部分,大多数的低工资工友,牺牲了50年,难道行动党还要继续告诉他们,以及年轻人,忍多50年,先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问题是富起来的这一部分人是行动党政府圈定的。不是人人有机…

Structural Reform – no lazy way out

[In between Mother’s Day and Vesak Day, more compassion and hard thinking are needed to solve the problems of low wage and older workers. The lazy thinking of the PAP is not only outdated but will add more pressures to citizens.]  
My neighbor, a good and loyal senior citizen, still insists on working without complaining. To the PAP, she is really a model citizen. However, our work and business structure have forced her to quit her job.
She told me she is going to work until 26th of this month.  Why? Her cleaning company has lost the tender. But according to market practice, she can still work with the new tender winner as she is more familiar with work environment and condition. Her answer is the new cleaning contractor wants workers to work for 2 blocks of buildings instead of the current arrangement of 1 block 1 worker. Physically, she said she couldn’t handle 2 blocks of cleaning work in one go.
In fact, as she told me, the condo management (MCST) has just increased the conservancy f…

后李时代,出现两党制还是多党制。

这个李指的是现任总理李显龙,因为他说他打算做到2020年。那么,之后呢?行动党的一党专政将会结束,在国会的一党独大地位,也将不保。因此,这个后李时代,指李显龙将更为适合。因为,李光耀退位20多年来,行动党依然是一枝独秀,一党独大的地位并没有起什么变化。但是,后李显龙时代,我们将会看到变局,即使现在我们也已经嗅到这股味道,而李显龙本身也承认这个现实。那么,到底新加坡是朝两党制,还是多党制前进呢?
对于行动党来说,两党制还是多党制来得划算,来得更为有利?而新加坡众多的在野党,又要如何分这块大蛋糕?
杜维格法理论#1
在一个正常的民主选举制度中,在一段时间的来来去去的选举过程中,在多次选举过后,由于选举制度的不同,将会出现偏向两党制和多党制两种结果。
在一人一票单选区一个代表的所谓多数制中,出现两党制机会比较高。根据杜维格法理论(Durverger's Law),多数制有利形成两党政治,且两党意识形态差距将日益减少,但小党将被排除执政的可能。新加坡的选举制度是多数票制度,胜利者全拿,只需要赢对手一票,就是赢。友诺士集选区,静山集选区,还有2011年的总统选举,就是例子。
而比例代表制,却会出现多党制。因为,在很多比例选举制的国家(如欧洲国家),只要获得5%的选票,就有机会进入国会。因此, 国会里出现一,两个大党,加上几个小党的情形就很普遍。
那么,新加坡是实行多数票制度的国家,为何杜维格法理论下的两党制没有在新加坡出现。我们经过50多年的选举,为何还要嫌时间不够久,继续一党独大下去。可见,这里一定有一些违反杜维格法理论的选举方式,或者说,这些选举是在不民主的选举下产生的结果。
在上一篇博文中,已经举出在新加坡大选中的运作,操作,制度,资讯和垄断等多方面的不民主,不合理的选举作法。这里再举一个简单的例子--选区划分,就知道是什么一回事了。友诺士集选区,静山集选区在大选过后就不见了。在野党辛苦经营的一些选区,说划分就划分。而选区也可以随便划大划小,从有到无,从无到有,喜欢怎么划分,就怎么样划分。除了行动党外,根本就没有人对选举局有能力提出任何质疑。当然,选举局属于总理的管理的部门,更是不争的事实。
因此,新加坡的行动党一党专政,一党独大,是事出有因的,而不是一种自然的选举结果。那么,为什么到现在才会出现这种自然现象呢?或者说,我们在2011年大选过后,一直在讨论的政治上的新的正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