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5 December 2017

尚穆根的强势,李显龙的硬拗。 独裁者的丧歌,行动党的尽头。

人民行动党的强权政治走到了尽头。虽然,李显龙,尚穆根等依然摆出强硬的态势,表示要维持和继续过去50多年的强硬、强权政治,但是,物极必反才是硬道理。回顾2017年,李显龙,尚穆根以及所谓的接班人,在网上网下,主流媒体发表的言论,不论是对付不同意见,还是,政策性言论,似乎看不出灵活性、变动性、时代感和群众感。

他们的理念、意识形态、和治国方向,似乎还是停留在1960年代的党内分裂,新马分治,对抗印尼,共产党威胁等种种背景。在治国制度,他们依然沿用、延用英国人留下的制度。例如:公积金、内安法。他们意图利用这种一贯的伎俩,威胁,恐吓人民,制造人民行动党才是新加坡的唯一希望。

【强势与硬拗】

以意识形态来说,尚穆根又管内政又管律政,是一个非常重要,落实李显龙思想和理念的部长。律政需要常常‘与时并进’更新律法,推陈出新不同的条规,来对付罪犯,当然,同一套法律,也可以对付不同政见的人。法律定下来后,内政部就要执行和贯彻这种由尚穆根和李显龙想出来的律法。

从律政部对法律的理念设计、构思,到内政部的如何执行、执法;这些都与治国的理念有关。当然,这些理念也是为巩固人民行动党政权而设计。稳定人心,控制人为,防范罪犯,垄断管理,诠释律法精神,执行法律条文等,这些动作,在李显龙看来,就是继续父辈的创党精神,建国精神,不单要做到始终如一,还要变本加厉,严厉执行。

出身大律师的尚穆根,在法律方面的知识当然不容忽视。这一点,可以从他为李显龙在国会辩论李家风波中看出来。别人的家事,竟然由一个外人来出头。李显龙必须借助尚穆根的法律知识,据理力争,清白自己。

【延续英国人留下的制度】

行动党在教育孩子的时候,回顾新加坡历史的同时,往往把50年代的新加坡形容成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的荒岛。似乎,什么建设都是行动党政府的功劳。他们忘记从1819年,莱佛士登陆新加坡开始,英国人已经在策划如何建设新加坡这个金蛋。就连新加坡旅游局也是这么宣传:



我们的法律、经济、贸易、金融、卫生、教育、警察,甚至国会等制度,都带有英国的传统和特色。行动党只是善于完善和强化这些制度,并且将之发扬光大(在经济贸易金融上),或者变本加厉(在内安法,在司法方面)。

这种发扬光大和变本加厉的做法,在经过50多年的运作后,现在正处于一种与时代摩擦的阶段。李显龙和尚穆根的做法,就是希望延续旧瓶装新酒的方法。他们认为,不需要改变,只要继续发扬光大(低薪、低成本经济、引进人口)和变本加厉(更加严厉对付不同政见人士,贫富悬殊)就可以了。

这让人想起1917俄国革命前夕,沙皇和英国公使的对话,英国公使希望俄国继续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留下来和英国,法国一起对付德国:

英国公使:您必须重新获得人民的信任 ( you must regain the confidence of your people.)

沙皇:但是,这是人民的问题。他们必须重新赢得我的信任( it is the people who must regain my confidence.)

大家都知道结局是什么。人民不会等待你。人民不会要求沙皇的信任。而是狠狠的抛弃沙皇。

李显龙,尚穆根现在做的东西,到底是要重新获得人民的信任,还是他们在期待、等待一种沙皇式的信任 - 当权者相信人民能力,有信心人民能够做到,完成任务。他们一直假设,只有30%需要重新获得信任,而有高达70%的人,行动党早早就已经认定他们,相信他们。

对于低薪、低工资、低教育、弱势群体、老弱病残等新加坡人,行动党政府对他们有信心吗? 对于教育、再教育、培训,再培训,行动党政府对这些新加坡人有信心吗?

【脸书、推特、微博,微信。。。。】

这是一个新媒体,社交媒体的时代。这里面有真也有假,当然,也有特意的宣传,行动党的文宣。当初,行动党一上台,就开始控制媒体,现在,虽然面对新的挑战,也不会放松。同时,行动党也特意培养自己的网军。

无论如何,这不是沙皇的时代,也不是行动党成立,开始治国的50、60年代。甚至,和十年前相比,也不一样。

李家风波,如果没有脸书,很可能像过去的不同意见的新加坡人一样,没有关心,没有知道,更不用说成为国际新闻。也不会成为新加坡2017年十大新闻。

因此,这是一个变数。但是,对于李显龙和尚穆根来说,他们只有一个选择 - 走回老路,一方面加强洗脑工作,一方面更加严格的控制:

# 发扬光大(争取新媒体曝光率,散布有利自己的新闻,建立网军)

# 变本加厉(控制新媒体,颁布新条例)

【丧歌和尽头】

行动党的创意只剩下如何控制,如何利用行政资源来达到目的。他们没有想到,脸书和推特虽然在提供平台的过程中得利,但是,它们还是会受到批评,受到监督。而它们自己本身,也在改进,希望能够做到公平,成为一个比较健全的网络平台。

虽然,微博和微信受到中国政府的监控,但是,他们在消息传布上,有时比官方还要快,甚至能够做到把贪官拉倒。这点,新加坡似乎还没有看见。

行动党在应对这些新挑战时,显得很被动,在很大程度上,还是延续过去的拿来主义。过去,英国怎么治国,行动党就发扬光大和变本加厉。现在,外国政府如何控制新媒体,行动党就拿来用;如何设立国家主权基金,行动党就跟着加大,淡马锡和GIC的投资基金,变本加厉到不需要透明度和制衡。地铁当然也是拿来主义的一部分,但是,我们却发扬光大到出现地铁文化问题。

这些现象,似乎说明李显龙已经走到尽头,江郎才尽,穷途末路。他除了提高税率,增加税收外,还有什么办法。或许,行动党有开明派领袖,能够提出新的建议。但是,他们现在是只顾自己,怎么还顾得了国人。而第四代领导人,看起来更像是玩假的。大家似乎在等待命运的安排,但是,新加坡人有条件再等待下去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