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14

新马关系 - 从兄弟到朋友

【新柔长提的过路费事件,凸显新马领导人的私利行为。国阵巫统和人民行动党领袖,不把新马两国人民的利益和方便放在第一位,反而一直在进行政治盘算。难怪这两个政治团伙,越来越失去民心,得票率和公信力节节败退。】
新马分家明年步入50个年头,但是,新马关系却从兄弟般的亲密走到现在的朋友阶段;再走下去,会不会成了普通朋友,远亲不如近邻,似乎我们大家都忘了?不是吗?
不久前,在第二届青年奥运(南京2014夏季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形容中新两国友好关系有如“兄弟情同手足”。早报如实报道,而身在南京现场的新加坡总统陈庆炎只是表示,“很高兴来南京,这是他第一次到访南京,并祝青年选手增进友谊”。#1
再过几年,当从云南跨境越南,寮国,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直通到新加坡的快速火车到达新加坡时,中国和新加坡,还有中印半岛,马来西亚关系也将进一步加强,到时,中国国家主席,或许,也会说除了新加坡外,中国和这些国家的关系,也是兄弟般,情同手足。
区域政治经济局势的稳定对大家都有利。搞了几十年的亚细安,事实上,并没有加强新马的双边关系,反而是新加坡和印尼,新加坡和泰国,如果不是印尼和泰国的国内局势发展,很可能,新加坡和这两个国家的关系,更胜于马来西亚。
现在,习近平说,新中关系,有如兄弟。这是不是意味着新马关系,已经降格到朋友的阶段?因为,我们没有听到李总理,还是纳吉说,新马关系有如兄弟,更多的时候听到和看到不同的声音,不协调的问题。
新加坡由于务实的政治经济外交政策,很早就是向外看,我们和美国,日本,欧洲的关系也很好,在改革开放前,即使在改革开放后,和这些国家的关系也一样良好,因为我们一直在扮演好小弟弟的角色。因此,即使新加坡在人权,在内安法,在新闻自由方面,有所欠缺,这些国家还是很体谅我们,有时还会为维护人民行动党政府而辩护。
新马边防越来越僵化
如果在80年代到过欧洲共同体的人一定知道,跨国到另一个国家,有一些不方便。例如从意大利进入法国,从荷兰进入西德,就是等于过境,要看护照,当然,必要时也要申报,报关。现在呢!欧盟的欧陆地区是一个整体,从一个国家进入另一个欧盟国家,是不需要所谓的”过境”的。
从这个改变来看,亚细安真的有很长的路要走,而新马之间,似乎从独立前的没有过关问题,到过关要看护照,再到现在的过关,好像处处提防对方,处处设立人为的障碍。单单从这一点来看,新马关系,真的是从兄弟走…

Cultural shift without love, without alternatives

The PAP style of cultural shift as announced during National Day Rally is yet another insult to Singaporeans.  We now have a clearer picture of what it means.  As reported, the PAP is still looking for a ‘real solution’ #1 to solve income inequality and they also want to extend their style of meritocracy ‘through life’#2.
The real solution that Prime Minister Lee proposed is not totally new. His concrete solutions are a repeat calling of skills upgrading and the PAP style of wealth redistribution. This, according to him, can give everyone some chips to play with. He stressed again his cultural shift of obtaining necessary skills (with or without a degree) to succeed.

In order to support the so-called cultural shift, the PAP has to continue to champion the PAP-style of meritocracy.  It now becomes a life-long meritocracy. Deputy Prime Minister Tharman Shanmugaratnam explained it as follows:
“Not a meritocracy that is based on what you have achieved at 18 or 24, but a meritocracy throug…

诠释新加坡历史,不是行动党的专利。

【新加坡建国历史的诠释,不是一个人,一个党的专利。诠释的方式应该是多方面的,尤其应该包含失败者的声音,就像西楚霸王,滑铁如拿破仑那样,失败者同样能够带来巨大的反思反省。】

得奖纪录片《星国恋》#1从国外红到国内。在国外红的原因和国内红的原因,竟然完全的不同。在国外得奖,在国内却因为政治思想不正确,被定为有害国家安全,而被完全的和全面的在新加坡禁演。
当我们在诠释新加坡历史的时候,应该从什么角度来看这个问题?过去人民行动党的角度,现在人民行动党的角度,还是现在新加坡人的角度来诠释历史留下的问号?
过去的行动党认为政治上的异议份子,破坏国家安全,动之以内安法,逮捕他们,或者逼走他们。现在的行动党,很难再使用内安法来达到同样的目的,因此,只能利用媒体法令来限制,过去异议份子的言论。对于行动党来说,这是(保守范围内的)一种进步,这是一种开放,但是,对于人民来说,这是否是一种进步,一种开放?那就要看你是穿什么颜色的衣服了。
讲到现在的行动党,当然就要讲到李显龙 - 行动党的现任秘书长,党的一把手。我们从他最近的三个动作和举动,就可以看出为何行动党政府认为,《星国恋》危害国家安全。
文化转向,有没有? 总理在国庆群众大会上,强调新加坡人应该来一个文化转向,政府将带头不再重视文凭,不再强调大学教育的重要性,反过来,政府将看公务员的工作表现,雇员的提升机会也根据工作表现,主流媒体还特意的为此报道了几位工作表现良好的非大学毕业生。这就是总理所谓的文化转向吗?
因此,从纪录片《星国恋》被禁演,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所谓的文化转向是什么一回事?搬出危害国家安全的理由,到底是不是一种文化转向?是否是转向更加保守,一旦出现和新加坡不一样版本的历史诠释,就搬出国家安全这个大标题,然后就顺理成章的否定不同的历史诠释。
所以,提出文化转向,不过是一个欺骗选票的手法,表面上,让选民认为有转向的迹象,说到底,比以前更加保守,没有真实的 改变。间接的,也让我们看清楚总理高调提倡的的文化转向的真正意图。
社交媒体造成社会分裂,破坏和谐。 作为一个理科毕业生,数学比一般人都厉害的人,对于事情的判断,应该是理性多于感性。社交媒体造成分裂,到底有没有什么数据作为根据。有没有什么调查报告,细节,详情,可以和人民分享,说服人民,证明社交媒体的功过。即使真的有什么数据,那也是一方面的看法,另外一些人,也很可能提出另外一些数据,来说明社…

Hong Kong CE Election: Singapore style, Singapore experience.

Good design is one thing. The outcome of the design is another thing as seen in Singapore Presidential Election. The proposed framework of 2017 Chief Executive election in Hong Kong seems to suggest a design framework favouring a pro-Beijing candidate. However, if we look closely at the similar presidential election in Singapore, the outcome, surprisingly, turned out to be quite different from the original plan of the design.

The political reform for the 2017 Hong Kong Chief Executive election seems to model after Singapore Presidential  election introduced in 1993. You can call it a one-man one-vote Universal Suffrage election but there is  a pre-condition for candidates standing for the election.

Here, we have a Presidential  Elections Committee to approve the candidates and issue the eligibility certificates. Without the PEC eligibility forms, no one can stand as PE candidate.  Only with the approving letter from PEC, Election Department in Singapore will then accept the nomination…

地铁公司先斩后奏, 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也可以依样画葫芦。

行有行规,行政、司法制度就是要确保公司,企业,政府部门依据一定的行规来做事。不但如此,作为公益事业,公营企业,国家单位,更是要守法,并且做到公开透明,时时刻刻面对制衡和接受人民、公众的检查。

如果地铁公司,可以因为多做生意或者创意的原因,而不需要守法,自行决定公司的运行和营业方针,那么,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外汇储备的管理,公积金的保障问题,也可以在创意的大前提下,自行制定投资政策,自我安排游戏规矩,不需要考虑到国人,公积金会员的利益。即使,这些出发点,这些创意是好的,归根结底,行有行规,人民的利益是最大的,不能因为创意,就可以不遵守法律。因为如果创意失败,损失最大还是人民。

地铁公司的创意,延伸到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外汇储备管理,和公积金的保障问题,就会出现创意会计,创意投资策略,创意基金管理等等。这些创意,出发点很可能都是好的,目的也像地铁公司一样,表面上不会影响到公众利益,而是通过创意的管理,增加回报。

陆路交通管理局,原本还想要对地铁公司采取行动,现在好像不了了之,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地铁公司夹着创意,竟然连警告信都没有收到一封。如果换做是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外汇储备和公积金的管理,它们如果不理行有行规,是否也可以一样,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呢?

如果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的创意投资出现问题,产生巨大的亏损,谁来买单?公司负责人还是全国人民,公积金会员?

这是一个非常严重和可能带来严重后果的创意,人民在没有获知创意的前提下,是否愿意并且同意冒险,去进行创意的商业活动、投资活动。既然行有行规,法律已经规定任何创意行为,任何不合公益事业,国营企业和政府部门的行为,做法,都要先行报告,那么为何地铁公司拥有这个豁免权?同样的,豁免权是否也延伸到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外汇和公积金的管理呢?

创意和守法的不同

当初政府在国会通过法令,让陆路交通管理局设立法律,管理地铁公司的运作和营业方式时,当然也考虑到公众的利益,地铁搭客的方便等等因素。地铁公司获得经营权,当然也知道必须遵守这些条文,行有行规,必须要履行这些义务和责任。

事实上,地铁公司的确有不按照牌理出牌的惯例。从创意业务来说,他们因为看重地铁零售点的出租,高于地铁的维修,导致地铁班次误点,甚至地铁服务瘫痪。现在,出现不守规定,创意出租地铁班车,表面上是创意,但是,却是回到以前的利益思维。

国会如何制衡公营事业

任何有关公营事业的行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