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9 November 2017

从地铁(行动党)次等文化看新加坡的未来: 随时误点误事,把持肥缺肥田不落人后。

随时面对误点误事,
自愿把持肥缺肥田不落人后。


人民行动党政府认为自己的地铁文化出现问题,间接承认地铁文化是次等的,不完善,不完美,令人蒙羞的。但是,地铁文化正是行动党治国文化的缩影吗?从地铁的次等文化,细看行动党的次等政治文化:无需制衡,一党独大的狂傲,新加坡的未来何去何从?

地铁公司经过五年的军人式管理,奖学金精英的领导下,还是无法改变旧有的文化,那么,再给它五年,是否真的能够改弦易辙,提高生产力,提高效率,提高公众的信心呢?

答案和新加坡的未来有关,可以说地铁的既定管理文化,不论是重商主义,维修问题,还是领导接班人的问题,不就是人民行动党的政治的反照吗?

而这个烂泥巴,不是始于五年前,而是更加早,甚至10年,15年前,当地铁公司转为所谓的私人管理,骄傲的告诉世人,我们的地铁服务是一门盈利的生意的时候。问题就出在这里,次等文化就此产生。私有化国有企业,可以制造很多肥田肥缺,照许文远的说法,可以让更多奖学金得主,政府精英主动自愿的加入,为党为国牺牲,而不是为了个人利益。

地铁次等文化的产生,就是在行动党政府盈利挂帅的背景下产生的。SMRT企业总裁兼首席执行长郭木财何其不幸,主动自愿为地铁服务,但是现在却背上坏名声。而其他奖学金精英,肥田肥缺自愿耕耘,有些不但把公司搞到关门,还可以扶摇直上,顺风顺水,如,报业控股执行总裁伍逸松,就是其中之一。

因此,在这样的背景下,地铁的次等管理文化产生了,这当然获得行动党的次等政治管理文化的加持才有可能产生。与其怪地铁文化,不如直接怪行动党的次等政治文化来得更加直接。这和李显龙出任总理以来的次文化路线也有关联。因为,他强调解决经济问题,追求高薪高利,而忽视文化问题。从而接受次等文化逐渐变成国策。

因此,如果我们认为,地铁的管理不会有所改善,行动党的行政策略和效率,也是如此这般,那么新加坡的未来,将是黯淡的。因为,我们的要求已经不是第一世界的要求,而是,容许误点误事,把次级表现习以为常的一种病态。私有化国营企业,即使亏本关门,也无所谓,只要政治正确,主动自愿为党请命就可以了。

而我们的人民,也像现在一样,无奈、无助般的接受这一命运,最多,也只是在社交媒体发发牢骚。选举一到,还是闪电第一,闪电最好,闪电样样行的迷思。如此一来,根本,无法做到制衡,改进效率的地步。

这就是未来的新加坡。面对地铁的次文化,面对行动党的次政治文化,欣然接受,无助、无奈又无情的得过且过下去。

当然,我们依然可以做着一千万人口的大梦。或许,这样的一个梦,只能依靠外来人口的努力,打拼,智慧,财力,才能做到。那么,这是新加坡梦吗?我们的奖学金精英做不到,我们的行动党政治文化做不到,一切都需要外来人口才能做到,这到底是不是新加坡精神,还是,李光耀精神骨子里的精髓?我们在这么多年后,才看到这个李光耀的真面目。

    次等文化的历史现实问题:

¥地铁是政治问题。许文远说武吉巴督轻轨基于政治原因而兴建的。行动党可以不依据科学数据,分析,利害关系,就我行我素,只要政治正确就可以。因此,用人,外汇管理,也是如此。

¥地铁文化不是一时产生。地铁次等文化的产生,几十年前就开始了。就像一个年轻人一样,20,30岁没有大的健康问题,地铁营运了几十年后,问题就来了,当然,不懂得保养,维修,身体就会出现严重的误点误事了。

    ¥最聪明的奖学金精英也改变不了文化宿命。从学业表现上,这些自愿到政府关联的企业工作的奖学金精英,可以说是社会上最上层的人。为何这些人无法完成任务?他们不单不了解新加坡文化,对于底层员工的需求,也不了解。新加坡前50年的成功,是一群没有受过良好教育,但是却很努力,刻苦耐劳,不计较高薪的华人,马来人,印度人共同努力的成果。时代改变了,而精英却认为现在的新加坡人还是和以前一样,不会斤斤计较。

    ¥纸上谈兵的军人式管理。地铁是重要的基础设施,需要纪律式管理。因此,引进一批前武装部队高级将领,企图以军事化管理来改变地铁的次等文化。事实上,地铁服务,尤其是维修部门,只需要一支工兵部队就可以。这是光有将军,没有士兵的地铁文化。从这里可以看出新加坡将会出现的严重问题,一大批受过教育的白领,而没有像样的蓝领。

    新加坡在行动党次等文化的调教下,事实上,正在吃着老本。地铁如此,教育,卫生,人文素养(达曼说“过去二三十年来,我们的习惯并没有真正改进),这些都是吃着老新加坡人的血汗而缺少反思反省的行为。我们以前主动要争取世界第一,努力做得更加好,不然,别人会跟上。现在,吃着老本,无力争取,被动接受次等的行动党文化,被动忍受次等的服务。这是一个危机,因为,别人很快就会跟上、赶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