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14

‘15年太久,只争朝夕。’ 与行动党的经济困境。

人民行动党很可能15年后,失去新加坡政治的主导权。这似乎有点遥远,又似乎很近。和毛泽东的‘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相比,又似乎更加接近事实。何光平大胆的预测,的确令行动党支持者不安,但是从新加坡的经济困境看来,却是十分可能,甚至会提早发生。
把时间点定在15年,就是让新加坡选民误认时机还未成熟,可以慢慢的等,不要着急,不要‘只争朝夕’,反正时间未到,为何白费力气,瞎干一番呢!如果我们认为,也同意何光平的说法,支持两党或者多党制的朋友,现在,真的是‘只争朝夕’的时候了。
但是,为什么这和经济困境有关呢?
一个摆在我们面前的事实是,新加坡已经是国际上,人均收入最前面的几个国家。在这样一个高水平的收入上,要想继续增长,取得和以前一样的高增长是不可能的。甚至,在边际增长上取得持续增长,也是一件困难的事。因此,有人说,行动党自己把自己推入一个困境,高处不胜寒,做一个孤独的胜利者。
欧美国家和日本,一直且长期处在低增长,甚至复苏无门的困境。而新加坡也只希望在3%年经济增长率上下浮动。行动党一直以务实来治国,也告诫国人要务实生活,务实的提出要求。而3%确实一个困境,这表示以‘经济治国’起家的行动党,不能再用以前的旧方法来治国。而新方法还没有出现,西方国家再也不可能提供新加坡有利的指导方针。因为,他们也面对如何提高增长率的问题。苦苦思索几十年,好像日本,一直做了两次沉默十年,欧洲也很可能或者已经步入沉默阶段。
【事实上,3%年增长率对发达国家来说,真的是一个良好的数字。但是,对于一个惯于高增长的行动党,如何调理心理,面对人民的诉求,这才是一个困境。】
在求师无门的背景下,行动党如何摆脱困境?它不可能像香港特首梁振英那样,不顾低下收入选民的情绪,只考虑经济发展,甚至否决低下选民的投票权。2011年大选后,行动党事实上,已经说自己是走民主社会主义的路线,在经济管理上,也做出一些让步, 如公积金的使用和医药保险。
无论如何,行动党的最大本事,还是在一个国内没有竞争的环境下,利用高压手段才能取得成绩。同时要求一部分人民做出牺牲,例如,10多年低收入工友没有获得实际的加薪,或者只有生产力提高,才能获得加薪。这套叫一部分人先牺牲的做法,在高经济增长的时代,也做不到照顾下层人民。在低增长的未来年代,将会是难上加难。而要行动党跳出旧的经济管理思维,在政治上,尤其是自认以儒家治国为方针的保守,亲亲我我的做法,更是…

A $1000 Justice Question? And the Transition World.

[If found guilty, the AHPETC is liable to a maximum $1,000 fine for the regulatory offence.]#1
The trial dispute between National  Environment Agency and Aljunied-Hougang-Punggol East Town Council is over a $1000 fine.  If we consider legal fees, time spent and administrative costs from both sides,  adding them together it certainly costs more than $1000.
In pragmatic Singapore, especially for businesses, it is cheaper to pay the fine or issue a warning letter.  NEA, representing the PAP government and WP-led AHPETC must have seen the gains over costs. Both hopes to gain political  points over the trial.    
The dispute over the ‘unlicensed’ trade fair is after all a justice problem. $1000 cannot settle the dispute even after the Courts make its final ruling later.   In paper, the trial is  closed and a justice is made.   However, it will remain an issue and how public see and judge it will be another level of justice. Will social media change the perception of justice?  Who is more afr…

从新加坡总统选举看 香港真假普选之‘人算不如天算’

“真亦假时假亦真,无为有处有还无!” - 曹雪芹《红楼梦》

香港的真假普选之争,到底是有还是无?普选看来是势在必行,问题是最终是真普选还是假普选 - 全面开放的还是候选人关起门来先内定。 不论是真还是假,一人一票倒是争论的两方都同意,只是先后次序的不同。
真普选一方说真普选是没有内定,没有资格论证的问题。因此,一人一票在先,候选人由选民决定。被认为假普选的一方,认为既然有一人一票的制度,所以,是真的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到底谁真谁假,谁有谁无?
如果我们回看新加坡的总统选举制度,以真普选的标准来说,那新加坡的总统选举是假选举。而如果根据被指为假普选一方的定义,新加坡的一人一票在后,可以算是真普选。
以2011年的总统选举为例,政府引用宪法的规定,在总理的授权下,成立了一个三人总统选举委员会,这个委员会负责鉴定候选人的资格,只有达标的人,才获得参选证明书。
这和香港的1200人的提名委员会一样,(人大议决)特首的遴选资格是要获得50%以上委员们的同意,才可以参与一人一票的普选。看起来,香港的1200人阵容,比我们的三人委员会大得多了。这是不是说,新加坡比香港效率高了很多,三个人就做了1200人的工作?
不论如何,提名委员会也好,总统选举委员会也好,它们都排在一人一票之前,没有它们的同意,在选举游戏规则下,即使有天大的本事,没有参选证书,就没有资格参选。
假戏真做
新加坡选民事实上没有很关切这个真假问题。人们关心的是:有没有选举,有没有两个以上的候选人,是否又出现直通车现象--只有一个人获得提名资格,然后在没有对手的情形下,自动当选。
因此,新加坡选民,外围赌博集团,放出来了的赌盘,竟然是有没有直通车的总统选举,或者一个,两个,三个还是四个候选人。不是一人一票的问题,而是到底有没有‘假普选式’的总统选举。我们可以赌有没有总统选举,也可以赌将会有几个人获得参选资格。
那么,新加坡的‘假’总统选举,是否有产生什么真的效果,真的政治格局呢?  答案是相当的肯定的,选民的真性情,反映在选票上,的确让行动党大吃一惊。
1993 年新加坡举行第一次总统选举,行动党大力推荐的前副总理王鼎昌在对手不进行竞选活动的情形下,只获得58%的选票,的确赢得不漂亮,反而暴露出高达41%选民对行动党不满。
最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行动党大力推荐的总统候选人,竟然在中选后,反过来要求行动党政府,以宪法精神,依据宪法规定,把国家…

With 40% non-citizen population, we still don’t know the outside world.

We have a very high non-citizen population, maybe the highest in the world. And yet, we only know the world inside Singapore and not outside Singapore.
4 in 10 persons in the streets of Singapore are not citizens. We see foreigners, we encounter them, we meet them every few seconds and yet we don’t know them.  Foreigners work beside us; live next doors; go to the same wet markets, super markets, hawkers’ centers, take the same bus or train; and even attend the same schools, concerts, libraries, and museums.      
Why do we know nothing about the outside world? A skewed non-citizen population may explain this strange outcome. But this non-citizen population is big.  We are talking about millions of people. This big non-citizen population is big enough to have foreigners coming from all major countries, from all continents, and from different language and religion backgrounds.
These are rich resources to know about the outside world - a world outside Singapore. A world that PM Lee wan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