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17

2017: A divided Singapore. A Divided PAP.

一个“拗”字,道尽2017年的新加坡。

从总统,总理,到部长,甚至新加坡和中国的外交关系,人民行动党政府在李显龙带领下,从年头一直硬拗到年尾,演出精彩,令人为之结舌,叹为观止·。硬拗的厚黑学,可以说达到60年来的最高点。从年头的装甲车事件,到年末的地铁事件,其中,又穿插硬拗的总统门和硬拗的总理国会自辩门,再加上李家祖屋门。在新加坡历史上,我们何尝有幸遇到这么多的硬拗们!

2017年即将结束,我们在面对一波又一波的硬拗冲击着新加坡的建国理念,和辛苦建立起来的机制,怎么不会产生何去何从的迷茫?硬拗下去的结果,很可能出现更加专制,更加霸道,更加蛮横无理的社会。如:脚踏车,电动车可以硬拗成合理地在人行道上行驶。(这似乎已经成为常态了)

上梁不正下梁歪。硬拗伤害的不只是李显龙,行动党政府,而是整个新加坡。小孩从小学习硬拗,大人运用硬拗得了便宜,公司硬拗取得合同,生意硬拗消费者吃亏,政府硬拗人民吃苦。

在此呼吁当政者,不要再利用硬拗来消费人民,消费机制,消费国会,消费法院。千万不要把一时的硬拗,变成永久的硬拗:一种常态的硬拗文化和政治。当然,人们会问,李光耀也利用硬拗来达到执政效果, 为何李显龙不可以。这就是硬拗的境界不同呀!时代背景不同! 人民虽然不服李光耀的硬拗,但是却看到效果;创国初期,只有行动党的硬拗,人们别无选择。但是,现在李显龙的硬拗,却是一个死胡同,最后导致两败俱伤 - 人民和政府双双伤在硬拗剑下。

【硬拗如何凝聚社会】
政府一直高喊团结、共识、社会凝聚;但是,如果行动党一直硬拗机制,改变游戏规则,以便自己一直处于优势,而人民却处于劣势,这将无法把新加坡凝聚起来。

硬拗的结果将是一个分裂的新加坡。

硬拗可以产生一个委员会,改变一个人的意愿。硬拗可以改变候选人的身份,以便以另一个符合新游戏规则的身份来参选。硬拗甚至连个人的隐私都可以公开,以便进行司法程序。

硬拗后的新加坡将只出现一种声音。

而且,这种声音还需要国会的保护。在国会里硬拗,而不在国会外,法庭内争辩,然后,就自我清白地总结说,没有新证据,一切疑虑自动消除。最可怕的,就连国会辩论的直播,也受到控制。这是一把什么声音!独裁者的声音吗?

一种声音产生硬拗文化、硬拗政治。

地铁问题现在归咎于文化问题。那么,文化问题如何产生,不就是硬拗行动党私有化、高回报,拼效率的后果吗?忽视人文需求,只求眼前利益,甚至连人口增长,如何配搭都做不到。这样就不是简单的文化问题,简直就是行动党…

The Awakening of English Educated Elite and the Calling of Tan Cheng Bock??? Perhaps.

Dr Tan Cheng Bock believes the PAP government decision on PE 2017 will affect the outcome of the next General Election. Dr. Tan also indicates his intention to train potential good members of parliament.

Is he saying the People’s Action Party will lose more seats in time to come? And the current MPs, including NMPs and NCMPs, are not up to standard. Perhaps, both are valid statements.

Is this a game changer for politics in Singapore?

To make the statements valid, there will be a need of a true awakening of English educated elite answering to Dr Tan’s calling. Judging from the more than 150 people turning up to listen to Dr Tan, how do we make assessment whether there is an awakening and self conscience?

[No more Chinese educated elite]
When I attended Chinese schools many years ago, about one-thirds of Singapore students were in Chinese schools. Since then the enrolment declined till zero and now there is no more Chinese schools in Singapore.

So, what we have now are English schools…

尚穆根的强势,李显龙的硬拗。 独裁者的丧歌,行动党的尽头。

人民行动党的强权政治走到了尽头。虽然,李显龙,尚穆根等依然摆出强硬的态势,表示要维持和继续过去50多年的强硬、强权政治,但是,物极必反才是硬道理。回顾2017年,李显龙,尚穆根以及所谓的接班人,在网上网下,主流媒体发表的言论,不论是对付不同意见,还是,政策性言论,似乎看不出灵活性、变动性、时代感和群众感。

他们的理念、意识形态、和治国方向,似乎还是停留在1960年代的党内分裂,新马分治,对抗印尼,共产党威胁等种种背景。在治国制度,他们依然沿用、延用英国人留下的制度。例如:公积金、内安法。他们意图利用这种一贯的伎俩,威胁,恐吓人民,制造人民行动党才是新加坡的唯一希望。

【强势与硬拗】

以意识形态来说,尚穆根又管内政又管律政,是一个非常重要,落实李显龙思想和理念的部长。律政需要常常‘与时并进’更新律法,推陈出新不同的条规,来对付罪犯,当然,同一套法律,也可以对付不同政见的人。法律定下来后,内政部就要执行和贯彻这种由尚穆根和李显龙想出来的律法。

从律政部对法律的理念设计、构思,到内政部的如何执行、执法;这些都与治国的理念有关。当然,这些理念也是为巩固人民行动党政权而设计。稳定人心,控制人为,防范罪犯,垄断管理,诠释律法精神,执行法律条文等,这些动作,在李显龙看来,就是继续父辈的创党精神,建国精神,不单要做到始终如一,还要变本加厉,严厉执行。

出身大律师的尚穆根,在法律方面的知识当然不容忽视。这一点,可以从他为李显龙在国会辩论李家风波中看出来。别人的家事,竟然由一个外人来出头。李显龙必须借助尚穆根的法律知识,据理力争,清白自己。

【延续英国人留下的制度】

行动党在教育孩子的时候,回顾新加坡历史的同时,往往把50年代的新加坡形容成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的荒岛。似乎,什么建设都是行动党政府的功劳。他们忘记从1819年,莱佛士登陆新加坡开始,英国人已经在策划如何建设新加坡这个金蛋。就连新加坡旅游局也是这么宣传:



我们的法律、经济、贸易、金融、卫生、教育、警察,甚至国会等制度,都带有英国的传统和特色。行动党只是善于完善和强化这些制度,并且将之发扬光大(在经济贸易金融上),或者变本加厉(在内安法,在司法方面)。

这种发扬光大和变本加厉的做法,在经过50多年的运作后,现在正处于一种与时代摩擦的阶段。李显龙和尚穆根的做法,就是希望延续旧瓶装新酒的方法。他们认为,不需要改变,只要继续发扬光大(低薪、低成本…

Risk Up? Too Big To Fail? Temasek’s Fullerton Managing NTUC Income S$23 billion Assets.

As reported, Temasek Holdings owned Fullerton Fund Management is to manage S$23 billion of NTUC Income’s assets. From a policy holder’s point of view, the applicable rule of ‘high risk high returns’ will result to higher risk factor for NTUC insurance products. Fullerton is a specialist in Asian emerging markets and NTUC Income is an insurance company.  Insurance has to be risk aversion to protect policyholders and so adopts ‘conservative and dividend’ portfolio strategy. While Fullerton is looking for growth and aggressive higher risk/return.  By appointing Fullerton as fund manager, NTUC Income is expecting higher returns but also higher risk.
Will this partnership affect the relevant benefit of Income policyholders? Statements and press report have not mentioned the risk factor but only the positive win-win outcome for both companies minus policyholders.
[CPF Board and Temasek Holdings]
In a similar situation, it is like CPF Board indirectly (through government bonds) appointing Temas…

汽车总数零增长。老年人多过年轻人。经济如何持续成长。

2018年2月开始,新的汽车(和摩托车)数目政策是零增长。这意味汽车总数将达到饱和状态。与此同时,有关汽车的税收也不可能从量上着眼,而只能从素质上着手。如果要保持同样的汽车税收,每一辆汽车所交的税收 —— 服务费、手续费、注册费等,就要相对比以前多一些。
汽车的销售在工业化时代,象征一个国家和城市的经济力量。堵车也代表一种势力、活力,如果没有车水马龙,那么,这个地区的经济实力一定不怎么好,税收也不会理想。到了后工业化时代,我们讲环保,控制污染,因此,处处限制汽车的使用,燃料的使用,但是,越是如此,越能显现拥有汽车的身份。
零成长就把汽车变得珍贵,消费的等次也就进一步提高。
这是我们可以预见的贫富差距的一个场景。人民行动党政府现在把汽车政策摆出来,只是基于新加坡土地面积的局限,因此,不得不出此对策。贫富问题不是行动党要解决的问题,因为,没有能力拥有汽车和摩托车的人们,可以考虑公共交通 - 地铁巴士德士。不然,就是拥有一辆日渐兴起的电动自行车。这种自行车目前并不需要拥车证。说不定,将来也要交税,也要拥车证。
【老年人比年轻人多】
大华银行的一份报告显示,2018年,新加坡65岁老年人口将和年轻人的数目一样多。这归功于本地人的低生育率。
虽然,表面看来这和汽车零成长没有关系。但是,从侧面看,喜欢汽车的人之中,当然以年轻人居多。人口老化,年轻人减少,希望拥有汽车的人也会减少,这自然会影响税收。
为什么一直要提税收,因为,这是行动党政府最关心的大事。没有钱,什么事都做不了,连部长、高官、政府关联公司的领导都找不到所谓的人才、社会精英来担任。
老年人多了,年轻人少了,交税的人少了,这还得了!50、60年来行动党通过低薪、低工资推动的新加坡经济,现在面临真正的挑战。
当然,这也不是只有新加坡才会面对人口老化,低经济成长的问题。日经中文网最近有一篇文章,或许可以间接解释汽车需求减少的原因:

出门次数,20多岁年轻人比70多岁老人更少?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年轻人变得不爱外出,这种现象不仅限于日本。虽然原因各不相同,但这种现象却是全球都相同的。但是,老年人频繁外出,甚至超过年轻人,这却是日本特有的现象。那么,日本的老年人到底都去哪些地方呢? 调查老年人的外出目的发现,多为工作、就医、购物、度过业余时间,而业余时间的外出包括与朋友见面、旅行、徒步、去健身房、学习技艺、上成人大学等,非常丰富。】
https:/…

Lessons from Mugabe. Reminder from Tony Tan.

[Lessons from Mugabe]
The downfall of Robert Mugabe was a major international news recently. Robert Mugabe resigned under pressure from his own (ruling) party and possible impeachment from parliament.    
[The apparent relief of many Zimbabweans caps six days of uncertainty in the country, in which Mugabe heard — and largely ignored — calls for his resignation from his own ruling ZANU-PF party anddemonstrators in the streets. Then, the capper: On Sunday, even Mugabe's own ZANU-PF party voted to remove him and his wife, Grace, and appoint the recently ousted vice president, Emmerson Mnangagwa, as the head of the party in his stead. That's when the party issued its ultimatum: Step down, or you will be impeached. (NDP (US))


[In his resignation letter, Mugabe tried to depict his decision to step down as voluntary, a generous gesture to allow for a smooth transfer of power. The announcement halted impeachment proceedings that had already been launched against him by parliament. It’s a …

陈庆炎的有用和无用 - 看选民如何被玩弄 被忽悠

对于大多数选民来说,陈庆炎是无用的。首先,他只获得三分一的支持票。而六年总统任期走来,也的确是无用至极。说也奇怪,就是因为无用,对于李显龙和人民行动党来说,陈庆炎就变得非常有用。他的无用之处,他的无所作为,真正是行动党和李显龙看中,认为有用的地方。换成另外一个人,如何能够完善做到沉默是金的六年?
要做到行动党的有用,相对于选民的无用,如何拿捏的准,陈庆炎还是有一定的功力的。
退下来没有几个月,李显龙和行动党就注意他的有用之处。真是一鸣惊人。一下子就和钱打交道,担任投资顾问,一开金口就是评论内政外交。 ¥陈庆炎博士受委 担任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董事兼特别顾问¥陈庆炎:新加坡不能容忍 外国或外国机构尝试操纵人民情感
但是,对于大多数选民来说,他还是一无是处。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不会因为陈庆炎的顾问地位,而公开、透明向人民的交代、解释外汇的管理。反而会继续以往的保密工作。可见,陈庆炎担任总统前和担任总统后,他一路走来,并没有改变,他始终如一,继续行动党和李显龙那一套不公开政策。对于行动党来说,陈庆炎真的是一个很有用的人。虽然,大多数选民已经看到这点,但是为时已晚,祸害已经造成。唯一的方法就是在下次大选,明白有用和无用的道理,明智的投票。
李显龙还可以借用陈庆炎无“官”一身轻的特殊身份,来说些外国,甚至本国人不喜欢听的话。陈庆炎突然变得一身侠气,变成爱国勇士。
就算面对巨大压力,甚至意味着双边关系会暂时走下坡,新加坡也必须坚定地维护国家的基本利益。 刚在今年8月底卸下总统职务的陈庆炎博士昨天在拉惹勒南讲座上强调,新加坡的外交政策以一个宗旨为基础,那就是在广交朋友的同时,行使主权国家的权利,不让国家利益 附庸于他国。 他也敦促新加坡人时刻保持警觉性,不让居心不良者有机会发动宣传运动,挑起人民的情绪以达到自身(?)的目的。】- 联合早报
为何在担任总统期间,陈庆炎没有一股正气,成为一个有用的新加坡人?而在退下后,却变得如此爱国,勇气可嘉?一方面为大家管好外汇,一方面要仗义执言,不要动摇。陈庆炎完全变身,要做一个有担纲的人?
李显龙和行动党对于有用和无用的判断,是基于他们本身的利益,而不是建立在大多数选民的基础上。陈庆炎就是一个火活生生的例子,当然,陈庆炎的继任者,也不会有所意外。
这么看来,陈庆炎,这个不懂中文的人,似乎懂得庄子的有用无用之道。他作为一个被动者,行动党认为他有用,选民认为他无用。因此…

While China is transferring money to pension fund, our PAP wants to increase taxes.

The Ministry of Finance in China is to start transferring shares in State-Owned-Enterprises to pension fund for social security.  According to Caixin,
[A (China) Ministry of Finance document said that the move "demonstrates that state-owned companies are owned by all people and should benefit all people."]
China Daily adds that “the move will ensure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the country’s basic pension insurance system.” It can also improve the efficiency of SOEs. Currently, there are more than 200 million people aged above 60 in China. And there is a shortfall in pension fund, especially in poor provinces and bankrupted state companies..
[Taxes as solutions in Singapore]
While in Singapore, the People’s Action Party government is going to increase taxes. Here are some the headlines: Singapore to raise taxes as govt spending increasesNo contradiction between PM Lee and DPM Tharman on taxes: MOFAs Singapore’s spending needs grow, raising taxes is inevitable: PM Lee
The PAP gov…

PAP的新加坡特产:义务政治人物、自愿行政高管

【人民行动党的一项创举就是培养了一大批义务自愿的政治和行政精英。这批所谓的新加坡特产,往往以责任为前提,挂着为民服务的口号;事实上,在衡量责任和权益时,却把个人的权益收益、事业前途、和金钱收入,放在责任之上。权益高于、大于责任,才是他们真正的本色。】

人人皆知,李光耀推崇儒学、孔子的思想,希望新加坡的从政者,尤其是人民行动党的领袖,都有天下为己任的高尚情操。这基本上也是新加坡的成功之道。然而,李光耀过世才两年,我们现在才体会到李光耀提倡儒家思想的结果,竟然是一批批的新加坡特产:
【他们一边打着义务工作者的形象,自愿的为国为民服务,没有计较个人的得失,从事最没有人想要工作,忍辱偷生,默默的工作。另一边,却是考量事业前途光明,高薪照领,没有一点脸红。】
『或许,李光耀当初推崇的就是虚伪的儒家思想,只是表面功夫。李光耀只是要达到政治目的,而不是想要培养一股浩然正气。因此,他一走,什么气也跟着没有了。』
新加坡上至总统,下至部长,可以说都是义务的政治工作者。因此,与之互相辉映的政联公司主管、董事,当然,也是自愿的CEO和董事局成员。这可以说是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掌政50多年来,建立的政治官商文化。表面上,似乎,他们都是义务自愿的为国为民服务,担负重任,不计较个人的得失,一心一意把一生贡献给新加坡。真实面,在地铁事件,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上,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了。
义务自愿的名堂,这是多么伟大的政治工作者和行政管理人员。他们几乎可以和张载、范仲淹比美:


因为,只有在义务和自愿的高尚人格推动下,才可能把做到孟子的浩然正气,把天下当成己任。在这里,把天下缩小到新加坡,这些行动党的自愿义务的政治工作者,就是把个人的得失放一边,只争把新加坡带向新的高峰。
【责任和权益的衡量】
我们看看这些新加坡特产如何衡量他们的责任和权益:
¥2015年大选后,许文远接任吕德耀出任交通部长,因为地铁故障频频,这个部门已经是一个烫手芋头,吕德耀为此而不寻求连任。因此,许文远毅然扛下这个没有人要的部门。可以说,有‘以新加坡为己任’的勇气。身为人民行动党主席,许文远以身作则,把责任扛下,当然,他应该获得的权益自然没有少给,还应该多拿一些‘献身’花红,作为奖励。反过来看,人才济济的行动党,为何竟然没有一个勇于担当的部长,愿意冒政治风险,担任交通部长。这说明,行动党第四代领导都是一群权益高于责任的人。
¥郭木财五年前就出任SMRT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