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1 November 2017

PAP的新加坡特产:义务政治人物、自愿行政高管



    【人民行动党的一项创举就是培养了一大批义务自愿的政治和行政精英。这批所谓的新加坡特产,往往以责任为前提,挂着为民服务的口号;事实上,在衡量责任和权益时,却把个人的权益收益、事业前途、和金钱收入,放在责任之上。权益高于、大于责任,才是他们真正的本色。】


人人皆知,李光耀推崇儒学、孔子的思想,希望新加坡的从政者,尤其是人民行动党的领袖,都有天下为己任的高尚情操。这基本上也是新加坡的成功之道。然而,李光耀过世才两年,我们现在才体会到李光耀提倡儒家思想的结果,竟然是一批批的新加坡特产:

【他们一边打着义务工作者的形象,自愿的为国为民服务,没有计较个人的得失,从事最没有人想要工作,忍辱偷生,默默的工作。另一边,却是考量事业前途光明,高薪照领,没有一点脸红。】

『或许,李光耀当初推崇的就是虚伪的儒家思想,只是表面功夫。李光耀只是要达到政治目的,而不是想要培养一股浩然正气。因此,他一走,什么气也跟着没有了。

    新加坡上至总统,下至部长,可以说都是义务的政治工作者。因此,与之互相辉映的政联公司主管、董事,当然,也是自愿的CEO和董事局成员。这可以说是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掌政50多年来,建立的政治官商文化。表面上,似乎,他们都是义务自愿的为国为民服务,担负重任,不计较个人的得失,一心一意把一生贡献给新加坡。真实面,在地铁事件,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上,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了。

    义务自愿的名堂,这是多么伟大的政治工作者和行政管理人员。他们几乎可以和张载、范仲淹比美:



    因为,只有在义务和自愿的高尚人格推动下,才可能把做到孟子的浩然正气,把天下当成己任。在这里,把天下缩小到新加坡,这些行动党的自愿义务的政治工作者,就是把个人的得失放一边,只争把新加坡带向新的高峰。

【责任和权益的衡量】

我们看看这些新加坡特产如何衡量他们的责任和权益:

¥2015年大选后,许文远接任吕德耀出任交通部长,因为地铁故障频频,这个部门已经是一个烫手芋头,吕德耀为此而不寻求连任。因此,许文远毅然扛下这个没有人要的部门。可以说,有‘以新加坡为己任’的勇气。身为人民行动党主席,许文远以身作则,把责任扛下,当然,他应该获得的权益自然没有少给,还应该多拿一些‘献身’花红,作为奖励。反过来看,人才济济的行动党,为何竟然没有一个勇于担当的部长,愿意冒政治风险,担任交通部长。这说明,行动党第四代领导都是一群权益高于责任的人。

¥郭木财五年前就出任SMRT总裁,勇气可嘉。许文远形容他是自愿出任这个艰难的工作。一个挂牌公司的总裁,五年内没有改善地铁的维修,还引用文化问题作为挡箭牌,这才是新加坡政联公司的特产。做不到改善,还有分红,这才是权益大于责任的铁证。

¥陈川仁放下部长职位,出任国会议长,权益收入当然减少。因此,他说议长的时间比较自由,有多余时间可以做一些其他工作,增加收入。他似乎忘记国会的重要性,议长的责任有多大。他考虑的是部长是全职工作,而议长是部分时间的工作。部分时间工作的人当然有权利去争取外快。

¥哈利吗还没有当上总统,已经买了豪宅。因为,她已经算计了责任和权益这笔帐。总统的权益当然高于国会议长。她还没有十拿九稳一定担任总统,就已经考虑到担任总统后的权益,自己的经济能力,完全可以买豪宅。至于总统的责任问题,在衡量责任权益的过程中,根本就不需要考虑。

¥有这么一个行动党白痴议员,曾经说过,如果部长的薪水太低,外面企业界的人会看不起部长,他完全没有考虑到‘以天下为己任’有多重。这充分说明,行动党上至总统,总理,部长,下至议员和基层领袖,如何衡量责任和权益。

【责任和权益在李显龙领导的行动党中失衡】

责任(responsibilities)和权益(rights)在李显龙的高薪政策下,已经失去了平衡。老一代的行动党领袖,把责任放在第一位。他们在建设新加坡的时候,没有把个人的权益,利益放在第一位。他们没有考虑扛下责任后,自己应该分到多少权益,应该为自己争取多少回报才是合理的。因此,建国一代把责任放在权益之上。

相反的,李显龙调教出来的行动党特产,不论是政治人物,还是行政人员,他们都沦为政客,商人。他们假借义务自愿的名义,事实上是斤斤计较。你要他们负起责任,他们就要跟你讲权益。责任是要有代价的,而且,这个价码,这个权益要高于责任很多,不然,行动党就告诉你,没有人才加入政府,找不到人负责人担任政联公司的领导,行动党就无法治理新加坡了。

难怪,李显龙已经事先声明,政府要加税了,表面上是为了建设,投资,社会开支。事实上,就是要安抚一批批的行动党特产,他们衡量的不是以新加坡为己任,而是个人的权益,个人的前途。当他们离李光耀倡导的(虚伪)儒家思想越来越远的时候,没有把新加坡当成第一选择的时候,他们如何取信于民?这样的政客,值得投他们一票吗?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