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6 September 2016

从修宪,看李显龙的使命感和责任心。赌城风云?

从修宪,看李显龙的使命感和责任心。赌城风云?


【从华校生价值,英校生价值,瑞士生活价值,到李显龙的赌场价值,现在的使命感和责任心一直围绕着拼经济的赌场钱云。修宪,会不会是行动党策划的另一场豪赌呢?】


新加坡国会即将对民选总统制度进行辩论和修改。由於人民行动党在国会中拥有超过90%的议席,因此,有关宪法委员会提出的修改建议,只要符合李显龙总理的使命感和责任心,就一定能够获得国会的通过。


那么,李显龙的使命感和责任心应该如何定义,或者说他是否跟行动党的前辈领导有着一样的使命感和责任心?他是否具有先辈们的‘华校生’和‘英校生’的价值观?或者说,他兼具这两种价值,能够带领新加坡冲向新的高峰?新的云端?


想了好久,还是想不到李显龙的使命感和责任心,到底是什么?

只是记得2004年,他一上任就建议开赌场。


在讨论使命感和责任心前,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新加坡的历史。我们是否真的如行动党所说那样,只用了一代人的时间,就从第三世界一下子变成第一世界国家了呢?


百年树人,让我们看一下新加坡的教育。我们在英国殖民地教育下,拥有西方追求理性,务实,法治的思维。殖民地后期,大量的移民进入,也推进了中国的传统教育。 这就形成了,我们在1965年独立的时候,同时并存着华校和英校。


1819年,新加坡开始成为英国东印度公司管理下的一部分。英国人为了让新加坡成为一支金鸡,成为贸易中心,因此,就必须引进一套英国的制度 --法律,关税,商业,甚至教育。新加坡在百多年前,就有英国官方设立的学校。随后,基督教会也跟着进入新加坡。一直到今天,独立后,我们依然继续拥有这些教会学校。其中有些教会也办起华校来。


中国南方的苦力劳工接着也到新加坡来。当然,英国东印度公司也从印度引进劳工,但是人数却比较少。华人南来后,经济有了基础后,也考虑到教育的问题,因此,就出现华文学校。这些学校由华人商会,同乡会,会馆等出钱出力设立。其中,在1950年代还设立了东南亚第一所华文大学-南洋大学。而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也在独立前后,设立了官方华校,其中一个目地就是对付私立华校的左倾思想。无论如何,即使在政府官立的华校里,还是有教导和高唱岳飞的‘满江红’。因此,不能说官立华校,没有教导中国传统的价值观。


所以,新加坡独立后,基本上产生了两套价值观 -- 华校生和英校生的价值观。这事实上,就是新加坡成功的要素。 华校生具有儒家的人文思想,而英校生则具有就类似马克思-韦伯(Max Weber)所说的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精神。


Copyright: Coursera@Fudan


【华校生和英校生的价值观】
马克思-韦伯认为西方出现现代资本主义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的社会出现了一整套的敬业的精神。这些敬业精神可以相对应于韦伯在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当中所说的天职的观念,职业的观念,也就是一种使命感和责任心。


而这种新教伦理在亚洲并没有出现。但是,亚洲四小龙的出现,却出现类似的西方资本主义精神的使命感和责任心。在不具新教伦理的条件下,为何台湾,香港,新加坡和南韩却取得经济发展?事实上,在明清时期的新儒家,新道家和儒释道思想,在当时的知识分子间也产生了一种以天下为己任的观念。 余英时认为这可以等同于韦伯所说的入世苦行。余英时在他的历史考察当中又进一步发现明清儒家的所谓的治生论可以等价于韦伯所说的商人精神。


我们如果在细看一下台湾,香港,新加坡和南韩过去两百年的历史后,就会发现,亚洲四小龙不但具有儒家思想,同时也受到英国和日本的殖民统治。当然,殖民统治的程度有所不同。香港和新加坡几乎完全的融入英国的制度和精英治国的思维。台湾和南韩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不然为何今天部分台湾人还认同日本,认为慰安妇可能是自愿的。


了解了这个背景,就知道为何新加坡在独立前后出现华校生和英校生的价值,也比较容易接受这个事实。这个时期的华校生和英校生对于华文和英文的掌握,都是十分自信的。就拿早期的新闻媒体来说,中学毕业的华校生和英校生,都能胜任报社的记者,编辑等工作。这和后来所谓的双语教育下,无法掌握中英文精髓的毕业生有着明显的不同。


【王鼎昌 --华校生价值的最后一根稻草】
王鼎昌的‘以天下为己任的观念’是他担任民选总统的时候,才真情流露出来。事实上,新加坡人认为他才是人民总统,因为他为人民发声,要求政府提供国家资产,外汇储备的资料。虽然,这个要求并没有获得行动党政府的合理回应,但是人民认为他已经尽力了。


当初在设计民选总统时,压根没有想到,作为前任行动党主席的王鼎昌,竟然会为了人民的利益,委托,而和行动党政府对着干。


这和王鼎昌作为一个华校生,具有儒家思想,不能说没有关系。


王鼎昌之后,似乎不可能再找到一个新加坡总统(或者总理)具有华校生的价值。


当你读到下面这条新闻的时候,不需要惊讶,也不需要难过,这只是代表华校生这根稻草已经被连根拔起。

王乙康:旧南大关闭 是华社为建国所做的妥协http://www.zaobao.com.sg/realtime/singapore/story20160915-666674


为了遮人耳目,在80年代,行动党政府还邀请杜维明来新加坡搞儒家教育,似乎还想挽留奄奄一息的华校价值。说真的,还会有人记得这个传播儒家思想的教育工程吗?


不过,或许令人不能苟同的是新加坡现在连英校生价值也没落了。。。全民学英文英语,为何没有学到以前英校生的价值观?


【李光耀 --英校生价值的终结者】
有关李光耀的价值观,在去年已经大事报道。如果把他当成英校生的价值代表,应该说得过去。他代表着早期行动党内英校生的价值。因此。随着李光耀的过世,也代表着他那个时代英校生价值的终结。(或许,你也可以把刚过世的那丹也算上?)


为什么说英校生的价值终结于李光耀?难道说接任的总理,没有英校生的价值吗?你看一看现在的部長,第四代行动党接班人,有没有英校生的价值?如果以韦伯的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精神来做标准,那么,这些接班人的金钱价值肯定高于他们的英校生价值。他们的献身和使命感还远远不如80年代被内安法扣留的天主教教徒。这些被拘留的天主教徒,只不过见到社会上的不平不公,就被当成共产党和马克思主义的同路人。


【吴作栋无法完成的任务-瑞士生活价值】
吴作栋是新加坡独立后的第二任总理。他有一个使命感,就是把新加坡人的生活提升到瑞士的水平。当然,这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行动党领袖已经不愿意谈论这个伤心的课题。


吴作栋有这个崇高的理想,但是,作为一个过渡,他是有心无力,还是根本就是没有责任心来完成他的使命感?如果说吴作栋还有英校生的价值,那么,我们只能说这个价值已经式微了。他已经没有新教伦理的坚持,也没有资本主义‘为民服务’的精神。因为,他也是大力支持部長領高薪的总理。


【李显龙--双语精英的价值?】
2004年8月,李显龙出任新加坡第三任总理。同年11月,他宣布政府计划让业者开两间赌场。不论从新教伦理的英校生价值,还是华校生的儒家思想,赌场是一个很难想象的选项。


所以,真的不知道李显龙的使命感和责任心在哪里?他在打拼经济时,考虑的是如何利用赌场来持续发展。这和早期华校生,英校生的价值观相差甚远。比吴作栋的瑞士价值,当然低下很多。


所以,他除了为了确保行动党的继续执政,提供高薪,拼经济以外,就是看不到华校生和英校生的价值。或许,两个不同的半桶,在价值理论上,无法和一桶英校生价值或者华校生价值相比。这是李显龙不平衡的地方。也或许,他认为这是他最平衡的地方,因为他比他的前任总理,更加能够掌握双语,甚至三语。因此,没有理由价值层次却比前任来得低。


既然如此,李显龙为何要修改宪法,间接的道明什么族群的人适合担任什么官位。这种做法,和新加坡信约的‘不分种族’似乎是背道而驰,有着分化族群的味道。


事实上,新加坡人对于总统选举的修宪问题,以及从2011民选总统的选举中,已经看到现任总统陈庆炎,是四个总统候选人中,使命感和责任心最低的一个。陈庆炎并没有获得超过50%的选票,只以微差胜出。


由于对使命感和责任心的要求,新加坡选民在考虑投选心目中的总统候选人的时候,就会把对行动党政府的制衡考虑在内。这种局面是行动党政府非常不愿见到的。


建议中的新的民选总统的权力将会被制约,而总统顾问理事会的权力将扩大,成员也增加到8位。这似乎说总统受到制衡,而不是总理/内阁受到制衡。民选总统是要制衡政府,现在反而被总统顾问理事会制约。


因此,类似王鼎昌提出的储备金,国家资产的问题,也很可能在总统顾问理事会的制约,连信也发出来。


反而是国会无法制衡政府,总统无法制衡政府的局面更加容易发生。或者,总理和总统都是同路人,有着相同的使命感和责任心,有着同样的赌场价值观,这样一来,就可以放心的进行一场豪赌。


李显龙在一上任就采取赌场的经济策略,为了拼经济,拉大贫富距离,也大量的引进外来人口,这无形中导致本地和外来人口的紧张关系。赌场的价值观凸显李显龙很可能对新加坡经济的下一步进行豪赌,我们当然不知道豪赌的内容是什么,但是,由于国会和总统都无法有效制衡政府,(更加可能的是总统当然同意豪赌时的赌注和筹码:储备金),新加坡的储备和重要的人事任命将在缺少监督制衡下,让行动党政府为所欲为。

难道民选总统的修宪,就是为了下一场豪赌?这真的是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赌城风云。。。

###
毛骨悚然的歪理确实存在,下面这则新闻可以作为参考:

唐振辉高级律师昨天在高庭开始审理有关上诉时,指出他的当事人康希(52岁)把教会的2400万元建堂基金用来资助妻子何耀珊(46岁)的流行音乐事业,是在执行传福音的“跨界计划”。而即便这不是建堂基金的指定用途,康希和五名副手却都是真诚地相信他们的做法对教会有利,法庭不能凭他们错用基金来断定他们有不诚实的意图。
http://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60916-666742

只要对教会有利,错用基金不等同不诚实的意图?或许,豪赌错用储备金,也不等于政府有不诚实的意图。真的,我们不能不佩服这位行动党议员唐振辉高级律师的辩诉。行动党政府或许也和这位唐议员一样,只要对国家有利,错用储备,也是情有可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