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8 December 2017

汽车总数零增长。老年人多过年轻人。经济如何持续成长。


2018年2月开始,新的汽车(和摩托车)数目政策是零增长。这意味汽车总数将达到饱和状态。与此同时,有关汽车的税收也不可能从量上着眼,而只能从素质上着手。如果要保持同样的汽车税收,每一辆汽车所交的税收 —— 服务费、手续费、注册费等,就要相对比以前多一些。

汽车的销售在工业化时代,象征一个国家和城市的经济力量。堵车也代表一种势力、活力,如果没有车水马龙,那么,这个地区的经济实力一定不怎么好,税收也不会理想。到了后工业化时代,我们讲环保,控制污染,因此,处处限制汽车的使用,燃料的使用,但是,越是如此,越能显现拥有汽车的身份。

零成长就把汽车变得珍贵,消费的等次也就进一步提高。

这是我们可以预见的贫富差距的一个场景。人民行动党政府现在把汽车政策摆出来,只是基于新加坡土地面积的局限,因此,不得不出此对策。贫富问题不是行动党要解决的问题,因为,没有能力拥有汽车和摩托车的人们,可以考虑公共交通 - 地铁巴士德士。不然,就是拥有一辆日渐兴起的电动自行车。这种自行车目前并不需要拥车证。说不定,将来也要交税,也要拥车证。

【老年人比年轻人多】

大华银行的一份报告显示,2018年,新加坡65岁老年人口将和年轻人的数目一样多。这归功于本地人的低生育率。

虽然,表面看来这和汽车零成长没有关系。但是,从侧面看,喜欢汽车的人之中,当然以年轻人居多。人口老化,年轻人减少,希望拥有汽车的人也会减少,这自然会影响税收。

为什么一直要提税收,因为,这是行动党政府最关心的大事。没有钱,什么事都做不了,连部长、高官、政府关联公司的领导都找不到所谓的人才、社会精英来担任。

老年人多了,年轻人少了,交税的人少了,这还得了!50、60年来行动党通过低薪、低工资推动的新加坡经济,现在面临真正的挑战。

当然,这也不是只有新加坡才会面对人口老化,低经济成长的问题。日经中文网最近有一篇文章,或许可以间接解释汽车需求减少的原因:


出门次数,20多岁年轻人比70多岁老人更少?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年轻人变得不爱外出,这种现象不仅限于日本。虽然原因各不相同,但这种现象却是全球都相同的。但是,老年人频繁外出,甚至超过年轻人,这却是日本特有的现象。那么,日本的老年人到底都去哪些地方呢?
     调查老年人的外出目的发现,多为工作、就医、购物、度过业余时间,而业余时间的外出包括与朋友见面、旅行、徒步、去健身房、学习技艺、上成人大学等,非常丰富。】

https://cn.nikkei.com/columnviewpoint/tearoom/28179-2017-12-04-05-00-42.html

老年人数目增加,年轻人减少,在加上年轻人由于互联网、电子经济的关系,出门消费也减少了,对于汽车的向往也将自然下降。这直接影响到政府的税收。当然,消费减少,也和年轻人收入减少有关。相对来说,年轻人的购买力、消费能力过去几年也的确下降了。

年轻人收入、购买力不如前辈,已经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一个大问题,而这个问题和财富分配有密切关系。西方如此,日本,韩国,台湾,香港,和新加坡也都是如此。

这是行动党政府不愿面对的事实,年轻人购买力不足,影响税收,甚至影响公积金的存款、外汇储备。但是,对于缺乏创意的行动党政府来说,似乎唯一的选项就是增加人口。

【1000万人口】

虽然限制汽车的成长数目,但是行动党无时无刻一直梦想1000万人口。最近,这个1000万的大梦,又被提出来。一位权威的设计师认为,在技术上、在设计上,我们的领先的设计、技术,是完全可以让新加坡住上1000万人的。
   
    的确,我们需要1000万人,才可以创造更多的税收。行动党政府才可以投入更多资金在基础设施上,建设一个1000万人口的城市国家。因此,行动党政府需要更多的钱,来预先投资于未来。考虑到本土年轻人少于本土老年人,这多出四百到五百万人口,就一定要从国外引进。而这个政策也配合行动党过去50、60年的经济政策。

从这样的人口政策中,我们可以看出李显龙的创意高度,也可以看到行动党政府第四代领导人的素质。他们除了要钱——增加税收,要人——增加人口,已经没有其他创意来确保新加坡的持续性经济增长。

而所谓的经济转型,1000万人口的设计,都是建立在限制(汽车增长),垄断(国营企业),引进(增加人口),隐秘(不公开不透明)和制裁(反对意见)等基础上。这就是行动党的未来新加坡,在缺乏监督,行动党我行我素下的未来新加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