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陈庆炎的有用和无用 - 看选民如何被玩弄 被忽悠


对于大多数选民来说,陈庆炎是无用的。首先,他只获得三分一的支持票。而六年总统任期走来,也的确是无用至极。说也奇怪,就是因为无用,对于李显龙和人民行动党来说,陈庆炎就变得非常有用。他的无用之处,他的无所作为,真正是行动党和李显龙看中,认为有用的地方。换成另外一个人,如何能够完善做到沉默是金的六年?

要做到行动党的有用,相对于选民的无用,如何拿捏的准,陈庆炎还是有一定的功力的。

退下来没有几个月,李显龙和行动党就注意他的有用之处。真是一鸣惊人。一下子就和钱打交道,担任投资顾问,一开金口就是评论内政外交。

¥陈庆炎博士受委 担任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董事兼特别顾问

    陈庆炎:新加坡不能容忍 外国或外国机构尝试操纵人民情感

    但是,对于大多数选民来说,他还是一无是处。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不会因为陈庆炎的顾问地位,而公开、透明向人民的交代、解释外汇的管理。反而会继续以往的保密工作。可见,陈庆炎担任总统前和担任总统后,他一路走来,并没有改变,他始终如一,继续行动党和李显龙那一套不公开政策。对于行动党来说,陈庆炎真的是一个很有用的人。虽然,大多数选民已经看到这点,但是为时已晚,祸害已经造成。唯一的方法就是在下次大选,明白有用和无用的道理,明智的投票。

    李显龙还可以借用陈庆炎无“官”一身轻的特殊身份,来说些外国,甚至本国人不喜欢听的话。陈庆炎突然变得一身侠气,变成爱国勇士。

    就算面对巨大压力,甚至意味着双边关系会暂时走下坡,新加坡也必须坚定地维护国家的基本利益。
刚在今年8月底卸下总统职务的陈庆炎博士昨天在拉惹勒南讲座上强调,新加坡的外交政策以一个宗旨为基础,那就是在广交朋友的同时,行使主权国家的权利,不让国家利益
附庸于他国。
他也敦促新加坡人时刻保持警觉性,不让居心不良者有机会发动宣传运动,挑起人民的情绪以达到自身(?)的目的。】- 联合早报

    为何在担任总统期间,陈庆炎没有一股正气,成为一个有用的新加坡人?而在退下后,却变得如此爱国,勇气可嘉?一方面为大家管好外汇,一方面要仗义执言,不要动摇。陈庆炎完全变身,要做一个有担纲的人?

    李显龙和行动党对于有用和无用的判断,是基于他们本身的利益,而不是建立在大多数选民的基础上。陈庆炎就是一个火活生生的例子,当然,陈庆炎的继任者,也不会有所意外。

    这么看来,陈庆炎,这个不懂中文的人,似乎懂得庄子的有用无用之道。他作为一个被动者,行动党认为他有用,选民认为他无用。因此,他似乎处于有用和无用之间,不倒翁的地位。



    真的如此这般吗?陈庆炎因为“大才”而保住不被砍伐的命运。同时,陈庆炎也会面对,因为不出声,像沉默的“鹅”那样,被杀掉。陈庆炎忘记,他需要出声,才得以保命,保住自己的名声。这点他和王鼎昌很不一样。王鼎昌因为“大才”的部长职位,而保住生命。同时,跑道换了,做了总统,为民发声,而保住自己的良好的名誉。

    陈庆炎是一正一负,保住命而失去名声,留下臭名。王鼎昌却是两个正数 - 完成部长任命,做总统不负选民期待。

    不单陈庆炎看不懂庄子的有用无用,李显龙和行动党的领导,也一样看不出所以然。他们看到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和行动党一党独大的好处。他们看不到有用无用的互换,有用无用的变,这种变有时有用,有时无用,而陈庆炎作为总统,应该变得时候不变,应该有所担纲的时候,却躲起来。现在,应该养老保命的时候,却不干寂寞,出来发声,一副献身报国的虚伪嘴脸,让人不胜唏嘘!

【陈庆炎的境界只停留在功利上】

表面上看,陈庆炎做到有用和无用的境界。事实上,在应该有用的时候,总统任期内,国家需要他出声的时候,他却沉默是金。当他退下总统职位时,应该养老养生的时候,他却变得十分活跃。

这不是庄子的身处有用无用之间。陈庆炎的出发点,完全是建立在功利主义上。他只是被行动党和李显龙所用,不为人们所用。对于个人来说,退下总统职位,陈庆炎就应该裸退保身养命,但是,他却出起风头来。
   
    可见,陈庆炎虽然贵为数学博士,曾经担任大学校长,但是,功利主义一直在他骨子里成长,一刻都没有停下来。当然,在他背后,自然有一个更大的功利主义者和团伙在支持他、利用他。

    陈庆炎的有用无用数学思想,和行动党、李显龙的有用无用功利主义是一致的。功和利是一致,有用一致,无用也一致。陈庆炎只是配合演出。相对来说,这些‘有用无用’走的是人民的对立面。2011年的总统大选,选民已经看到这点。可惜,2015年大选,行动党把‘无用’的李光耀神化,变成‘有用’的造神运动,成功获得高票。接下来的国会大选,选民必须再看清楚,行动党如何忽悠、玩弄‘有用无用’的伎俩、把戏。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有识之士拒绝发声,新加坡何去何从?

新加坡的精英、有识之士、知识分子、中产阶级拒绝对国家的发展做出积极的评论,分享,分析他们对国家前途的看法。这种情形在李显龙出任总理后,每况愈下,越来越严重,已经成为新加坡目前面对的最大挑战,国家继续前进的绊脚石。
最近,李显龙和他的一群高级顾问,不约而同的呼吁有识之士出来,提供意见,对国家各方面建设,提供不同版本的建议。
李显龙说,他尝试不让身边只有只说“对”的人。如果,整天被唯命是从的人围着,那将是一种灾难。言外之意,就是说领袖必须接受批评,承认错误。#1

李显龙的高级顾问更进一步。他们说新加坡需要说“不对”的人。他们要更多不同的意见,反对的声音,甚至悲观的声音。他们认为新加坡需要更多(公务员)人出来挑战当局。最重要的,他们认为有识之士对政策的发声,能够让新加坡未来50年更加美好。



这种呼吁,呼应要求有识之士出来发声,提供反对意见似乎是一种哀求。有识之士的反对意见有助国家未来更加美好?为何立国以来,从来就没有如此哀求过?可见,事情已经失控,有识之士已经意兴阑珊,提不起兴趣。他们翻看历史,提供反对意见的人,尤其是反对党的有识之士,下场如何?
【不出声的历史背景】
有识之士不提供意见,不改进、不改良政府的政策,不是行动党政府一直以来的国策吗?为何现在,李显龙和高级顾问,接二连三如此低声下气哀求有识之士发声呢?难怪,有识之士并不相信行动党的诚意,前车之鉴,他们害怕步上前人的后尘。
人民行动党在李光耀领导下,对于反对他的知识分子、有识之士、学术精英、专业人士,从来就没有给予尊重,不用内安法来对付已经是客气了。到了吴作栋出任总理,原本以为比较开明,也不是闹出林宝音事件。到了李显龙任总理,人民也没有给予厚望。林宝音在林宝音事件20年后,还给李显龙写公开信。她的建议,李显龙听进去了吗?
原本以为2011年大选,新加坡选民开始觉醒,明白手中选票的重要性。新加坡人愿意接受不同的声音,但是2015年的大选,却似乎极为容易被行动党的民粹所误导。有识之士看在眼里,能够不意兴阑珊吗?不仅有识之士意兴阑珊,连一些反对党人士,也意兴阑珊起来。
2015年大选后发生的事情,更加让有识之士提不起劲来。除了压制网络言论外,看看在国会通过的立法和修法,总统选举制度的变更等等,行动党政府是否真的有诚意,接受不同的意见,反对的声音?
这是行动党的困境,新加坡的悲哀。
新加坡的有识之士,怎么有可能出现儒家的所谓的”以天下为己任…

接管市镇理事会的政治考量、政治代价?

人民行动党政府已经做好司法程序,可以在模棱两可‘莫须有’的理由下,接管市镇理事会。国会已经通过市镇理事会修正案,一旦市镇理事会的管理出现所谓的状况,国家发展部长便可以顺理成章的、名而言顺的把民选市镇理事会的管理工作接管过来。
这里的市镇理事会,当然是指工人党管理的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行动党没有傻到接管自己的市镇理事会。修改后的司法程序能够让行动党政府,合法合理的在符合新加坡法律的条文下,明目张胆的把一个民选的市镇理事会收归到自己的管理之下。就像民选总统那样,明目张胆的修改选举制度,否定一些人的参选资格。
新加坡人又能说些什么?又敢做些什么?就像陈清木昨天的记者会,他除了对总统选举制度的变更表示不满外,他还能说什么?就是这么简单,轻描淡写的回答:
行动党和李显龙总理,就是看准了,看透了新加坡人的心理,表明这是司法程序,在法庭、在法律上,行动党政府都不会被打败。那些敢于挑战法律的人,在新加坡的短短50多年的建国历史中,下场都是以悲剧结束。最近的一个例子, 就是新加坡最年轻的政治犯余澎杉在美国的遭遇。同样一个人,不同的国情,命运也不一样。
行动党已经做好接管的准备。现在,只是考虑政治上的得失和评估政治代价。当然,也会考虑时间点,什么时候切入最适合、最划算、最能够获得最多的选票。
【下届大选的变数】
今年的总统选举,基本上已经是没戏看了。大家大约都可以估算到结局。反而是三、四年后的大选,存在变数。 行动党也了解,要重获2015大选的佳绩,在没有造神运动的条件下,似乎是不可能。因此,要维持一个高得票率,就必须出一些怪招。把非选区议员人数增加到12位,就是给人民一个小甜头。如果真的上当,新加坡就清一色没有非行动党的市镇理事会了。
没有工人党的市镇会,这个机会似乎不高。因此,最好能够把工人党困在阿裕尼和后港。而通过合法接管,又通过媒体,社交媒体,一系列的‘转型正义’活动,说不定死马当活马医,动摇阿裕尼选民的心,从接管变成收复,那就是美事一桩。
事实上,市镇理事会修正案通过后,行动党和工人党表面上没有说出口。但是,大家都在盘算国家发展部长,会通过什么理由,什么时候,进行接管工作的法律和司法程序的准备。2017年是总统选举年,大概不会在这个时候出手。
但是,出手的时间,也不可以太过接近下届大选。最少要让行动党的所谓‘转型正义’(你做错,我有责任保护纳税人利益)的宣传活动进行到底,主流媒体和社交媒…

李显龙的幻象:新加坡人对他的 dishonorable 行为无动于衷。

李显龙的焦虑,最近特别的明显。焦虑后的行动决策,如,总统选举,李光耀孙子李绳武事件,议长人选,都显示他的幻象。他认为,新加坡人对他的所作所为,无动于衷。国人心里虽然不满,但是,在高压和照顾既得利益者的背景下,新加坡依然可以保持稳定,经济继续成长,政治上没有改变。
李显龙当然有焦虑,正如他的妹妹和弟弟对他的指责:Dishonorable son。李显龙害怕人们对他的诚信起疑心,因此,在国会搞了一个自辩。既然国会没有提出相关资料证明他的诚信有问题,那李显龙就是清白了。
同时,李显龙也明白,自己的清白,只是国会里才站住脚。在国会外,当然有不同的解读。李显龙还不至于把英国广播公司BBC给关掉,因此,英美的广播和新闻,还是,可以对新加坡政治发展做出评论。李绳武在脸书上对纽约时报对新加坡司法的评论文章,就让李显龙焦虑不已。通过私人管道,进入李绳武的私人脸书部分,焦虑的把私人空间,公开化并且告上法庭。李显龙不顾个人隐私,既然为了个人的焦虑,不惜进入别人的个人空间,这简直就是内安法恐吓手段的升级版。
新加坡人真的如李显龙幻象中的,无动于衷吗?原本上个星期六,在演说者角落,有一场抗议总统选举的活动,由于当局的种种限制,最后不得不叫停,从室外的公开活动,改成日后的室内活动。这不也是李显龙的焦虑吗?
李显龙的确有焦虑,但是,他却认为新加坡人很乖,很听话: 给你们什么总统候选人,你们就会认命接受; 想提告什么人,就提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没有人有意见; 给什么议长人选,国会就认命接受; 地铁误点误事,任何解释,人民都会接受; 无现金就是无限金,跟不上是你的错; 糖尿病就少吃白饭,多吃糙米饭;。。。。
这是一种李显龙独特的焦虑幻象。他很焦虑,自己无法做得比老爸好,甚至连吴作栋都不如。他也焦虑在后工业时代,新加坡无法创造高薪职位给年轻人;新加坡无法照顾贫穷老弱,无法为他们提供医药服务; 接班人无法胜任挑战; 新加坡人在无限金时代,成了乡下佬; 地铁和教育服务提不上来; 。。。
陈川仁自愿减薪出任国会议长,不论是升职还是降职,已经充分说明,他在国会外,在行动党的职业保护伞外,无法找到一份比国会议长,还要高薪水的工作。 这点显示他不如海军出身的吕德耀。吕德耀即使找不到高薪职位,也毅然离开内阁和国会。 陈川仁,为李显龙成川成仁,却也凸显接班人的素质问题和骨气问题。他们离开了行动党的大树,如何面对现实生活?李显龙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