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17

愚笨部长胜于没有政府 - 另类《人民的名义》?

没有政府,人民的正义就无法伸张了吗?因此,不论是无能部长,还是贪官部长,总之,他们的最大贡献,就是组成政府班子,让人民的名(正)义得以伸张?这种逻辑说得通吗?
是否,像人民行动党这样又聪明又有能力的部长们,他们组成的聪明政府,又是否真的能够维护人民的正义呢?


如果因为愚笨,部长们都辞职,哪来政府。- 大马部长
《当今大马》这条新闻,应该不会是假新闻吧!不然他们又要吃官司了。
同样的新闻是绝对不会发生在新加坡的。我们是任人唯贤的政府,愚笨的部长就只有下台一条路。不相信,你看一看从5月1号开始,谁上谁下,你就明白。再不相信,你想一想,有没有一个过气部长叫吕德耀,他在2015大选前就决定不参选连任吗?
因此,根据大马这位部长的理解,在人民的正义前,选择一群无能部长们总比没有政府好。况且,在贪官看来,的确如此,没有政府这个正式的官方管道,又如何能够贪得无厌呢?
我们很难想象新加坡会有部长说出同样的话,好像愚笨部长的目的就是为了维护一个政府。而一个无政府的国家,天下一定大乱。因此,勉强需要留着部长们,即使再怎么笨,也可以充充场面维持一个政府。这听起来,简直是匪夷所思。原来愚笨也可以当部长,而部长们的目的竟然沦落到成了政府的看门狗。那么,人民的正义对于无能的部长们来说,他们又应该抱着什么态度呢?
如果根据这个逻辑,欧洲有些国家,由于选举结果的关系,政府无法组成,有时候几个月,甚至几十个月都没有政府,那么,这些国家肯定一定会天下大乱。为何,没有出现这种情形?
《人民的名义》
说到《人民的名义》连续剧,当然要说到贪官,贪官部长。我们尝试做这么一个比较:
一群贪官部长们胜于无政府? 一群无能又贪官的部长们是否也胜于无政府? 一群无能部长们是否胜于一群贪官部长们? 一群有能又贪官的部长们是否胜于无政府? 一群贪官部长们是否胜于一群无能部长们?
这些都是没有数据证明的比较。我们很难断定无能部长好还是贪官部长好?最近,看了俄罗斯的一些资料,从1991年开始经济改革以来,俄罗斯和中国一样的确出了不少贪官。从基础建设来说,中国贪官们,似乎是盗亦有道。
总之,在新加坡,我们是坚持没有无能部长,也没有贪官部长这个原则。
到底无能的人,有没有正义?贪婪的人,有没有正义?不知道。或许,有些有,有些没有。有时候,对于公,没有正义,但是,对于私,却不能没有“正义”,不是说,盗亦有道吗?人家香港警察拜关公,黑社会也拜关二爷。从另一个角度开…

FROM ‘FREE ELECTION’ TO HIGH DRAMA: The FAS Saga

It supposes to be a ‘free election’ after the world football association’s (FIFA) new regulation on the running and management of local football associations. It is also an opportunity to show the world Singapore can have free election on non-political organisations, non-profit bodies or non-government organisations.
Unfortunately, it is now a high drama. The sage at Singapore Football Association election, whether the election is on or off at the end of April, will continue to make news headlines in years to come.
If you are not a football fan, you may not be interested on the saga at first. Now, it has become the coffee shop talks.
Is this political related? You make your own judgement.
However, some issues are interesting for discussions - corruptions, business models, and future options.
[$500,000 donation]
Is this a key concern? Is this implied a corruption?
Singapore is known for corruptions free and we always stress that we have zero tolerance for corruptions. When the FAS election…

由上而下的小道政治容不下预己 - 新加坡是一个成功写照.

上一篇博文<接管市镇理事会的政治考量、政治代价>提到【反对苗头尽早杀】: 行动党自从立国以来,最有效的一招,就是当反对势力的苗头一出现,就马上给予消灭。从内安法开始,之后就是煽动罪,诽谤罪,破产等等,目的就是制止反对势力的扩张。这50多年,已经做到得心应手,无往不利的地步。

这里引用英国牛津大学 Professor Sir Paul Collier的论点进一步说明.Collier 教授分析人类从无政府状态到中央集权,再到包容性国家的过程中, 所面对的问题。他以经济学的从贫穷到繁荣角度来分析问题. 我们看到有些国家成功, 但是也有很多国家失败,甚至连中央集权都做不到(政令和政策无法下达到全国).
从无政府状态到中央集权,需要借助武力来达到目的。他认为中央集权国家(The centralised state)应该具备六个条件:政治上(精英)权力垄断,税收,司法,基础投资,富人(精英)间分享权力,(国家)具有借贷能力。
但是,中央集权还是无法顺利提高人民的所得和经济发展。而要通过包容性国家(Inclusive state)来取得财富和财富分配。理想的包容性国家所实行的政策,将顾及人民的需求和为所有的人制造平等机会。
通往包容性国家的道路有两条:小道和大道。(Minor Route and Major Route)
【小道的包容】
小道的包容是从上而下的精英政治。精英们掌握大权,以私人愿望在经济发展和财富分配上,实行对自己有利的政策。(the elite are still in power and make selfishly-motivated choices between economic growth and the redistribution of wealth from the people to the elite.)


【大道的包容 -抗议的代价】
大道的包容则是从下而上的政治。下面的人民可以和精英分享权力。而在争取大道包容的过程中,我们必须了解抗议的经济学:奖励,回报和代价。(The major route to an inclusive state is through pressure from below to share power. To understand this route, we first need to understand the …

Price Puzzle or Cartel?

I am surprise to learn about the big difference in price for a simple medical skin cream as shown above.  It is by chance I find out the cheapest price (so far) at SGH pharmacy. If I am not visiting a friend at SGH, I will never find out the price difference.  
We know government hospitals are not subsidizing medicines, not to mention hospital pharmacies that cater for public.
So even at $3.82 per tube (including GST), SGH (Singapore General Hospital) pharmacy is still making profit!  Does this mean pharmacies outside SGH are having unreasonable huge profits?   
Is this a ‘one-off’ special case or a common practice?
I regular buy this skin cream at a TCM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shop. Last year, it was $5 per tube. However, recently, the price changes a lot from $5 to $8. It forces me to check the price at Guardian and NTUC pharmacy. They offer even higher price than the TCM shop. I think I may have to get cheaper and similar skin cream from Johor Bahru until I find out the cheape…

接管市镇理事会的政治考量、政治代价?

人民行动党政府已经做好司法程序,可以在模棱两可‘莫须有’的理由下,接管市镇理事会。国会已经通过市镇理事会修正案,一旦市镇理事会的管理出现所谓的状况,国家发展部长便可以顺理成章的、名而言顺的把民选市镇理事会的管理工作接管过来。
这里的市镇理事会,当然是指工人党管理的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行动党没有傻到接管自己的市镇理事会。修改后的司法程序能够让行动党政府,合法合理的在符合新加坡法律的条文下,明目张胆的把一个民选的市镇理事会收归到自己的管理之下。就像民选总统那样,明目张胆的修改选举制度,否定一些人的参选资格。
新加坡人又能说些什么?又敢做些什么?就像陈清木昨天的记者会,他除了对总统选举制度的变更表示不满外,他还能说什么?就是这么简单,轻描淡写的回答:
行动党和李显龙总理,就是看准了,看透了新加坡人的心理,表明这是司法程序,在法庭、在法律上,行动党政府都不会被打败。那些敢于挑战法律的人,在新加坡的短短50多年的建国历史中,下场都是以悲剧结束。最近的一个例子, 就是新加坡最年轻的政治犯余澎杉在美国的遭遇。同样一个人,不同的国情,命运也不一样。
行动党已经做好接管的准备。现在,只是考虑政治上的得失和评估政治代价。当然,也会考虑时间点,什么时候切入最适合、最划算、最能够获得最多的选票。
【下届大选的变数】
今年的总统选举,基本上已经是没戏看了。大家大约都可以估算到结局。反而是三、四年后的大选,存在变数。 行动党也了解,要重获2015大选的佳绩,在没有造神运动的条件下,似乎是不可能。因此,要维持一个高得票率,就必须出一些怪招。把非选区议员人数增加到12位,就是给人民一个小甜头。如果真的上当,新加坡就清一色没有非行动党的市镇理事会了。
没有工人党的市镇会,这个机会似乎不高。因此,最好能够把工人党困在阿裕尼和后港。而通过合法接管,又通过媒体,社交媒体,一系列的‘转型正义’活动,说不定死马当活马医,动摇阿裕尼选民的心,从接管变成收复,那就是美事一桩。
事实上,市镇理事会修正案通过后,行动党和工人党表面上没有说出口。但是,大家都在盘算国家发展部长,会通过什么理由,什么时候,进行接管工作的法律和司法程序的准备。2017年是总统选举年,大概不会在这个时候出手。
但是,出手的时间,也不可以太过接近下届大选。最少要让行动党的所谓‘转型正义’(你做错,我有责任保护纳税人利益)的宣传活动进行到底,主流媒体和社交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