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14

公积金是个人的,鼓励的是私德。

公积金是很个人的,在行动党的不走福利政策下,你贡献多少公积金,将来你就拿多少公积金再加上存款利息。但是,在行动党政府复杂化公积金制度后,一般人根本分不清个人和国家的关系,搞到最后,分不清你的我的。最后,只能无奈的高喊:还我公积金!
或许,我们从做账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比较欧美的个人所得的情形后,就会了解到为什么,公积金是真的很个人,拿的是自己的钱,没有拿到国家的钱。为了方便,我们就拿公积金的三个户口为例子:
欧美,尤其是欧洲的福利国家:
公司在发薪水给雇员时,首先算出毛薪金是多少,然后就减去我们公积金制度下的三个户口的薪金:普通户口,医药户口和特别户口(养老时变为养老户口)。在这些国家,这三个户口的存款被当成是社会保险金,医药保险金,和养老保险金。当然,这些国家扣除的钱还不止这些,还要加上失业保险金,小孩保险金,职业病保险金等等。
因此,雇员最后拿到手的净薪金,在扣除税务后,可能只有毛薪金的一半。英美福利比较差,扣的比较少。
这些国家的政府,拿了这些保险金,有些就设立国家的主权投资公司,有点像我们的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那样,为这些雇员找投资机会,增加回报。当然,也有一些作为国家的建设基金,像我们的地铁,建屋局组屋,裕廊工业区,港口,机场等基础设施的兴建。
新加坡公积金制度:
同样的,新加坡老板在发薪金给雇员时,也是先扣除普通户口,医药户口和特别户口所应该缴交的公积金。连同老板所应该交的公积金一起算,总数大约接近雇员薪金的40%。所有进入公积金户头的存款,都不是保险金。这就使到这个制度复杂起来,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不是保险金,公积金会员就要为自己的公积金找出路,烦恼: -普通户口的存款要如何投资,房子,股票,黄金等。 -医药户口不是医药保险,不等于医药保险,不买保险,医药户口的钱,有可能会花光。 - 特别户口将来摇身一变成了养老金,可以选择要买哪一类的养老保险,当然,如果没有足够的最低存款,选择的条件将是非常有限。
问题是这样一套复杂的制度,对于新加坡人来说是一项吃力不讨好的工作。相对来说,欧美的制度就简单的多了。他们不需要想这么多复杂的投资问题,保险金交了,不幸出问题,保险金就要支付费用。
相反的,尤其是20, 30年前,新加坡人普遍教育程度低于欧美国家,又要新加坡人花时间想这这么多个人的复杂问题,似乎是强人所难,有点像兜售雷曼兄弟债券哪样,一不小心,就有种被欺骗的感觉。最明显的例子就是…

Can PAP Pragmaticism Arrest the Deficit Public Trust?

Is the magic of PAP pragmatism as effective as before?
Has the social divide become deficit public trust?

To answer these questions, we will have to look at the history of time. Comparing 20 or 30 years ago, how do we see pragmatism in Singapore and how trustworthy do Singaporeans see the PAP government?
The 50-year never change People's Action Party will certainly claim that Singaporeans are very pragmatic and once the PAP calls or reminds Singaporeans to be pragmatic or face the consequence of voting out the PAP, majority of voters will continue to give the governmentship to the PAP. So, the magic of pragmaticism is as effective as before.
Similarly, the public trust between people and government even though there is a gap, like the rich-poor gap, it will still be manageable and will never turn into a deficit, a crisis. Singaporeans still obey the law, continue to pay tax and do National Service and furthermore, parents still fight very hard for Primary one registration. How can pub…

审判司法 建设政治

* 未审先知,疑点利益归于被告,在政治新建设下,是否能够有所突破?
* 国家机构和组织的权威性,在人民对行动党失去信任和信心的前提下,是否还能像以前那样,50年不变,还能取得人民的尊敬和信服?

新加坡的司法制度,在建设性政治的大环境下,要扮演怎么样的新角色?司法和行政组织的权威性,在旧的政治框架不再为人民认同后,会做出什么改变? 是否,还是像以前那样,对行动党领袖的诉讼,诽谤案件,做出有利国家经济政治建设的判决,为维护所谓的国家稳定而不顾人民的意愿。

这个前提是否还存在,这个思想解放,我们的行政单位准备好了吗? 这是我们在讨论新加坡新的政治建设时不能回避的问题。政府和人民的期待有落差,而且越来越严重,行政单位,国家组织的独立性,判断能力,已经不容许它们像以前那样,为行动党服务,而忽略人民的期待。

法律,司法和法庭的判决指导方针,必须根据国会通过的法令来执行,当然,也绝对不能违背新加坡宪法的精神。行动党一党独大控制国会,也就表示它能够通过对自己有利的法令,对于宪法的诠释,也可以有一套利于自己的看法,指导原则。这些都是目前法庭,司法单位,警察部门,执行任务的潜规则。过去,新加坡人,不管可以忍还是不能忍,都无奈的面对这个潜规则。有些人,忍力不足,多说了不合潜规则的话语和举动,就会遭受破财,坏名,牢狱之灾,甚至远走高飞。

诽谤案件,内安法未经审讯逮捕,非法聚会,这些潜规则常用的手段,其实,一路来,人民是敢怒不敢言,大家心照不宣,看在眼里,只是在等待建设性政治的到来,还原正确政治,正确的面对一个新的政治架构 - 一个一党独大时代的过去。

而很不幸,对行动党来说,这个新政治架构却是建立在对行动党政府的不信任上面。但是,对于人民来说,却是50多年才来幸福,因为,人民开始拿回自己的话语权,最少,在社交媒体上,这个局面已经打开,从电子媒体,再延伸到实际的实体,例如,芳林公园的集会,网上电子转账,当然,还有更为激烈的涂鸦事件。

随着人民对行动党政府的公信力,信任,信心失去后,国家的行政组织的权威性,也将面临考验,如果,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在建设新政治架构的要求下,司法单位,法庭,警察部门还是像以前那样,50年如一日,没有做出相应的改变调整,建设性政治也只是一个空谈,也只不过又是行动党一个变戏法。

事实上,现在很多人在等待看法庭的一出好戏,到底总理的名誉损失是5000元几个倍数。因为总理的律师把案件提到…

Gerrymandering, Big Data and Constructive Politics

Constructive politics mean gerrymandering and other dirty politics will be less effective or no effect at all in future elections.
Transparent, open and reliable Big Data is a necessary condition for constructive politics.

Gerrymandering needs no introduction in Singapore. The PAP has been happily using it for political gains for more than 50 years.
However, gerrymandering and changes in election rules (GRC, NCMP, NMP) will have little impact when the real constructive politics take place.  The magic of gerrymandering will disappear when there is no walkover. When every constituency is contested, how are you going to draw up, divide, or re-group different constituencies? For the PAP, there is no way/place to hide, especially for their weaker candidates. The coming election will be challenging for the PAP and it will be even more challenging in future.
This is the REAL beginning of constructive politics in Singapore. The so-called constructive politics by PAP definition is now under attack…

信心信任失去 公积金何以安心安全

*为何人们对私人保险公司的信心还高于政府的公积金局?
*为何国际上AAA评级,人们还是不放心政府的做账?


国人对行动党政府的信任指数一直往下滑。其实,国会根本就不用分上下两期,上半期的任务根本没有完成,为何来个下半期?你想一想,全国对话,人口政策,交通,组屋,公积金,这些大问题,本届国会根本就没有在上半期取得突破性进展,为何又来下半旗,继续糊涂百姓?
下半期,一开始就流年不利,一个政治建设,就把整个总统施政方针给搞乱了,再加上公积金的官司,简直就是,火上加油。原本是想要弥补上半期,无法完成的信任信心任务,以便为大选铺路,哪里知道,这个信心指数却被无名英雄,虎虎生威的给哄下去。
行动党想要在短期内,恢复元气,真的太难了。难就难在的困局,如何收拾,看来只有越描越黑;总理和行动党是越陷越深,如何摆脱公积金的两个大问题:
*为何人们对私人保险公司的信心还高于政府的公积金局?
*为何国际上AAA评级,人们还是不放心政府的做账?

公积金局不如保险公司?
公积金局的运作和目的,其实就像是保险公司的作法一样。公积金是强制性的,而向保险公司投保却是自愿性的。公积金的医药存款,医药保险,养老退休金,都是根据保险和精算的方法计算出来。如果要加上普通户头的投资(组屋,股票,黄金等), 就类似保险界的投资性保险,回报和风险的波动大,客户要冒一定的风险,万一投资不顺利,回报会偏低。
不论如何,保险公司是受到金融管理局管制和监控的。当然,公积金局的管制和监控比保险公司还要严格,它是受到新加坡宪法的保护和监控的。因此,
*为何人们对私人保险公司的信心还高于政府的公积金局呢?
你想一想,如果你对一家保险公司不信任,没有信心,你会把保费交给这家公司吗?你会比较,寻找一家适合的保险公司作为你的额外医药保险,人寿保险,健康保险,房地产保险,商业保险,等等的保险公司。当然,也有一些情形,你和银行贷款,就必须向银行指定的保险公司买保险,甚至于律师,也要根据银行的要求。这是有求于人的代价。
由于公积金是强制性的,你没有这个选择,即使你没有有求于人,也要交公积金。
现在,新加坡公积金制度出现信任危机,人们对它的回报不满,对它的透明度不满,对它没有信心,对它提供的保护网不满,对它的最低退休存款不满,太多的不满造成对政府的公信力下降,政府和人民的互信出现问题。不管政府怎么解释,反而激起更多的人不满,一个总理的公积金官司,在短短两三天,竟然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