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AP预算未来:梁山伯还是娶不到祝英台


【同床三年,梁山伯没有发现祝英台的女儿身。这么老实,难怪最后娶不到祝英台。和行动党同床50年,新加坡人也同样没有发现行动党的正身 - 狐狸的尾巴。难怪,行动党能够一直沿用朝三暮四的预算案,制造无数的梁山伯,娶不到美人归。】


说金禧年的预算案,为何离题到谈梁祝的爱情故事。梁山伯到死还是娶不到祝英台,和预算有什么关系?梁山伯太老实了,就像善良的新加坡人一样,身边是一位美女,还不知道,当发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因此,最后娶不到老婆,气得吐血而死。人家梁山伯只糊涂了三年,许文远就在国会发表伟伦,那么,和老实新加坡人的50年相比,那就是要尽快发现,觉悟把行动党推翻,重新开始,才能娶到好老婆。不能再像梁山伯那样了。


为什么说今年的预算案是朝三暮四,说是梁山伯娶不到祝英台呢?这里先举出几个例子:


¥考试费免了,因为之前学费已经涨了。
¥路税减低,但是,汽油税却涨了。
¥55岁公积金会员首三万元,多得1%利息。因为,之前已经赚够了你们的血汗钱。
¥50岁以上公积金会员的公积金缴交率提高。因为以前把它特意的降下来,现在只是微调上升。
¥孩童和学生的教育基金补贴,类似公积金制度,进来容易,出去难。不够的时候,尤其是要和马家老板的孩子,祝家的女儿一起出游学习,梁山伯就要打工,或者当掉家当,不然,就只有弃权。


这种朝三暮四的做法,梁山伯不明白。人人都说政府大方的派钱,有的说这是罗宾汉解救没有钱的人,像梁山伯这样的学生有救了。有些形容这是达尔文的适者生存,到底是帮忙落者生存,还是富者越富?梁山伯怎么能够明白洋人的论调,什么罗宾汉,什么达尔文,梁山伯只是知道梁山好汉,项羽刘邦推翻秦朝。


梁山伯只知道听老师的话,听政府的话。因此,老实到缺少独立思考。他对意识形态的东西,言听计从。梁山伯其实对以下的政策是一知半解的:


# 25岁以上未来技能补足500元。
# 公积金顶限上调到6000元。
# 个人所得税回扣50%。
# 延后上调劳工税。
# 40岁以上教育培训课程最少津贴90%。


未来技能是什么?公积金顶限上调,所得税回扣,劳工税,教育津贴跟梁山伯无关。但是,人云亦云,大家说好,梁山伯也认为好,反正梁山伯是一个爱读书的的人。但是,这些钱是不可以拿出来的,比公积金还要不灵活,这不是梁山伯的 钱,是政府(利用人民的钱)给的钱,条件,使用方法,当然更加不方便。


梁山伯上网看了一下,突然发现,有反对党提出最低工资,免费教育,医药福利,甚至包括把新加坡政府投资投资公司,淡马锡,外汇储备重新管理,公开透明管理。因此,梁山伯很希望全民免费上网,这样才是智慧国的象征。可惜财政部长让他失望。为了对梁山伯进行思想教育,新预算提供梁山伯朝三暮四的意识形态,阻止他中反对党的毒,还要从以下方面让他认知失调:


@人民投诉贫富悬殊,新预算特意对最高收入者微微调高税率。
@人民投诉外汇管理不透明,现在政府把淡马锡的预期回报纳入可以使用的政府资金。
@捐款税务回扣调高和延长到2018年。
@10亿元注入国立研究基金。
@30亿元注入“樟宜机场发展基金”。


新财政预算案高调说“人民是经济转型的核心”。今年的预算主题是《共创美好未来,加强社会保障》。梁山伯给搞得糊涂,梁山伯是核心,梁山伯有美好未来,有社会保障?那么,梁山伯是否可以娶到祝英台?这是梁山伯最关心的。不然,死不瞑目。这些高调和主题,对梁山伯来说是曲高和寡,好像每一年都是如此。只是替代声音多了,朝三暮四的把戏就跟着多了。


财政预算案如果真的把人民当成核心,共创未来,强化保护网,就要让人民自由思考,让人民有话语权。 50年来,行动党政府一直通过意识形态来控制人民的思维,而梁山伯在礼教闪电教义下,根本就没有想到祝英台会女扮男装,他没有独立的思维,他无法摆脱行动党强加在他身上的思想束缚,而只能一味听许文远似是而非的辩论,并且接受这种命运的安排。


在行动党笔下,或者说在许文远的辩论原则下,梁山伯没有想到私奔过,没有想到放下功名到杭州做生意,没有想到其他女孩,甚至入赘豪门。更加没有,在三年里,想摸一摸祝英台的坏念头。梁山伯只有像许文远说的自哀自怨,自杀式的结束生命。这就是行动党给新加坡人安排的命运,您接接受吗?


如果接受,那么梁山伯在以人民为核心的新预算案中,最终的命运还是娶不到祝英台。因为,一介书生,梁山伯的财力物力,还有缺少独立思考的头脑,一定无法和祝英台家,祝英台许配的马家相比。50年来,只有40%新加坡人看清这个事实,新加坡的未来,核心人民,要依靠更加多人看清行动党的嘴脸。

金禧年的预算案,50年来没有改变,意识形态,思想控制健在。虽然步入中年,行动党并没有放松思想控制的打算,更加没有放弃fix反对党。预算案没有自由空气,如何打造新加坡的人才资源?行动党的预算案,就是要培养多几个梁山伯。而这些梁山伯最终还是娶不到祝英台。因为他们无法摆脱行动党的教条。

Comments

  1.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2.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3.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梁山伯在白衣人控制的国家里,永远找不到美女!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水中的月亮,看得见的凄凉!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有识之士拒绝发声,新加坡何去何从?

新加坡的精英、有识之士、知识分子、中产阶级拒绝对国家的发展做出积极的评论,分享,分析他们对国家前途的看法。这种情形在李显龙出任总理后,每况愈下,越来越严重,已经成为新加坡目前面对的最大挑战,国家继续前进的绊脚石。
最近,李显龙和他的一群高级顾问,不约而同的呼吁有识之士出来,提供意见,对国家各方面建设,提供不同版本的建议。
李显龙说,他尝试不让身边只有只说“对”的人。如果,整天被唯命是从的人围着,那将是一种灾难。言外之意,就是说领袖必须接受批评,承认错误。#1

李显龙的高级顾问更进一步。他们说新加坡需要说“不对”的人。他们要更多不同的意见,反对的声音,甚至悲观的声音。他们认为新加坡需要更多(公务员)人出来挑战当局。最重要的,他们认为有识之士对政策的发声,能够让新加坡未来50年更加美好。



这种呼吁,呼应要求有识之士出来发声,提供反对意见似乎是一种哀求。有识之士的反对意见有助国家未来更加美好?为何立国以来,从来就没有如此哀求过?可见,事情已经失控,有识之士已经意兴阑珊,提不起兴趣。他们翻看历史,提供反对意见的人,尤其是反对党的有识之士,下场如何?
【不出声的历史背景】
有识之士不提供意见,不改进、不改良政府的政策,不是行动党政府一直以来的国策吗?为何现在,李显龙和高级顾问,接二连三如此低声下气哀求有识之士发声呢?难怪,有识之士并不相信行动党的诚意,前车之鉴,他们害怕步上前人的后尘。
人民行动党在李光耀领导下,对于反对他的知识分子、有识之士、学术精英、专业人士,从来就没有给予尊重,不用内安法来对付已经是客气了。到了吴作栋出任总理,原本以为比较开明,也不是闹出林宝音事件。到了李显龙任总理,人民也没有给予厚望。林宝音在林宝音事件20年后,还给李显龙写公开信。她的建议,李显龙听进去了吗?
原本以为2011年大选,新加坡选民开始觉醒,明白手中选票的重要性。新加坡人愿意接受不同的声音,但是2015年的大选,却似乎极为容易被行动党的民粹所误导。有识之士看在眼里,能够不意兴阑珊吗?不仅有识之士意兴阑珊,连一些反对党人士,也意兴阑珊起来。
2015年大选后发生的事情,更加让有识之士提不起劲来。除了压制网络言论外,看看在国会通过的立法和修法,总统选举制度的变更等等,行动党政府是否真的有诚意,接受不同的意见,反对的声音?
这是行动党的困境,新加坡的悲哀。
新加坡的有识之士,怎么有可能出现儒家的所谓的”以天下为己任…

接管市镇理事会的政治考量、政治代价?

人民行动党政府已经做好司法程序,可以在模棱两可‘莫须有’的理由下,接管市镇理事会。国会已经通过市镇理事会修正案,一旦市镇理事会的管理出现所谓的状况,国家发展部长便可以顺理成章的、名而言顺的把民选市镇理事会的管理工作接管过来。
这里的市镇理事会,当然是指工人党管理的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行动党没有傻到接管自己的市镇理事会。修改后的司法程序能够让行动党政府,合法合理的在符合新加坡法律的条文下,明目张胆的把一个民选的市镇理事会收归到自己的管理之下。就像民选总统那样,明目张胆的修改选举制度,否定一些人的参选资格。
新加坡人又能说些什么?又敢做些什么?就像陈清木昨天的记者会,他除了对总统选举制度的变更表示不满外,他还能说什么?就是这么简单,轻描淡写的回答:
行动党和李显龙总理,就是看准了,看透了新加坡人的心理,表明这是司法程序,在法庭、在法律上,行动党政府都不会被打败。那些敢于挑战法律的人,在新加坡的短短50多年的建国历史中,下场都是以悲剧结束。最近的一个例子, 就是新加坡最年轻的政治犯余澎杉在美国的遭遇。同样一个人,不同的国情,命运也不一样。
行动党已经做好接管的准备。现在,只是考虑政治上的得失和评估政治代价。当然,也会考虑时间点,什么时候切入最适合、最划算、最能够获得最多的选票。
【下届大选的变数】
今年的总统选举,基本上已经是没戏看了。大家大约都可以估算到结局。反而是三、四年后的大选,存在变数。 行动党也了解,要重获2015大选的佳绩,在没有造神运动的条件下,似乎是不可能。因此,要维持一个高得票率,就必须出一些怪招。把非选区议员人数增加到12位,就是给人民一个小甜头。如果真的上当,新加坡就清一色没有非行动党的市镇理事会了。
没有工人党的市镇会,这个机会似乎不高。因此,最好能够把工人党困在阿裕尼和后港。而通过合法接管,又通过媒体,社交媒体,一系列的‘转型正义’活动,说不定死马当活马医,动摇阿裕尼选民的心,从接管变成收复,那就是美事一桩。
事实上,市镇理事会修正案通过后,行动党和工人党表面上没有说出口。但是,大家都在盘算国家发展部长,会通过什么理由,什么时候,进行接管工作的法律和司法程序的准备。2017年是总统选举年,大概不会在这个时候出手。
但是,出手的时间,也不可以太过接近下届大选。最少要让行动党的所谓‘转型正义’(你做错,我有责任保护纳税人利益)的宣传活动进行到底,主流媒体和社交媒…

李显龙的幻象:新加坡人对他的 dishonorable 行为无动于衷。

李显龙的焦虑,最近特别的明显。焦虑后的行动决策,如,总统选举,李光耀孙子李绳武事件,议长人选,都显示他的幻象。他认为,新加坡人对他的所作所为,无动于衷。国人心里虽然不满,但是,在高压和照顾既得利益者的背景下,新加坡依然可以保持稳定,经济继续成长,政治上没有改变。
李显龙当然有焦虑,正如他的妹妹和弟弟对他的指责:Dishonorable son。李显龙害怕人们对他的诚信起疑心,因此,在国会搞了一个自辩。既然国会没有提出相关资料证明他的诚信有问题,那李显龙就是清白了。
同时,李显龙也明白,自己的清白,只是国会里才站住脚。在国会外,当然有不同的解读。李显龙还不至于把英国广播公司BBC给关掉,因此,英美的广播和新闻,还是,可以对新加坡政治发展做出评论。李绳武在脸书上对纽约时报对新加坡司法的评论文章,就让李显龙焦虑不已。通过私人管道,进入李绳武的私人脸书部分,焦虑的把私人空间,公开化并且告上法庭。李显龙不顾个人隐私,既然为了个人的焦虑,不惜进入别人的个人空间,这简直就是内安法恐吓手段的升级版。
新加坡人真的如李显龙幻象中的,无动于衷吗?原本上个星期六,在演说者角落,有一场抗议总统选举的活动,由于当局的种种限制,最后不得不叫停,从室外的公开活动,改成日后的室内活动。这不也是李显龙的焦虑吗?
李显龙的确有焦虑,但是,他却认为新加坡人很乖,很听话: 给你们什么总统候选人,你们就会认命接受; 想提告什么人,就提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没有人有意见; 给什么议长人选,国会就认命接受; 地铁误点误事,任何解释,人民都会接受; 无现金就是无限金,跟不上是你的错; 糖尿病就少吃白饭,多吃糙米饭;。。。。
这是一种李显龙独特的焦虑幻象。他很焦虑,自己无法做得比老爸好,甚至连吴作栋都不如。他也焦虑在后工业时代,新加坡无法创造高薪职位给年轻人;新加坡无法照顾贫穷老弱,无法为他们提供医药服务; 接班人无法胜任挑战; 新加坡人在无限金时代,成了乡下佬; 地铁和教育服务提不上来; 。。。
陈川仁自愿减薪出任国会议长,不论是升职还是降职,已经充分说明,他在国会外,在行动党的职业保护伞外,无法找到一份比国会议长,还要高薪水的工作。 这点显示他不如海军出身的吕德耀。吕德耀即使找不到高薪职位,也毅然离开内阁和国会。 陈川仁,为李显龙成川成仁,却也凸显接班人的素质问题和骨气问题。他们离开了行动党的大树,如何面对现实生活?李显龙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