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 December 2017

陈庆炎的有用和无用 - 看选民如何被玩弄 被忽悠


对于大多数选民来说,陈庆炎是无用的。首先,他只获得三分一的支持票。而六年总统任期走来,也的确是无用至极。说也奇怪,就是因为无用,对于李显龙和人民行动党来说,陈庆炎就变得非常有用。他的无用之处,他的无所作为,真正是行动党和李显龙看中,认为有用的地方。换成另外一个人,如何能够完善做到沉默是金的六年?

要做到行动党的有用,相对于选民的无用,如何拿捏的准,陈庆炎还是有一定的功力的。

退下来没有几个月,李显龙和行动党就注意他的有用之处。真是一鸣惊人。一下子就和钱打交道,担任投资顾问,一开金口就是评论内政外交。

¥陈庆炎博士受委 担任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董事兼特别顾问

    陈庆炎:新加坡不能容忍 外国或外国机构尝试操纵人民情感

    但是,对于大多数选民来说,他还是一无是处。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不会因为陈庆炎的顾问地位,而公开、透明向人民的交代、解释外汇的管理。反而会继续以往的保密工作。可见,陈庆炎担任总统前和担任总统后,他一路走来,并没有改变,他始终如一,继续行动党和李显龙那一套不公开政策。对于行动党来说,陈庆炎真的是一个很有用的人。虽然,大多数选民已经看到这点,但是为时已晚,祸害已经造成。唯一的方法就是在下次大选,明白有用和无用的道理,明智的投票。

    李显龙还可以借用陈庆炎无“官”一身轻的特殊身份,来说些外国,甚至本国人不喜欢听的话。陈庆炎突然变得一身侠气,变成爱国勇士。

    就算面对巨大压力,甚至意味着双边关系会暂时走下坡,新加坡也必须坚定地维护国家的基本利益。
刚在今年8月底卸下总统职务的陈庆炎博士昨天在拉惹勒南讲座上强调,新加坡的外交政策以一个宗旨为基础,那就是在广交朋友的同时,行使主权国家的权利,不让国家利益
附庸于他国。
他也敦促新加坡人时刻保持警觉性,不让居心不良者有机会发动宣传运动,挑起人民的情绪以达到自身(?)的目的。】- 联合早报

    为何在担任总统期间,陈庆炎没有一股正气,成为一个有用的新加坡人?而在退下后,却变得如此爱国,勇气可嘉?一方面为大家管好外汇,一方面要仗义执言,不要动摇。陈庆炎完全变身,要做一个有担纲的人?

    李显龙和行动党对于有用和无用的判断,是基于他们本身的利益,而不是建立在大多数选民的基础上。陈庆炎就是一个火活生生的例子,当然,陈庆炎的继任者,也不会有所意外。

    这么看来,陈庆炎,这个不懂中文的人,似乎懂得庄子的有用无用之道。他作为一个被动者,行动党认为他有用,选民认为他无用。因此,他似乎处于有用和无用之间,不倒翁的地位。



    真的如此这般吗?陈庆炎因为“大才”而保住不被砍伐的命运。同时,陈庆炎也会面对,因为不出声,像沉默的“鹅”那样,被杀掉。陈庆炎忘记,他需要出声,才得以保命,保住自己的名声。这点他和王鼎昌很不一样。王鼎昌因为“大才”的部长职位,而保住生命。同时,跑道换了,做了总统,为民发声,而保住自己的良好的名誉。

    陈庆炎是一正一负,保住命而失去名声,留下臭名。王鼎昌却是两个正数 - 完成部长任命,做总统不负选民期待。

    不单陈庆炎看不懂庄子的有用无用,李显龙和行动党的领导,也一样看不出所以然。他们看到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和行动党一党独大的好处。他们看不到有用无用的互换,有用无用的变,这种变有时有用,有时无用,而陈庆炎作为总统,应该变得时候不变,应该有所担纲的时候,却躲起来。现在,应该养老保命的时候,却不干寂寞,出来发声,一副献身报国的虚伪嘴脸,让人不胜唏嘘!

【陈庆炎的境界只停留在功利上】

表面上看,陈庆炎做到有用和无用的境界。事实上,在应该有用的时候,总统任期内,国家需要他出声的时候,他却沉默是金。当他退下总统职位时,应该养老养生的时候,他却变得十分活跃。

这不是庄子的身处有用无用之间。陈庆炎的出发点,完全是建立在功利主义上。他只是被行动党和李显龙所用,不为人们所用。对于个人来说,退下总统职位,陈庆炎就应该裸退保身养命,但是,他却出起风头来。
   
    可见,陈庆炎虽然贵为数学博士,曾经担任大学校长,但是,功利主义一直在他骨子里成长,一刻都没有停下来。当然,在他背后,自然有一个更大的功利主义者和团伙在支持他、利用他。

    陈庆炎的有用无用数学思想,和行动党、李显龙的有用无用功利主义是一致的。功和利是一致,有用一致,无用也一致。陈庆炎只是配合演出。相对来说,这些‘有用无用’走的是人民的对立面。2011年的总统大选,选民已经看到这点。可惜,2015年大选,行动党把‘无用’的李光耀神化,变成‘有用’的造神运动,成功获得高票。接下来的国会大选,选民必须再看清楚,行动党如何忽悠、玩弄‘有用无用’的伎俩、把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