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16

从修宪,看李显龙的使命感和责任心。赌城风云?

从修宪,看李显龙的使命感和责任心。赌城风云?

【从华校生价值,英校生价值,瑞士生活价值,到李显龙的赌场价值,现在的使命感和责任心一直围绕着拼经济的赌场钱云。修宪,会不会是行动党策划的另一场豪赌呢?】

新加坡国会即将对民选总统制度进行辩论和修改。由於人民行动党在国会中拥有超过90%的议席,因此,有关宪法委员会提出的修改建议,只要符合李显龙总理的使命感和责任心,就一定能够获得国会的通过。

那么,李显龙的使命感和责任心应该如何定义,或者说他是否跟行动党的前辈领导有着一样的使命感和责任心?他是否具有先辈们的‘华校生’和‘英校生’的价值观?或者说,他兼具这两种价值,能够带领新加坡冲向新的高峰?新的云端?

想了好久,还是想不到李显龙的使命感和责任心,到底是什么?
只是记得2004年,他一上任就建议开赌场。

在讨论使命感和责任心前,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新加坡的历史。我们是否真的如行动党所说那样,只用了一代人的时间,就从第三世界一下子变成第一世界国家了呢?

百年树人,让我们看一下新加坡的教育。我们在英国殖民地教育下,拥有西方追求理性,务实,法治的思维。殖民地后期,大量的移民进入,也推进了中国的传统教育。 这就形成了,我们在1965年独立的时候,同时并存着华校和英校。

1819年,新加坡开始成为英国东印度公司管理下的一部分。英国人为了让新加坡成为一支金鸡,成为贸易中心,因此,就必须引进一套英国的制度 --法律,关税,商业,甚至教育。新加坡在百多年前,就有英国官方设立的学校。随后,基督教会也跟着进入新加坡。一直到今天,独立后,我们依然继续拥有这些教会学校。其中有些教会也办起华校来。

中国南方的苦力劳工接着也到新加坡来。当然,英国东印度公司也从印度引进劳工,但是人数却比较少。华人南来后,经济有了基础后,也考虑到教育的问题,因此,就出现华文学校。这些学校由华人商会,同乡会,会馆等出钱出力设立。其中,在1950年代还设立了东南亚第一所华文大学-南洋大学。而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也在独立前后,设立了官方华校,其中一个目地就是对付私立华校的左倾思想。无论如何,即使在政府官立的华校里,还是有教导和高唱岳飞的‘满江红’。因此,不能说官立华校,没有教导中国传统的价值观。

所以,新加坡独立后,基本上产生了两套价值观 -- 华校生和英校生的价值观。这事实上,就是新加坡成功的要素。 华校生具有儒家的人文思想,而英校生则具有就类似…

A ‘Backfiring’ EP Proposal Turns Into A Political Liability of the PAP

A ‘Backfiring’ EP proposal turns into a political liability for the PAP
The proposed changes to Elected Presidency will become a People’s Action Party political liability.  It will not only affect coming EP election but also the future General Elections.
The ‘backfiring’ effect will be the real test for the PAP after the death of Lee Kuan Yew.
Ideal political design of the PAP in the past is one thing. The outcome of the proposed EP design can be another thing as seen in the recent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 elections as well as PE2011.  The Legco election results indicate the aftermath of the (unsuccessful) amendments to Hong Kong Chief Executive election.  The 2015 proposed framework of 2017 Chief Executive election in Hong Kong seems to favour a pro-Beijing candidate. The framework was rejected by Legco, an embarrassment for the pro-establishment and pro-Beijing group.  Of course, we should not forget the Umbrella Movement a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movement and the recent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